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思想市场 字号:
资中筠:弃旧革新是民族兴衰所系,不是应付或迎合外人
2019-01-06 19:51:23
来源:钝角网 作者:资中筠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现代化与开放分不开,没有国门的打开不可能产生根本的变化。而这个开放,就是向欧美早发达的国家开放。180年前如此,40年前亦复如此。
  方今“改革开放四十年”是热门话题。在当前形势下,“反思”是关键词。反思什么?为何总是进进退退,道阻且长?前进的步伐不谓不大,而倒退的危险始终存在,甚至一不小心可能前功尽弃,何以故?

  这方面论述林林总总,其中不少真知灼见。本人只是从历史的角度,就几点个人的感受,略述一得之愚。

  前人的功绩不可抹杀

  首先,中国向着现代化方向的改革开放绝不止40年,应该至少是近180年,常听到的一个说法:中国用了30年走完西方300年的道路,这完全不符合客观事实,无视前人的努力和贡献,如果扣个帽子,应该算是“历史虚无主义”。

  再早的姑且不论,从鸦片战争后一批士大夫开始睁眼看世界算起,至少已经走了近180年。在这期间一大批先行者做出的努力、牺牲和贡献,造成光辉而悲壮的历史,不容抹杀,值得敬畏。前人的成绩是今天继续前进的基础;而原来阻碍前进的因素也顽强地存在,仍然起着阻碍的作用。前人已经解决的、克服的,又不断回潮。中华民族的劣根性积重难返,现代化任重道远。

  何谓现代?一般以工业化为分野。工业社会以前的农耕、狩猎、畜牧等等为“前现代”。工业化绝不止于产业革命由手工到机器生产,而包括与之相配的整套政治体制、社会结构、教育文化等各方面根本性的变革。

  一个不争的事实:中国是文明古国,有悠久的、曾经光辉灿烂的文化,农耕文明悠久而成熟、精致,代表着一个高度。

  另一个不争的事实:中国与以欧美为代表的西方相遇时,已经落后。从何时起落后?史学界有不同的看法,大体上从14-15世纪,也就是欧洲走出中世纪,而中国还在皇朝往复中停滞不前。曾经高度发达的古代文明正成为阻碍变革的沉重包袱。

  因此,现代化与开放分不开,没有国门的打开不可能产生根本的变化。而这个开放,就是向欧美早发达的国家开放。180年前如此,40年前亦复如此。只有在中国的大门打开,面向当时先进的西方之后,现代化进程才得以开启。因此,一百多年来,每一轮的现代化改革都与开放分不开。

  从教科书上学到的,就是从鸦片战争开始,打了一系列败仗,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所以一部近代史就是帝国主义侵华史。这种概括十分片面,既是对前人的不公平,也不足以客观对待历史,认真吸取经验教训。

  姑且不论这些战争是否非打不可,哪些是可以避免的,以及当政者一连串的误国举措。只说客观上所有这些战争和不平等条约,对中国起的作用就是开放门户,刺激中国人从天朝上国的迷梦中觉醒,开始有民族国家意识,在不同程度上唤醒了一批知识精英,不但引进现代科技和先进的经营模式,促成了从无到有的初期改革和建树,而且开辟西学东渐,在这片古老的大地上吹进新风、开启民智,落实到行动上的洋务运动和走向宪政的努力,尽管那些努力未能取得预期的成功,其所起的奠基作用功不可没。

  直到世纪之交庚子之乱,清皇朝已经腐朽昏聩到那样的程度,在朝中还有一批有眼光、有担当的高官,认识到中国面临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戮力图变、图强。有拼死力谏的京官,有敢于“乱命不从”,保住大片国土免受蹂躏的封疆大吏。在野则新潮汹涌,出现一大批以天下为己任,为挽救民族危亡争取革新而奔走呼号的志士仁人。在这过程中不论朝野都出现了以命相搏的烈士。在外强逼迫、朝野合力之下,最高掌权者也终于接受变法、立宪。不过已经太晚,革命爆发。

  辛亥革命以后直到1937年日本全面侵华,这段时期是中国全面开放大踏步走向现代化的时期。教育、实业、新闻、出版、文化、社会风气,乃至对外部世界的认知,都全面走向现代化。现在有所谓的“黄金十年”(1927-1937)之说,并不确切,这个过程远不是从1927年开始,而是更早,至少早十年,第一次欧战发生之后,列强暂时顾不上东方,也给了中国发展的空隙。

  这二三十年中的口号是“XX救国”,如“实业救国”、“教育救国”……等等各方面精英人才辈出,奠定了中国各个领域自主自立,繁荣发达的现代化雏型。更宝贵的是思想活跃,当时世界各种思潮都进入中国,一度形成新的百家争鸣的局面。仅民族工业一项,在短短二十年中日常生活必需的轻纺、日化以及食品工业实现国产化,去掉“洋”字(如“洋火”、“洋布”、“洋蜡”、“洋灰”……等等),这是了不起的成就。可贵的是,这个成就不是靠人为的“抵制洋货”,而是靠以价廉物美的产品占领市场实现的。在社会结构上出现了新兴中产阶级。尽管百年积弱,在内忧外患中屡遭挫折,其为后世造福有深远的影响。(详见《二十世纪上半叶的中国实业家》,《经观报》2018.月。日)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