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文艺
无论它的缘起是政治问题,还是民族问题,乃至道德问题,对它的解决往往都缺乏一个明确的法律依据。中国往往容易用电影的政策去替代电影的法律,而后又容易用对政策的阐释来取代政策。 【详细】
如今,我们的电影评价标准已经脱离了标准的、公允的、国际性的轨道,进入一个认同国产、褒奖国片以及限制负面评价的护犊子环境……我们的批评空间也变得越来越不自由。 【详细】
“我只恳请把我定性为狼,我不想当苍蝇,求您了。如果狼不行,狐狸行吗,您说的山鸡也行……再说了,昆虫那么多,为什么非要是苍蝇……” 【详细】
很显然陈凯歌导演已经脱离祖国的具体生活太多时间了,既不懂政策,也不懂生活。 【详细】
周宗奇在严酷的事变中表现的勇气和承担。其实,更难得的是,其后三十年间,周宗奇仍然豪气干云,风骨不减。……他从1990年代起,开启了一个宏大的写作计划:中国文字狱纪实。 【详细】
以美的表达作为暴力手段,使其乌托邦化威权化。 【详细】
表演艺术的崇高地位加上科班的高门槛,你如果不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精通多国语言的话还真做不了演员。 【详细】
在很多国产文学奖评选过程中,虽然一再强调不受任何干扰云云,但总给人一种欲盖弥彰“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很多文学奖都好像发得不够多一样,某些文学奖发得实在令人莫名其妙。 【详细】
作爱本身就是一种经济行为,有需求,有供应,有风险,有收益,还要计算投入产出比,就如芝加哥学派代表人物贝克尔断定的:上帝目光所及,皆可交易。 【详细】
极权主义总是把人性正常需要的东西,演变成一种特权。干净的空气、安全的食物、不被封锁的信息、看病的权利、生孩子的权利、看电影的权利,所有这些人之常情,都成了一种恩惠。 【详细】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