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世界>国别 字号:
美国学术界的问题,主要是防止「左」
2019-08-01 11:37:33
来源:海德学社 作者:马赫塞勒张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当一个学术领域从左倾发展到铁板一块的左翼时,同行评议等正常监督措施就会崩溃。「政治不正确」就变成了谁都可以随时念的紧箍咒,学者们必须学会避开编辑们种种带有政治动机的批判。

  学术界的左转早已不是一天两天,仅以社会心理学为例,便可一窥究竟。

  该领域中,80%的人认为自己是「自由派或者中间偏左派」,2%认为自己是「中立派或者温和派」,1%自认自由意志主义者,几乎没有人承认自己是「保守派或者中间偏右派」。左右派比值为266:1。

  实验社会心理学会(SESP)是由该领域最活跃研究者组成的专业协会,全体成员都至少已博士毕业5年,入会必须获得会员提名且通过一个委员会的批准,堪称人中龙凤。

  

▍实验社会心理学会(The Society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一个组建于1965年的国际社会科学研究组织。其目标在于发展和交流社科理论,力图在社科领域的建设一个研究方向相似的科学家小型团体。该学会著有学术期刊《实验社会心理学报》(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和《社会心理学和人格科学》(Social Psychological and Personality Science)。

  有研究者向该学会的900名会员发送了网上调查问卷。对于社会心理学领域的专家学者而言,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样本。

  这个问卷要调查的是会员们对进化问题的观点,以此了解许多社会心理学家怀疑或厌恶进化心理学的原因。问卷最后还设置了一个政治认同鉴别模块,不仅包括自我描述,还问到了在2012年美国大选中的投票对象。此外又提出了九个政策问题,比如「是否支持枪支管制」,「是否支持同性婚姻」和「是否支持妇女堕胎权」,等等。

  

▍枪支管制的相关政策一直是美国政治中的争议议题。通常来说,妇女、非美国本土出生者、政治上倾向自由主义者等人群相对更倾向于支持枪支管制;而男性、美国本土出生者、政治立场保守者则对管制枪支相对态度消极,不少人还采取激烈的反对态度。按照美国宪法第二条修正案的规定,公民享有为个人用途而拥有枪支的权利,拥有和携带枪支的权利和言论自由一样,已被视为最基本的个人权利之一。

  分析显示,社会心理学家们存在严重的左倾现象。

  下面就是涉及政见分布问题的成果了。依照参与者透露政治倾向的三种途径,可以通过三种方式把数据图表化。

  有一道题问到:「在自由派和保守派之间这个连续区间内,你会将自己定位于何处?」在这11个选项中,最左端的那个被标为「极端自由派」,最右端则为「极端保守派」。据此绘制的频率分布直方图如下:

  

▍图表一:政治倾向自评分

  图表显示,326位回答者中有291位选择了中间偏左标签(占总数89.3%),而只有8位选择了中间偏右标签(占总数2.5%),这就得出了一个36:1的左右派比值。

  另一道题问到:「在上次总统大选中你把选票投给了谁(如果不是美国公民,或者并未投票的话,假设让你投票,你会投给谁)?」选项有这么几个:「奥巴马」、「罗姆尼」或「其他」。依照这三个选项绘制频率分布直方图如下:

  

▍图表二: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

  图表显示,322位回答者中有305位(占94.7%)投给了奥巴马,4位(占1.2%)投给了罗姆尼,而有13位(占4.0%)投给了其他总统候选人。这就得出了一个76:1的「驴象比」。

  

▍民主党与共和党分别以驴和象作为自己的象征,源于德裔美国政治漫画家汤姆斯·纳斯特(Thomas Nast)的讽刺漫画。在1874年《哈泼斯杂志》(Harper's Magazine)中,纳斯特画了一头「披着狮子皮的驴」,这只驴吓跑了动物园里的其他动物。而在这些动物中,大象就被选为共和党的代表。

  把社会心理学家观点图表化的第三条途径,就是算出他们在九道政治心理问题上的平均得分。每个问题的选项都有11个,最左端为「强烈反对」,最右端为「强烈支持」。

  可以把所有回答都转换成与图表1中的11个选项一一对应,也就是说,「强烈支持」进步派立场的(比如主张堕胎权)就会被记作-5分,而「强烈支持」保守派立场(比如支持校内祷告)就会被记作5分。这样就可以在图表上把左派标到左侧,右派标到右侧:

  

▍图表三:对九个政治议题的观点

  所有平均得分在-1.0和1.0之间的参与者都可以算中间派。图表显示,327名参与者中有314位(占96.0%)平均得分低于-1.0(即中间偏左),只有一位参与者的平均得分高于1.0(即中间偏右),另外还有12人是中间派。这样我们就得出了一个314:1的左右派比值。

  这意味着什么?

  

▍图表四:1920年代起学院心理学家左右派比值的攀升

  不论如何衡量,就目前已经测得的样本来看,社会心理学界已经左得很了,只有很少人是中间偏右的。上面这张图表显示了从1990年代起心理学界是以何等之快的速度左倾的。「驴象比」(在图中以方块示出)和「左右比」(在图中以圆圈示出)在上个世纪基本为3:1。但随着「最伟大一代」的退休和婴儿潮一代的接班,这个比值在九十年代开始直线窜升。

  

▍作家汤姆·布罗考(Tom Brokaw)将成长于大萧条年代,接着参加二战,随后又经历了战后大繁荣的那一代人称为「最伟大一代」。

  左右有多重要?

  美国和大多数西方国家的教授们一般都会支持左翼政党或政策,这没什么新鲜,令人吃惊的是1990年代以来这种趋势发展速度之快。其实,只要出于意识形态或者政治目的的研究可以遭到挑战,那么一个左倾或右倾的学术领域就还能健康运转。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是目前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资助体系中层次最高、资助力度最大、权威性最强的项目类别,其中大部分都与中国「国教」有关。

  但是,当一个学术领域从左倾发展到铁板一块的左翼时,同行评议等正常监督措施就会崩溃。「政治不正确」就变成了谁都可以随时念的紧箍咒,学者们必须学会避开编辑们种种带有政治动机的批判。

  过去二十年间发生的这次政见多样性衰减,可以看作社会心理学领域的第二大致命威胁,仅次于「可重复性危机」。现在,这个领域正在积极应对可重复性危机,那么它还有能力同时解决政见多样性危机吗?还是说,它仍旧只会从人口统计学这个对左派人士来说至关重要的角度来考虑多样性?只会喋喋不休地念叨种族、性别和性向问题?

  

▍每年六月,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LGBT校友俱乐部都会在加州校友联合会(Cal Alumni Association)的支持下发起和参与「骄傲月」(Pride Month)系列LGBT游行活动,这历时一整月的庆祝活动从当地到国际都有非常可观的影响力。

  并不是必须把社会心理学单独挂出来。这只是左倾的社科领域之一,所有保守派分子都必须意识到:政治左倾化现象,过去的短短二十年内在大部分人文社科领域都已经发生了,局面已经十分不利。

  

▍罗伯特·席勒(Robert Shiller),美国著名新兴凯恩斯学派经济学家,曾获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左);诺姆·乔姆斯基(Noam Chomsky),美国著名左翼「公知」,他把自己归为自由意志社会主义者,并且是无政府工团主义的同情者(右)。

  保罗·克鲁格曼最近说1990年代以来学界的左转其实只是共和党的右转。他老言下之意是,教授们并没有改变过政见,他们只是在共和党转入极端时不再自我标榜为共和派了而已。

  

▍刻舟求剑

  克鲁格曼的质疑确实反映了部分事实,但这并不能改变什么,最伟大一代逝去之后教授阶层的组成结构确实发生了变化。比如没能解释图表三里只有一个人偏右的现象。

  简言之,八十年代起国际学生大批涌入美国,通往终身教职的道路变得越来越拥挤和漫长,选择压力增强,因而原本就有的选择偏向被放大,只能越来越左了。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