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
当我们过于强调所谓的“正能量”的时候,太过强大的“正能量”反而会抹杀掉那些原本只属于中文的优美。对于文学来说,重视个人的伤痛,为普通人书写,是一件再理所应当不过的事情。 【详细】
中国文学的悲哀在于许多作家在寒冷中,都比别人多有一件棉袄穿。而出路,也在于人们都在寒冷中,那些多穿一件棉袄的人,能否把自己的棉袄脱下来。 【详细】
“我一向认为,一个作家不能仅仅局限于艺术创作之中,他在道义上有责任关心周围的环境,有责任关心他所处的时代,有责任关心社会上重大的政治和文化问题。” 【详细】
教育的目的,是让人成为人,教会我们的孩子做人事、说人话、有人味。然而,某些教育者,恰恰反其道而行,想方设法抹杀孩子的天性,压制孩子的人性。 【详细】
我对这本书觉得抵触,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它的理想主义在我看来太虚假了,有时候跟自恋有点分不清。 【详细】
一张安静的书桌来之不易,不能只安放没有思想的大脑。 【详细】
周佩仪是该校高级社会工作实务课程授课老师,主要工作是从事社会工作实务和社会组织服务。 【详细】
你可以不同意阿伦特平庸之恶的判断,但却无法回避她提出的一个根本性问题:在严密的极权统治之下,作为个体的普通人应该承担什么道德责任? 【详细】
在这样的环境成长起来的孩子,耳濡目染多了,很真诚地把虚伪,把两面人生视为当然,又有什么奇怪呢? 【详细】
1983年10月31日,钱在中国科协发表讲话称:“有些人打着‘科普创作’‘科幻小说’的招牌,贩卖一些资产阶级、封建主义的破烂,因为它的影响面宽,我们必须十分注意”……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