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世界>国别 字号:
徐立凡:文在寅的一次任命,为何掀起这么大波澜?
2019-09-10 18:11:10
来源:新京报 作者:徐立凡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在曹国的改革构想中,要针对检察官设立特别调查处,这就是要削减检察官的权力。很可能激发检察官体系的反弹。
  检察官出动,街头运动又起,文在寅也陷入“青瓦台魔咒”?

  

▲ 赵寅成在《王者》里扮演热衷权力的检察官。图片来自剧照。

  在韩国电影《王者》里,检察官是神一样的存在。下可收拢帮派小弟,上可干预总统大选。

  这不算太夸张。韩国检察官也确实具有巨大的权力,而且社会形象高大上,类似9·11事件后的纽约消防员。

  韩国总统文在寅日前正式任命他的民政首席秘书曹国为法务部长。在此前的提名期间,和曹国有关的丑闻突然连续曝光。

  他的女儿被质疑通过论文造假入读高丽大学,并不当领取奖学金;他的妻子被起诉“伪造文书”以帮助女儿入学;曹国及家人还被揭发向一个由其亲属掌控的私募基金投资巨款,此举或涉及逃税。

  许多人现在把曹国称为“男版崔顺实”——朴槿惠“亲信干政门”的主角。

  事情愈演愈烈。9月3日,5万人走上街头,抗议文在寅对曹国的提名。韩国的检察官们也行动了起来,搜查了20多个相关场所,似乎在以“叛国罪”的标准进行搜查。

  一场文在寅与检察官间的大战,马上一触即发。这一幕,全斗焕、卢武铉、李明博和朴槿惠四个前总统都亲历过了。

  一个任命,为什么能够掀起这么大的波澜?

  反对曹国不止关乎司改方向

  众所周知,文在寅和卢武铉渊源很深。两人都是草根出身,曾经在同一家律师事务所共事。

  2002年卢武铉当选总统后,文在寅曾经出任卢武铉的民政首席秘书。卢武铉被弹劾时,文在寅全力为卢武铉辩护。卢武铉自杀后,文在寅一度也退出了政坛。在当选总统后,文在寅曾明确表示,将继承卢武铉的政策路线。

  而曹国和文在寅的经历很相似。同样是学法律出身,同样当过民政首席秘书。和卢武铉、文在寅一样,曹国也抱有修改韩国的检察官制度的宏愿。

  在不少人看来,卢武铉就是受不了检察官系统的威逼愤而自杀的。因此,在这场山雨欲来的司法改革里,不仅包含了不同阵营对于韩国司法制度改革方向的争议,还包括了围绕卢武铉之死而引发的个人恩怨。

  法务部长的职位或许没有那么敏感,但把卢武铉、文在寅、曹国的渊源放到一起,就很敏感了。

  而从检察官系统调查曹国的积极程度看,发出的信号是,他们可以当政党攻防的利器,但未必愿意被动自身利益的奶酪——这份奶酪,是从中日甲午战争起就开始积攒的权力。

  韩国检察官权力积攒了100多年

  韩国检察官制度起始于1894年甲午年。基本上就是照搬了日本的检察官制度。

  这类制度的特点是,检察官的权力很大。在日本侵占朝鲜半岛期间,又进一步扩大了检察官的权力——前提是,检察官必须由日本人出任。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方便统治。

  还是为了方便统治,1945年日本战败后,美军宣布日本的朝鲜总督府确立的《裁判所令》等日本法律制度暂时保留。于是,权力很大的检察官制度就此延续了下来。

  上世纪70年代韩国经济崛起后,伴随着腐败丛生、政争加剧,检察官的权力不减反增。韩国实施的是检察官独任制,案件由个人完全负责,同级或上级插手成本很高。

  更大的权力体现在反腐败的赋权上。法务部长和总检察长在行政上对检察官们有管辖权,但在具体案件上没有管辖权。

  独立性保证了韩国检察官在反腐上战果赫赫,也让他们在社会上广受好评。韩国社会转型后,许多检察官和律师进入了国会。

  但畸形而庞大的权力架构,也在检察官系统里催生了腐败。近年来,职级相当于副部长的高级检察官和更高层的首席检察官里,出了好几起丑闻。

  积极卷入权斗、内部形成互保圈子等,又进一步强化了韩国检察官体系的多面性。

  文在寅的倔强能否打破“青瓦台魔咒”

  全斗焕、卢武铉、李明博和朴槿惠的悲剧,被人们总结为“青瓦台魔咒”——前总统的下场都不好。而带给他们不好下场的,都是检察官。

  因此已经有声音在猜测,文在寅执意任命曹国,是否会牵连他本人未来也陷入“青瓦台魔咒”。在曹国的改革构想中,要针对检察官设立特别调查处,这就是要削减检察官的权力。很可能激发检察官体系的反弹。

  这不仅涉及总统和检察官制度谁的拳头大,还涉及反对阵营是否会和检察官系统联手,一旦联手,总统的行政优势就很有限了。即使在现任上能顺利过关,但卸任后仍有可能被清算。

  而目前,反对阵营是否会和检察官系统联手的迹象似乎已经出现。检察官出动,街头运动又起,和当初扳倒朴槿惠的路子一模一样。

  明知道前路有虎,还坚持对曹国的任命,这充分反映出了文在寅倔强的性格特征。

  而无论文在寅今后是否能打破“青瓦台魔咒”,也无论他对韩国检察官制度改革中的复杂是非,任命曹国而在韩国掀起巨大波澜这件事本身告诉我们,对旧体制的改革和触动,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韩国,它只是以韩国式的方式表述了这一点。

  □徐立凡(专栏作家)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