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
现在被舆论曝光,怀化当地又改口变“自愿”。这让我想起云南彝良县150名医务人员“自愿”放弃申领抗疫补助。所谓“自愿”,最终会不会沦为一种道德绑架?这样的“自愿”同样很无耻。 【详细】
不只是鲁迅、方方,古往今来,稍微有点骨头的文人,无论是写诗作词,还是杂文随笔小说或其他文学形式,都是由心而发、挥手而就。我不理解,为什么你们可以一边爱鲁迅,一边恨方方。 【详细】
如果非要再说点什么,那就是为了显示我们的优越性应该允许方方日记早日在我们自己生活的环境里出版发行。 【详细】
类似“逆市增长”的大标题,这样的新闻是给谁看的?不是给在东莞做外贸的行业人看的,自己到底有多难,他们最清楚;这也不是给东莞人看,毕竟谁都几个做外贸的亲戚朋友。 【详细】
政策在虚拟空间中的传达和真实空间并无二致,依旧是强调“领会上级的意图”以及“向上级负责”。所以在效果上,很多时候会表现出从中央到地方层层扩大的反应强度。 【详细】
劫后余生的武汉不需要“胜利”,不需要“牛逼”,需要的是对个体艰难命运的关注,需要的是对这场灾难,对所有惨痛和牺牲的刻骨铭记。 【详细】
前有李文亮转发“不实消息”被训诫,今有律师发布“未经核实消息”被处分。 【详细】
信息充分透明肯定是避免疫情二次爆发的第一步。 【详细】
在每隔两天就要强调一次的高频中,“常态化防控的长效机制”被多次提及,足见社区防控依旧任重道远。 【详细】
在全球化时代,如果不能在全球范围内及时分享具有全球后果的信息,就会造成全球性的灾难。疫情信息就是一例。信息管理的国家主权和信息的全球后果之间存在的内在矛盾必须解决。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