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国>思想市场 字号:
高全喜:清华蛮横处罚许先生有违法治之道与大学自治精神
2019-03-29 14:31:01
来源:微博 作者:高全喜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没有大学教师的学术探索和思想解放,没有不同观点的兼容并蓄,没有宽容和谐的舆论环境,大学教师动辄得咎,思想观点处处受到禁锢,这样的大学也就是失去了生命。

  这几天关于清华大学许先生被免职、停课、停止科研的事件传的沸沸扬扬,一时间群情激荡,天下哗然,致使本来就不平静的学园凭空增加了更大的不确定因素。山雨欲来风满楼,面对着近期大学校园里的一次次对教师的整肃,我深感一场似曾经历过的运动就要到来,这是令人警醒的,也是不愿看到的。凡是对中国现代史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哪些让我们不堪回首的往事,都晓得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大学的思想解放对于中国社会发展的极端重要性。许先生的被免职下课,显然是不妥的,有悖于上述中国进步的大学之道,也不符合当今官方主流所倡导的法治与文明的新时期社会主义精神。


高全喜老师(左一)、许章润老师(左三)

  首先,我们从法理上来看。大家都知道中国的现行宪法明确规定了每个公民都有言论表达的自由权利,许先生作为当今中国乃至世界的知名法学家,当然有他的言论表达权,他的文章是否触犯了中国的宪法,自然有法院予以审决,否则没有任何机构和个人有权力剥夺他的这些公民权利。此外,我国早就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许先生作为一名大学教师,他的言行如果违背了教师的职责,学校当然可以依据教师法予以追究处罚,当然,教师法也赋予了每位教师的相关权利,其教学、招生与科研的权利也不可恣意剥夺。还有,大学作为一个法人实体,当今中国的每个大学,清华大学也不例外,都颁布实施了各自的《大学章程》,这些章程被视为大学的“小宪法”,它们规定了中国大学的独立自主的办学制度和教师与学生的权利与义务等,其目的是建立完善的现代大学体制,以促进大学的自主发展。

  许先生作为一名学者、一位教师和一个公民,其言行举止,其文论思想、其道德行谊、其教学科研,等等,它们究竟触犯了哪些规定,造成了何种损害,依据上述《宪法》、《教师法》和《大学章程》三个层次的法律条文,均可以对其予以一定的惩处。但是,就目前我们所了解的情况来看,清华大学校方并没有按照上述法规所要求的程序原则和处理步骤,而是通过专门调查等方式并在还没有最终结论的情况下,对许先生采取了免职、停止上课、停止招生和停止科研活动的处罚,这种做法当然严重违背了上述三个法律的基本规定和我国政府历来倡导的法治精神,也侵犯了许先生的基本权利。我们这样说,并不意味着许先生没有瑕疵,是人都可能犯错误,但是,对一名大学教师的处罚,乃至对于任何一个国民的处罚,都必须按照法律的程序和规定予以公开透明地进行。就许先生此事来说,他公开发表的言论哪些触犯了现行宪法的条文,他的教学、招生与科研活动,哪些触犯了教师法的规定,校方应该具体翔实地列举出来,并且根据大学章程予以公开听证,听取本人的申辩,吸收广大教师与学生的意见,然后对他的处罚才能付诸实行。

  我认为,所谓法治精神,依法办学,对于任何一个现代大学来说,都不是挂在口上的说辞,而是实实在在的制度。多年来我们的大学把创办世界一流大学作为奋斗的目标,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但效果甚微,一个根本的原因就是没有真正落实大学的法治之道,没能维护大学的自治精神,总是被各种各样外来的强制势力所胁迫和扭曲,致使大学自由开放、厚德载物的精神消弭殆尽。清华大学校方如此惩处许先生,就是一个显著的拙劣事例,其结果只能是事与愿违,引发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与批评,使文明的大学风貌蒙羞。

  关于大学,除了上述从法律视角揭示它的制度性质之外,它还负有更大的担当,即大学从来就是文明的发源之所,对此人们抱有很高的期待。大学不同于商业公司,也不是行政当局,而是人类知识的发轫与创新之地,是道德昌明的教化之所,因此,大学也就是成为哺育文明的精神之源。古往今来,大学作为学园一直享有较高的自由与开放地位,尤其是进入现代社会,大学的自治与科研得到法律的保障并受到社会的广泛尊重。大学既不能办成公司,也不能办成党校,这是现代大学的基本理念,也是我国倡导的大学章程的首要标准。

  大学作为一种独特的机制,它是知识与文明的载体,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直接体现为大学治理的文明程度,所以说大学是一个国家与社会的风向标。我国为了进一步走向世界,赶超世界的科技与文明成果,给予大学很大的自主权,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大学在自由开放方面具有了很大的进步,这样才有了堪与世界一流大学接轨的些许实力。自由开放是与宽容协和相互联系在一起的,没有大学教师的学术探索和思想解放,没有不同观点的兼容并蓄,没有宽容和谐的舆论环境,大学教师动辄得咎,思想观点处处受到禁锢,这样的大学也就是失去了生命,其所承载的文明也就受到严重的窒息。清华大学校方如此蛮横无理地处罚许先生,显然有悖于大学的宽容精神,不仅遭受社会各界的指责,势必还会受到国际社会的质疑,这也与我国领导人倡导的民族复兴的国际化战略相互抵牾。

  大学校园虽小,但它维系着知识、道德、法治与文明,是一个社会的聚焦,一个国家的象征,大学教师虽少,但他们身上凝聚着一个时代的风华。许先生在中国处于大转型的社会当口,发出自己的诚挚之言论,对中国的法治状况、民情冷暖、历史演变和未来方向等诸多问题,多有条陈,其拳拳之心,铮铮铁骨,引发了社会的深入思考,赢得了广泛的赞誉,恪守了一位学者与教授的神圣职责,天地为之动容。清华大学校方不以为美,反而治罪,其狭迮低劣为天下人耻笑。

  大学联系着社会,教授守护着良知。古有“子产不毁乡校”、苏格拉底之放逐;近现代以来,有费希特对德意志民族的最后演讲、陈寅恪撰写王国维的墓志铭,这些中外历史上的风雨沧桑记叙着人类的文明征程之艰辛,时至今日,其精神依然赓续在兹。作为一校之行政,理应遵循法治,维系公共职责,促进大学的知识创新和思想宽容,这样才是文明昌盛之举,才是民族复兴之策。许先生的获罪受罚,在当今之新时代,在中国面临转型变革的当口,不啻于倒退之逆流,这非常不利于进一步改革开放的大趋势和安定和平的大环境,对此,我强烈呼吁:大学不能这样做!???

  作者系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讲席教授;原题《大学不能这样做!》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