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思想市场 字号:
许章润:从培养“知名法官”到扶持“网红大V”,法治在哪里
2019-05-28 14:30:18
来源:合传媒 作者:许章润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世间事自有轨辙,行云行雨,要死要活,不待人谋。但凡权力操作,“重点培养”,可喧嚣于一时,却难长久,更何况大V 这事涉及人心向背,审丑审美,暗中自有市场规律做主。

  十多年前,那一波“司法改革”不全然假模假式,还真想做点儿事。劲头上,火候上,思潮汹涌,心潮澎湃,某省某市傥言,“要用十年左右时间”,“创造一百所知名法院”、“培养一百名知名法官”,甚至于“办一百个知名案件”,统称“三个一百工程”。其中,在“一百名知名法官”项下,再细分为“世界知名法官一到五名”,“全国知名”、“全省知名”与“全市知名”各多少名。数量随级别递减而递增,说明当事人对于并非越有地方性就越有世界性这一点,心知肚明,慨而慷矣。

  今日回看,凡此规划,仿佛认真,似乎天真,好像当真,反映了弥漫于当日中国官场好大喜功的政绩观,好心亦难成全好事也。其之既悖司法专业性,复违科层官箴,而终究不明所以,恰与人才生聚作育之道扞格不凿,则无疾而终,徒留笑柄,了无讶异者也。

  不说别的,单就“知名案件”而言,哪是你想知名就知名的。“知名案件”之所以名震遐迩,声闻古今,就在于多为“疑难案件”或者“重大案件”。或因名人附体而爱屋及乌,抑或殃及池鱼,如“刘晓庆漏税案”、“四人帮反革命案”;或因情节重大而耸人听闻,如沪上杀警“杨佳案”,宋教仁车站遭刺案;或因参杂权钱交结而平添诡谲,以至不得不破千险、排万难,几经翻转,抖露出大转型时代的法政纠葛与权钱博弈,如“顾雏军案”、“张文中案”,或者,嘉庆钦办之“和珅案”,以及后来的“杨乃武小白菜案”;或因法无明文,不得已诉诸法官自由心证,由此丰盈了法理,豁显了法度,遂成重大先例,如“亓玉苓案”或者“埃尔默案”;或因案涉情理两端,法牵古今伦理,公婆异说,何去何从,要求法官居正裁判,借立法而给出说法,一种确凿不易、板上钉钉之说法,却没想在在办成了一桩葫芦案,导致社会伦理严重扭曲,举世大哗,如“张学英遗赠案”,或者南京扶起倒地老人徐老太却反遭追责之“彭宇案”。

  凡此种种,是谓名案,不惟家喻户晓,亦且古今流传。所谓平地起风雷,时势造英雄,可遇而不可求。一般情形是,平常岁月,柴米油盐,居家过日子,太阳底下无新事,有的不过是家长里短,小打小闹。因而,法曹庄严,经年累月,孜孜矻矻,其实多半忙活的不过是寻常法务,护守的是基本底线,哪能尽是疑难案件,也不可能总发生“重大案件”。要真是不疑难就重大,一浪高过一浪,一山更有一山,那就说明,要么社会出大麻烦了,要么此地人情风俗邪性了。置此情境,不仅寻常百姓,就是法官大人的心智与心志,那颗整日砰砰不息红彤彤的小心脏,怕也承受不住呀!

  不过,斗转星移,天下有事,没事也要找事。据闻现今政法委员会秘书长讲话,申言“着力培育扶持一大批政法系统自己的大V、‘网红’名人”,甚至制造“千万级大V”。——千万级者,粉丝人数也,在欧洲或者中南美洲,此为一邦人民之数,真所谓千军万马呀。其实,早此两年,媒体已然正面报道:“中央政法委新媒体团队,共45人,多位系微博微信‘大V’”。难怪这些年网络办得像人日扩展版,留言多半胡言乱语却又理直气壮。这回新秘书长走马上任,放豪言,伸壮志,抖擞精神,就在于此君看来,网宣如战场,“在网络战场上,每一个正能量大V账号就是一座哨所,每一名网红就是一个尖兵。各级政法机关要把发现、培育、扶持政法网红大V作为一项紧追任务采取有力指施,切实抓出成效。”

  哨所、尖兵与战场,清一色军事术语,而战争不仅让女人走开,更如罗马法谚所言:“枪炮齐鸣,法律沉寂”。——一个政法委秘书长,心思所至,言辞所向,既与法制无关,也与政治绝缘,倒喜欢打打杀杀,舞枪弄棒,更热衷于网红大V,这不是典型的不务正业又是什么。

  可你要这样说,那就如同信誓旦旦培养“世界知名法官”一般天真了。朋友,所谓极权政治,特色所在,势能所向,功能所至,就是无所不包,大包大揽嘛。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财富、权力与荣誉,从身体到心灵,一切均在掌握之中,不然怎么配称极权呢。一个政党,一个领袖,一个主义,既是他们的信条,也是他们分赃的资格。这不,“二女户结扎,三女户必杀”,曾几何时,大街小巷的计生标语,血淋淋,村长就办了,比秘书长操心的那点儿破事牛逼多了。

  是啊,世间事自有轨辙,行云行雨,要死要活,不待人谋。但凡权力操作,“重点培养”,可喧嚣于一时,却难长久,更何况大V 这事涉及人心向背,审丑审美,暗中自有市场规律做主,又岂是秘书长所能左右的。三岁娃娃都懂,但他们就是不懂。其实,不是不懂,而是权力在手,便一意膨胀,自认为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翻覆之际,“用即为龙,不用即为鼠”,而无所顾忌也。

  回头一望,那“知名法官”身在何处?“知名法院”又在哪里?

  长风劲吹,云卷云舒。母牛下崽了,两条狗在交配,街角的老爷子想喝酒,手在抖,心在吼。我呢,嘿,“到黑夜想你没办法”。

  2018年9月16日,秋凉,于北京

  作者系清华大学法学院“待业”教授;原题《“知名法官”长成了“网红大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