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
你可以不同意阿伦特平庸之恶的判断,但却无法回避她提出的一个根本性问题:在严密的极权统治之下,作为个体的普通人应该承担什么道德责任? 【详细】
在这样的环境成长起来的孩子,耳濡目染多了,很真诚地把虚伪,把两面人生视为当然,又有什么奇怪呢? 【详细】
1983年10月31日,钱在中国科协发表讲话称:“有些人打着‘科普创作’‘科幻小说’的招牌,贩卖一些资产阶级、封建主义的破烂,因为它的影响面宽,我们必须十分注意”…… 【详细】
在这场运动中,科幻在行政上被定性为“精神污染”,受到直接正面的打击。批评科幻“散布怀疑和不信任,宣传做一个‘自由自在的人’”…… 【详细】
“农村居民的教育获得性别不平等程度一直以来都非常大,虽然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性别差异有所缩小,但幅度很小。直至最近,不平等程度仍然非常显著。” 【详细】
正如有网友所言,真正高级的PUA,都写在了商君书、韩非子与君主论里了,无非伟人用来治理万民,而渣男学了点皮毛,那只好对女人敲骨吸髓了。 【详细】
独立的思想,说的是你不能人云亦云,你要有自己的分析判断能力。人家说博士补裤裆能够年入百万,海归弹棉花年入千万,你就得想想,这有没有可能…… 【详细】
高校的生存条件是孤寂与自由,这就是坐冷板凳的学术自由,国家必须保护科学的自由,在科学界中永无权威可言。 【详细】
“小牟啊,你也是在学生会锻炼过的,怎么能用左脚先进门呢?你回去等通知吧,下一位!”你看,哪里有什么天才,他们不过是有样学样。 【详细】
像北大、清华、复旦这样的高等学府,应该拥有更多的自由去发展学术、发展自身特色。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