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专栏 > 秦晖 >
显然,孔子不是个趋炎附势、歌功颂德的人。他对当时社会和统治者,夸奖不多,指斥不少,尤其是对活着的统治者几乎没好话。 【详细】
委国摆脱“单一石油经济”的努力历史久远,而且曾取得相当大成就。恰恰正是在查韦斯-马杜罗时代,委内瑞拉不仅石油工业受挫,非石油经济更遭到毁灭性打击,其崩溃程度远超过石油业。 【详细】
古怪的是:查韦斯的“革命”一方面推行“工人参加管理”,导致企业管理层怨声载道,另一方面他打击自治工会却更厉害。为使工会官方化,查韦斯严厉镇压了2002年石油工人发起的大罢工。 【详细】
这个时期查韦斯雄心勃勃对外大撒币,为输出“玻利瓦尔革命”和“21世纪社会主义”向哥伦比亚等国的“起义者”、向拉美其他执政或在野的“同志”花了大量的钱,在国内更是到处铺摊子。 【详细】
朝鲜、古巴类型的“极左”却恰恰相反。在那里统治者并不需要谁的自由选票,他们是穷人的主人而绝非穷人的“公仆”,对穷人管束极严。朝鲜农民不得随意进城,城里人也是千挑万选出的。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