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经济>大势
全球化需要多边体制,需要有国际规则,在WTO改革里面要考虑很多。不仅要讨论传统的货物贸易,还要有前瞻性眼光,来讨论数字经济、服务经济、知识产权等新的领域和新的规则。 【详细】
税负轻重是要确保企业部门的资产回报率保持在一定水平。这个回报率决定企业家未来的投资,包括风险投资——也就是技术和组织管理的创新,政府得把这块利润给企业留出来,不能都拿走。 【详细】
我认为,今年美元指数可能不会像想象中那么差,不会呈现单边下跌趋势,而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可能也不会像想象中那么强,也不会呈现单边升值态势。这就是我的主要结论。 【详细】
中国能否抓住技术革命机遇,关乎国家未来发展。尽管这种变革和影响大部分尚在起步萌芽之中,还有较大不确定性,但一些趋势性特征已开始显现,产业影响路径和作用机制有迹可循。 【详细】
在进入新时期之后,“帮助之手”本身需要进步。不进则退,政府和企业关系不转型,“帮助之手”就会逐渐演变成“掠夺之手”。 【详细】
中国即使本身没有颠覆国际经济体系的意愿,但其与西方渐行渐远的经济模式,加上越来越大的经济体量,正在迫使西方作出回应。旧的平衡已然打破,新的平衡还很遥远。 【详细】
将中国大陆基建期的GDP增速,去比台湾平稳发展期的增速,这叫牛头不对马嘴!类似的是,还有人将中国6.5%的GDP去比美国4%的增速,得出中国即将打败美国的结论。 【详细】
如曾伴随日本崛起,日本并未产生影响世界的、在经济思想史上可称得上的巨作。中国经济学人要实现为繁荣人类经济科学多做贡献,恐怕约束自身,埋头思索、砥砺前行,是唯一不二的途径。 【详细】
5G时代将会出现新的交易所、新的交易模式。而区块链、加密技术等将有助于数据在不同主体间的大规模交易。 【详细】
科技竞争最终是制度竞争,一个企业或国家最重要的是炼“内功”,即自身的制度环境和科研组织的建立和改进。 【详细】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