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世界>国别 字号:
“白宫学徒”刷新:川普解雇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
2019-09-11 11:42:08
来源:陌上美国(微信公号) 作者:不近视柯南、琥珀风筝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共和党内部和美国在外交路线上,“激进派”与“休养派”之间的分歧,再一次不加掩饰地暴露了。除了总导演的个人风格,这条也是本届“白宫学徒”系列片情节激荡换角频发的原因。
  刚刚,美国国家安全高级顾问(National Security Adviser)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被“白宫学徒”的川总导演给开除了。

  

 

  关注这条新闻的可能至少好几亿人。因为这是一个影响美国国防和全球外交政策的重要职位。尤其在中美两个大国的关系转凉之后,著名“对华鹰派”的博尔顿的离席,势必带来种种猜想和新一轮的不确定性。

  媒体彭博社的镜头记录下了这位白宫高参在被解雇前,在白宫工作的最后一个身影。

  

 

  解雇消息是川普最早用推特宣布的,大意是,“昨天通知博尔顿不再需要他为本届白宫服务了。我跟本届白宫的许多要员跟他的很多想法玩不到一块,我最终下决心通知他开路。感谢他的工作。下周我将任命一位新的高级国家安全顾问。”

  

 

  不过博尔顿的版本则不一样,说周一晚自己向川普提出辞职,川普回应周二再讨论这事。结果就是“没有然后”了,一早(可能从总统推特)听说自己被解雇。这个过程的描述可信度很高,因为博尔顿半小时之前的另一个推特基本还是波澜不惊地谈着明天的9·11,看不出什么异常先兆。

  

 

  川普一如既往地又一次非常川普。上下属关系处得好不好,从走人过程动静就一览无余。他解雇人或者有手下辞职,除了零星几次之外,比如前美国驻联合国秘书长黑莉辞职,其余都是不留面子或者直接羞辱。围绕着是自己先发制人解雇还是对方辞职不干的“面子工程”的事,扯皮也不止一次两次。

  川普炒鱿鱼属下常一幅老死不相往来的绝交架势,给川老板打工真是心理素质大拉练的挫折教育。

  

NYT

  国家安全顾问是个影响重大的工作,而在川普治下,要坐稳这个位置,本身难度就不亚于国防安全工作的复杂性。

  川普上任两年多来,任命的第一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弗林(Mike Flynn)算是任命失察的短命例子之一。弗林干了24天,就因为被调查而辞职。而实际上,此前多人多次提醒过川普不宜对弗林委以重任,因为他处于被长期调查的尴尬状态。赋闲的弗林,不久后因被查证有与俄罗斯的不当关系和向FBI做伪证,被关高墙内。

  接任弗林的人,是军人出身的麦克马斯特。但是他与当时的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和白宫幕僚长约翰·凯利处不好,因为立场分歧大而常闹变扭,干了一年就走人了。

  于是有了70岁的博尔顿的走马上任。这转眼就是2018年3月了,恰好是贸易战开始打响的时候。华人之所以熟悉博尔顿,那是因为这大叔在屡次中美会晤当中抬头不见低头见。因为其鲜明的对华鹰派立场,自然是被各种段子加持。不过博尔顿的鹰派作风并非对华独树一帜,而是全球撒网。

  跟被抱怨作风太软、效率不高的的前任麦克马斯特比,博尔顿则是个凌厉的大强硬派。他也是政坛老姜一个,早在老布什手下就做过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是长期盘踞美国政治圈的保守派发动机之一。他自己的PAC(政治捐款团体)每年都支持多名保守派候选人参选各级位置。

  川普内阁的鹰派虽然远不止博尔顿一个,但是其他算透着火药味的鹰级政要的话,那博尔顿就像是带着核辐射的要跟万国打战的好斗公鸡。此前在今年的美伊摩擦,伊朗射落美国无人侦察机的大事件中,博尔顿举着大棒嚷嚷要发动空中打击对伊热战,数他最激进。最后川普青着脸压下去了。

  而博尔顿在美国与朝鲜的关系、美国对阿富汗政策等最棘手的国际问题上,都跟川普意见不合。尤其当朝鲜违背承诺试射核导弹之后,川普还定了趟“川金约会”,导致博尔顿弃主而去。他规避了陪同总统的朝鲜行,拉着马脸直接“私奔”蒙古草原散心。

  其实博尔顿跟川普在反对全球化和将美国参与的国际性多边贸易关系改成一对一的双边贸易上,思路一致。他们也曾经有过开始阶段的“蜜月期”。博尔顿在白宫的18个月任职虽短,但是参与了若干大事。这包括督促川普退群多种国际协定和组织,最著名的就是退奥巴马政府2015年与伊朗签署的国际核协议,以及缩减美国对联合国的支持。也强化了对古巴政府的强硬政策,包括增加旅行上的限制,并就古巴1959年大革命期间没收的一些美国的资产打官司讨账。

  但是渐渐地,川普就发现自己在好战上,追不上博尔顿的调了。“如果由博尔顿来决定,美国已经打了四战了”,川普对身边的工作人员抱怨过。而川普的国际社交尺度,则常常让博尔顿气得想撞墙。

  具体就是,川普一改近年历届美国总统不跟恐怖主义和黑帮一样的政府的头子直接会晤的习惯,一会要会朝鲜的金家王朝、一会要约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Hassan Rouhani)、一会还要见盘踞阿富汗的塔利班头子。博尔顿吹胡子瞪眼地跟自己老板急,时间长了,自然透支了听不得太多意见的川普的耐心。

  不过博尔顿走了,最开心的人你想得到是谁吗?

  一张在网上喜大普奔的国务卿(相当于外交部长)彭比奥(Pompeo)和财政部长姆努钦(Mnuchin)开怀大笑的合影泄露了背后机关。

  心情大好的彭比奥表示,支持总统的决定;姆努钦更是在回答开走博尔顿是不是又一次“白宫混乱”时候嗤之以鼻,回应道,“这可是我听到的最扯谈的问题”。

  

 

  这些反应释放了高浓度的“宫斗”内幕,看来博尔顿被这两位高参不喜欢时日不短。倒也不太意外,毕竟这届白宫班子一个比一个鹰,这么多荷尔蒙旺盛的人聚到一块,“老鹰捉老鹰”之类的勾心斗角自是难免了。

  矛盾的两头,一边的疏远被踢,也同时显示了另一边受总统器重的真相。江湖有传,川普喜欢国务卿,不喜欢博尔顿,而国务卿与博尔顿八字不太合;博尔顿的走有好有坏,有利于降低美国在国际上介入热战的概率,但是对于滋长川普内阁的自我感觉良好和缺少反对的声音平衡观点,则是不妙的坏事。

  人倒霉的时候都是大考人品和人际关系的时刻,肯塔基州的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鼓掌之余不忘撒把盐,“战争贩子走了,美国朝世界和平的方向走了几步”。“点赞”的有夏威夷民主党参议员布赖恩·沙茨(Brian Schatz),川普的忠诚跟班南卡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

  同样是共和党人,犹他州参议员罗姆尼(Romney)则非常遗憾博尔顿的出局,“走了一位敢于特立独行耿直进言的人,本届白宫向一言堂化又冲锋了一把。国家的损失,白宫的损失”。

  

 

  共和党内部和美国在外交路线上,“激进派”与“休养派”之间的分歧,再一次不加掩饰地暴露了。除了总导演的个人风格,这条也是本届“白宫学徒”系列片情节激荡换角频发的原因。

  博尔顿这种好战的老炮,不觉得美国当下的实力不济到打不起热战,也没有从以前打战的劳民伤财吸取教训。他代表着从美国纵横世界独大时期以来,用枪炮捍卫意识形态的强硬牛仔习惯;川普的匪气则不用在真枪实炮上,而是奉行金钱利益第一的商人的实用主义。国际面子和灯塔形象不是他主要考虑范畴,如果有利可图或者他觉得有利可图,就是独裁者中最掉价的那一拨,他也可以不顾自己好歹是自由世界领袖国总统这个身份,去会一会,非要探跟魔鬼做交易的可行性。

  这次博尔顿被裁,媒体分析最后一根稻草可能是,川普要跟塔利班首领见面就阿富汗问题磋商,博尔顿不依。

  接替博尔顿的会是谁?拭目以待。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