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思想市场
人们也有理由像担心疫情“反弹”一样,担心旧的一套的“反弹”。尽管“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是经常被引用的成语,中国人对于惨痛的经历却是相当善忘的,是容易被导向忘却的。 【详细】
万里说:“小产权房违法?你把法律修改了它不就不违法了嘛!农村承包制开始是不是违法?后来我们修改了法律,它就不违法了”。 【详细】
他们在大学校园内对抗西方文明价值的全部目的,就在于维系他们那岌岌可危的权力合法性,维系统治集团官僚队伍的既得利益罢了。 【详细】
是否拥有思想言论的自由权利已然是一个国家的公民是否拥有体面生活的标志。如果连表达不同观点的行为都不能容忍,那么,我们有什么理由抱怨这个世界不信任中国? 【详细】
当前大陆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各类政治等级和社会等级网络的形成,是以中共一党制的“官本位”体制为母体的。 【详细】
阿伦特给我们的重要启示:保持人的尊严、保持人的根本属性是克服平庸之恶的必然选择。即使在至暗时刻也不要放弃对光的追求;即使在普世之光照耀之时,也不可逃离公共领域…… 【详细】
十九大之后习近平主导的中国“改革”,是否有走宪政民主之路的可能性?从目前种种迹象来看,这种可能性尽管十分渺茫,但也不是绝对没有。 【详细】
一个现代国家或民族的人民如果要让自己最低的生存权和生命权得到根本的保障,在很大的程度上取决于他们高层次的“人权”能否真正实现。 【详细】
就法治而言,重要的不是普通人遵不遵守法律,而是包括立法权在内的公权力如何被法律控制。因此,法治的溃烂始于公权力的滥用而非恶人的违法,法治的建立则始于公权力的规范。 【详细】
即使在大湾区一体化规划下,两边只能是资金、货物与技术的更自由流动,而不是全方位一体化,否则,就是“一国一制”了,那就消除了香港的特色优势,消除了“超级联系人”的桥梁角色。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