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思想市场 字号:
许章润:极权政治惧怕大脑拒斥心灵,却擅长制造国家糟粕
2019-05-23 14:12:02
来源:合传媒 作者:许章润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置身极权体制,就不是“轻忽”文科了,而是压制,不,是轻侮、羞辱直至消灭文科,以及经由包括“洗澡”、“反右”和“劳改”“劳教”在内的一切手段,摧折一切人文学者的身心。
  科学世界与人文世界两分,竟至于尖锐对立,是晚近现代才出现的怪象。由此造成前者的霸主地位,甚至于渐成一统意识形态,不再谦卑宽容,恐非科学所曾料及。回溯既往,拼死抗击专断宗教权威,历九死而后生,这才取而代之,是科学的发迹史。但既富贵,君临至尊,立马翻脸,开始排斥一切人类精神形态,即于始料非及之外,更添不合情理一层。实际上,其于尊享绝对正当性之后,同样干起了排斥异己的勾当。今日西方大学教授们抱怨商业资本主义体制轻忽“文科”,必将导致人类精神的萎缩,而为社会疾患预埋祸根,就是缘此而发,其来有自。

  不过,要是他们曾经有过极权国家的生活经历,还是否依旧抱怨,又当别论。本来,天生德于予,怀疑、反思与批判是知识分子的天职,抱怨云乎哉。反过来说,犹疑却诚笃、柔弱而坚毅、天真烂漫的成熟,同样构成其人格典范。因而,在此我想告诉彼岸同行的是,置身极权体制,就不是“轻忽”文科了,而是压制,不,是轻侮、羞辱直至消灭文科,以及经由包括“洗澡”、“反右”和“劳改”“劳教”在内的一切手段,摧折一切人文学者的身心,从而,责令人间万物俯首帖耳于权力,在那个黄金铸就的权力基座下匍匐颤栗,惟命是从。

  这不是色情,而是邪恶,绝对的邪恶。

  “我党很少招募人文科学家,从列宁时代起党就不完全相信他们。”在《二手时间》中,一位苏联时代的前州委书记如此夫子自道。据她所知,关于“知识阶层”,梅毒患者列宁曾经这样写道:“他们不是大脑,而是国家的糟粕。”因而,前州委书记感慨,“像我这样学习文科的干部是很少的。干部都是从工程师、畜牧师中培养出来——从制造机器、生产肉类和谷物的专家中提拔起来的,而不是从人文学者中提拔。”从无抒情诗人和物理学家担任党的干部。宁可征召一位兽医做党务工作,一位全科医师却不行,绝对不行。


许章润教授

  乃父也曾身陷囹圄,目睹了大墙之内的万千人生。其中一景就是,“在劳改营时爸爸经常看到有教养的文化人,他在别处再也没见过这么有知识的人。有些人会写诗,他们往往都能生存下来。他们还祈祷,就像圣徒一样。”

  之所以兽医行而全科医师不行,工程师行而物理学家不行,就在于科学昌达后的现代工科思维及其操作程式,不期然间,倒成了极权政制的天然盟友。两相比对,之所以放逐杀戮“他们”,就在于“他们”不仅是大脑,而且还是心灵,是心灵的歌手。而极权政治惧怕大脑,拒斥心灵,阉割一切发自心灵的歌声。

  斗转星移,狗却改不了吃屎,蔚为普世真理。这不,此间一所工科大学常常矜夸“出了两百五十多个正部级干部”,却不知这是梅毒患者治理模式的结果。更为吊诡的是,当此官场贪腐横行之际,等于制造了多少“国家的糟粕。”

  是的,他们才是糟粕,不折不扣的糟粕!

  2018年6月6日于故河道旁

  作者系清华大学法学院“待业”教授;原题《“国家的糟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