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读书
你可以不同意阿伦特平庸之恶的判断,但却无法回避她提出的一个根本性问题:在严密的极权统治之下,作为个体的普通人应该承担什么道德责任? 【详细】
野蛮的狼群,根本都不可能处理好自己内部的关系,内部都免不了互相撕咬,如何去影响别人?更别说创造璀璨的文明了,因为创造璀璨的文明,要靠非常和谐的社会分工。 【详细】
纵然他们的动机是真诚的,但是后果却是有害的。因此,必须对权力哲学的知识保镖们保持应有的警醒。 【详细】
纵然极权残暴,终亦必难逃分崩离析之宿命,则护吾儿女,还吾河山,偿吾清白,吾浩浩华夏,终亦必雨过天晴,而迎来光风霁月。 【详细】
当时“乐于助人”的对象只能是“阶级队伍”中的同志加亲人,而对于那些被打入另册的“地富反坏右”、走资派、资产阶级知识权威等“阶级敌人”,则要像“严冬一样冷酷无情”。 【详细】
在随后的几天时间里,他亲眼目睹了对教堂的洗劫以及对工商企业和公共场所的革命性接管。这成为他开启记者生涯的转机——合众通讯社要求他作为通讯记者之一留在西班牙进行采访报道。 【详细】
自1972年人类基因多样性文章以来,“黄种人”这样的观念与词语,在西方学界与主流媒体上就逐渐消失了。而今天我们如果仍津津乐道于自身的“黄皮肤”,并为之骄傲不已,未免有些尴尬。 【详细】
我这些年结识的朋友里,不乏以血肉抵抗换取自由写作的死士。死士身边,才有那些撼动钢铁,喷出热血的文章。有一种写作,叫做不惜以身殉职。对于这样的同道,我只有致以崇高的敬意。 【详细】
历史在行进中有时会突然抽搐一下,尖利而凄婉,苍凉却无情,在剧烈撞击着文明胸腔之际,恶毒地撕扯着每一颗敏感而温热的心,但是,从没有一种暴政会维持久远,如同不会永远都是冬天。 【详细】
他跟乔伊斯都有个感觉:我们现代世界这么的混乱、纷杂、多元,我们想要用文字去表达和掌握这样的一个世界的话,这个语言本身怎么可能不是一种间接的、隐晦的、混乱的一种语言状态呢?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