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思想市场
人们兴高采烈言之凿凿地使用“我知道”来下各种判断,虽然就像叶卡特琳娜二世,很可能只是误将“我以为知道”与“我相信”当成了“我知道”。 【详细】
文革红色恐怖压倒一切。恐怖的最基本对象,就是中国的一个“犹太人群体”,这个群体从1949年开始被大规模“专政”,被非法杀戮、被无罪监禁、被非法限制自由(管制)、被非法剥夺财产。 【详细】
反观我们,“代”之差异大行其道,从一个侧面印证了权钱交易、权贵资本主义的危险性并非危言耸听。 【详细】
如果把非暴力作为公民不服从的核心理念,或许需要一些基本前提,即公民勉强称得上是公民,拥有一些基本权利,比如法治理念、言论平台、信仰自由。 【详细】
如果一个国家把所有人的脊梁全都抽掉,如果一个国家里大部分人都是奴才,如果一个国家所有人只懂得“听话”,如果一个国家所有人只知道磕头谢恩,我不明白这叫什么“盛世”? 【详细】
这个舆论大转弯,不是横向地传递影响,不是将舆论场平面地划分为左中右,而是带来截然不同的后果:舆论不再以左中右分层,而是以上和下纵向分化。舆论场里,没有左中右,只有上和下。 【详细】
为什么个中的问题你知我知大家知,偏偏扭转不过来?……计划学术体制之弊也。学术资源的分配操纵在不懂学术的官僚机构手里,课题申请便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利益博弈游戏。 【详细】
焚书、文字狱、删帖、屏蔽敏感词或禁言,就是要造成一种主动的遗忘、一种强制性的遗忘。……我们特别要看到某些特定内容是被什么样的权力组织精心且系统地排斥出集体记忆之外的。 【详细】
如果没有宪政民主制度的政治约束与利益磨合,没有理性、宽容、合作的普遍社会心态,经济发展所造成的每一次社会结构调整,都有可能扩大社会的两极分化乃至社会断裂…… 【详细】
目前国粹主义、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等逆现代化思想泛滥,人们正在再次品尝启蒙中断的恶果。在现代化转型的关键时期,能不能坚持独立思考,提出警告,是对中国知识分子的最大考验。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