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 > 文艺 >
想想那些还怀着梦想和满富创造力的青年学子们,真的连一点希望的种子都不能留给未来吗?真的要赶尽杀绝吗?北影的校训是“尊师重道,薪火相传”,接下来还会有薪火传承的下去吗? 【详细】
当我们过于强调所谓的“正能量”的时候,太过强大的“正能量”反而会抹杀掉那些原本只属于中文的优美。对于文学来说,重视个人的伤痛,为普通人书写,是一件再理所应当不过的事情。 【详细】
中国文学的悲哀在于许多作家在寒冷中,都比别人多有一件棉袄穿。而出路,也在于人们都在寒冷中,那些多穿一件棉袄的人,能否把自己的棉袄脱下来。 【详细】
“我一向认为,一个作家不能仅仅局限于艺术创作之中,他在道义上有责任关心周围的环境,有责任关心他所处的时代,有责任关心社会上重大的政治和文化问题。” 【详细】
我对这本书觉得抵触,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它的理想主义在我看来太虚假了,有时候跟自恋有点分不清。 【详细】
1983年10月31日,钱在中国科协发表讲话称:“有些人打着‘科普创作’‘科幻小说’的招牌,贩卖一些资产阶级、封建主义的破烂,因为它的影响面宽,我们必须十分注意”…… 【详细】
在这场运动中,科幻在行政上被定性为“精神污染”,受到直接正面的打击。批评科幻“散布怀疑和不信任,宣传做一个‘自由自在的人’”…… 【详细】
无论它的缘起是政治问题,还是民族问题,乃至道德问题,对它的解决往往都缺乏一个明确的法律依据。中国往往容易用电影的政策去替代电影的法律,而后又容易用对政策的阐释来取代政策。 【详细】
如今,我们的电影评价标准已经脱离了标准的、公允的、国际性的轨道,进入一个认同国产、褒奖国片以及限制负面评价的护犊子环境……我们的批评空间也变得越来越不自由。 【详细】
“我只恳请把我定性为狼,我不想当苍蝇,求您了。如果狼不行,狐狸行吗,您说的山鸡也行……再说了,昆虫那么多,为什么非要是苍蝇……”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