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思想市场 字号:
许章润:自由主义的五场战役
2018-12-27 16:29:31
来源:FT中文网 作者:许章润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沉湎于万年党国专政幻梦,乃至于造成了中国渐为奠立于「大数据极权主义」基础之上的「红色帝国」这一国际印象,招致四面为敌,只能是绝路一条。

  现代早期以还,地中海文明一马当先,大西洋文明继起,再第次扩张至太平洋文明体系,终于将全球裹挟一体,造成了这一叫做「世界体系」的现代秩序框架。其中,仅就「二战」以来全球秩序观察,其之依然未脱雅尔塔体系,缠绕于霸权秩序与条约秩序,说明世界体系一旦形成,非时代根本有变,否则不足言变。凡此秩序体系,历经三、四百年,渐次砥砺成型,全球伸展,遂为典范,伴随着世界性文明大转型而来,框含起现代世界及其政经安排。它不仅意味着一整套现代文明及其生活方式,特别是全新的政经安排,而且也是一种文明典范,构成了现代世界的义理结构,铺展出文明论意义上的全球景观,从而,形成了具有全球同构性的世界历史发展脉络及其核心治理结构。晚近三、四个世纪里,笼统全球文明走向与政经实践的,其基本框架,其结果形态,即此世界体系也。

  中国的三波「改革开放」,绵延一个半世纪,就发生在这一世界体系之中,跌宕逶迤于自大西洋体系向太平洋体系的扩张之际,并煎熬于此刻印太格局雏形初现时节。因而,理解中国的近代历史及其「改革开放」,必须回到世界体系中去,在全球史中返身回视中国,方能获致完整印象。其间,以「民族国家—文明立国」与「民主国家—自由立国」为主轴的「双元革命」,贯穿始终,蔚为经纬,而以自由主义的「五场战役」,特别是正在中国上演的最后一役,演绎着「历史不终结」的恢弘壮剧,并必将为此长程历史作最后的收束。

  理解中国的近代历史及其「改革开放」,必须回到世界体系中去,在全球史中返身回视中国,方能获致完整印象。

  一、八大问题、转型四系与双元革命

  十六世纪晚期、十七世纪初期以还,伴随着荷兰的现代进程与英国革命,世界不期然间逐步迈入这个叫做「现代」的时代,而有一个现代秩序、现代文明与现代世界的发生论。其间,从地中海向大西洋两岸扩展,再推及全球,递次出现而解决、对于现代世界的创生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概莫八大问题,而以八场政治革命的方式完成,启动和迎应的是近代世界性文明大转型,最终形成了上述双元革命格局。两个国家版本,搭伴联袂,前后脚来到人世,演绎出人类群体生活治理体系的两个世代,而二位一体,于提炼国家理性与民族理想之际,弘扬公民理性与公民理想,基本底定了这个叫做现代的人世生活与人间秩序。由此造成完整的现代秩序和世界体系。这是全球范围内最为宏大的人间景观,蔚为三、四百年来最为重大的地球事件。

  凡此八大问题,或者八大案例,依其顺序,概莫「英国问题」、「美国问题」、「法国问题」、「德国问题」、「西班牙问题」、「俄国问题」和「中国问题」。阿拉伯伊斯兰世界的转型,规模既宏,进程跌宕,自成一脉。其中,「英国革命」开启现代端绪,主要讲述的是古今之变。 「美国革命」以自由人的选择自由和自做主宰的人权,于撕裂甚或摧毁母邦大英帝国之际,而另立新国。 「法国问题」及其「大革命」,源自从路易十六开始的改革,却因旧制度不恪重负,导致最终崩盘。此后德、俄转型,另有跌宕,至为惨烈。除此之外,还有一脉典范,不妨名曰「西班牙问题」,包括希腊、葡萄牙、西班牙、智利,或许还可算上韩国与中国的台岛,乃至于今日的缅甸,所讲述的是独裁者在专政最后时光逆转历史,或者,顺应历史,亲自主导了民主进程,实现和平过渡。像智利的皮诺切特、希腊的帕潘德里欧、西班牙的大独裁者弗朗哥,以及中华民国政体下的蒋二世,都是这号人物,例属这一类型,不妨统称为「西班牙革命」。

  上述八大案例,归纳起来,实为四个系列,可谓「转型四系」,或者,「革命四型」。此即英美一系的「英美型」,德意日一系的「德国型」,法俄中一系统归「法国型」,以及「西班牙型」。凡此四系,庶几乎描摹出这个风云跌宕大时代的完整图景。非洲大陆与拉美诸族,超愈一个世纪的变革转型,生聚教训,不出上述四型笼统。

  这一、两百年里,中国所要解决的最大问题是「中国问题」,一个世界体系背景下和世界历史进程中的「问题」,既是构成此刻这个世界体系和世界历史本身最为核心的元典性问题,也是全球范围内近代大转型最为典型而复杂的案例。在此,近代中国的大转型是中国历史逻辑自身演绎的必然结果,接续策应的则为地中海文明与大西洋文明的历史进程,而汇入并推展为太平洋文明时代的宏大格局,并有望于未来以中国文明的在境性思考为此普世大转型收束,收归于下述自由主义的最后一役。

  「中国问题」统归于「法俄中」一系,就在于其政治革命的狂飙突进,不仅时段延绵,而且惨烈异常,尤以俄中为烈。另一方面,就转型半途跌宕而后「重启改革」而言,则与德日一系分享了历史进程「断而后续」的特殊性。德国于「1871」奠定国家形制,却不幸搅合于两次「大战」,实为歧出,直待「1945」和「1990」,方始接续,重新出发。故而,1945年后的日本是回到明治再出发,德国则回到魏玛、回到俾斯麦,一如「1978」的中国回到「1911」,回到「1945」,甚至于回到「1860 」,采取的都是「向后倒退向前进」这一曲折进路。同时,中国已然长达一个半世纪的大转型,中经辛亥光荣革命,而后内战酷烈,却又类似于英国问题的解决之道。再者,放眼大中华,则台岛转型启动于独裁者晚年基于无可奈何的自觉,循沿的仿佛是西班牙一系的轨迹。凡此种种,反映了「中国问题」及其大转型的超级复杂性,由此而有下文将要论述的「最后一役」的复合性质。

  GERMANY – NOVEMBER 11: The Berlin Wall opening in Berlin, Germany on November, 1989. (Photo by Patrick PIEL/Gamma-Rapho via Getty Images)

  第四场战役,同样是「文野之别」,也就是通常所谓的「冷战」,发生在左翼极权国家与自由民主联盟两大阵营,以前者的彻底崩溃而告终。图为柏林围墙。摄:Patrick Piel/Gamma-Rapho via Getty Images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