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世界>国别 字号:
伊朗人为何还在恐惧中挣扎?
2019-11-19 16:33:03
来源:重返伊甸园(微信公号) 作者:老蔡时评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伊朗货币里亚尔更是出现重挫,自2018年5月至今,已经贬值超50%,截至10月,伊朗的通货膨胀也高达251%,几乎是官方宣布的通胀率10.2%的20倍。

 

  据中新社北京11月17日消息,自伊朗政府11月15日宣布上调汽油价格并实施新的配给制后,包括首都德黑兰在内的十余座城市连日来持续爆发抗议示威活动,部分示威者还与警方发生激烈冲突。在首都德黑兰,有示威者把私家车停在公路上阻塞交通,为阻止示威者点燃储油设施,警方使用催泪弹驱散示威者。

  伊朗内政部长警告,如果抗议者破坏公共财物,安全部队将采取行动以恢复秩序。“维护民众的安全是我们的第一要务。”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放话:“上调油价是根据专家意见做出的决定,一些人可能会感到担忧。但是,抗议示威中的一些蓄意破坏行为是街头流氓所为,不是我们的群众。反对改革派和伊朗的敌人一直支持这种破坏行径。”

  

 

  伊朗国家石油公司11月15日的公告称,从15日起,汽油价格从每升1万里亚尔(约合0.6元人民币)上调至1.5万里亚尔(约合0.9元人民币),每辆家庭普通汽车每月可按照这一价格购买60升汽油,超出部分按每升3万里亚尔(约合1.8元人民币)定价。

  伊朗民众的生活水平过去一年受到很大影响,伊朗政府把责任归罪于美国对伊朗的制裁。IMF在11月初表示,由于经济制裁,预计伊朗经济今年将进一步萎缩9.5%(2018年实际GDP增长率为-1.6%),并补充说该国明年需要国际油价接近每桶200美元才能实现财政收支平衡,截至11月16日,WTI原油期货报57.72美元/桶,布伦特原油期货报63.30美元/桶。

  

 

  数据显示,自今年5月美国升级对伊朗石油行业的制裁以来,伊朗经济已经损失了100亿美元的收入,由于原油出口是伊朗经济的主要收入来源,这使得伊朗经济被逆转,而早在上个月,伊朗政府也公开表示,伊朗正面临着最困难的经济形势。

  伊朗货币里亚尔更是出现重挫,自2018年5月至今,已经贬值超50%,截至10月,伊朗的通货膨胀也高达251%,几乎是官方宣布的通胀率10.2%的20倍。按照伊朗官方汇率,1美元大约可以兑换4.21万里亚尔,但如果按照灰色市场交易,一美元可以兑换12.5万里亚尔,可见在伊朗经济通胀抬升的背景下,本币购买力出现快速贬值,进而引发物价和油价大涨。

  

  

  近几个月以来,包括饮料在内的伊朗食品涨价幅度高达61.2%,伊朗人日常生活离不开的蔬菜、西红柿、肉类、鸡蛋涨价尤为显著,按世界银行和惠誉的最新报告分析,伊朗本币里亚尔的大幅下挫、国际收支和外汇储备下降、财政赤字占比上升及快速递增的通胀对伊朗国内投资和消费构成多重压力。此次油价上涨对于普通民众而言更是“雪上加霜”,这也激起了伊朗国内的不满情绪。

  美国财政部长上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美国对伊朗经济的制裁远未结束,还将继续增加对伊朗的经济压力,而就在10月,美国财政部针对伊朗央行实施最高级别的限制美元结算及其它经济制裁,因伊央行是伊朗经济最后一个资金来源,而自美国通过对SWIFT施加压力来限制其石油结算以来,使其原油出口降低了逾8成,这将对伊朗的财政预算和支出产生巨大影响。

  

 

  伊朗当然不是津巴布韦也不是玻利维亚,因而遍及全国的抗议浪潮在武装到牙齿和鼻子的革命卫队和安全部队面前可谓不堪一击!特别是在某大国帮助下建立起来的网络系统,一遇到突发性事件,就会封锁消息中断网络,零零星星传出来的抗议消息显示,抗议者又将为最新一轮抗议示威付出惨重代价,除了人员伤亡,遭逮捕的人数还会大幅增加。

  根据伊朗宪法,精神领袖是伊朗在宗教上及政治上的最高领导人。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政治体制是根据霍梅尼教法学家统治理论构建,其特色包括最高领袖职位在内的一系列独特制度。精神领袖被认为是最具有伊斯兰教义学养和最高道德典范,拥有政治和宗教事务上的最高决策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伊朗是一个具有总统制外壳的政教合一的神权国家。

  

 

  神权体制下,伊朗总统的权力有限,又很容易成为民众攻击的目标,而躲在幕手的精神领袖惯于利用这种高超的手腕让伊朗人动辄把怨恨发泄到总统这样的替罪羊身上。如果回溯历史,伊朗今天的结局似乎早已注定,伊朗人还将为四十年前的狂热选择付出惨重代价,一代人或许又一代人还将在神权恐惧中哭泣挣扎!

  40年前的伊朗,虽然不是一个完全自由开放的现代国家,但伊朗经济建设、文化发展的成就有目共睹,使之成为那时亚洲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巴列维国王制定的民主路线图为伊朗描绘了未来美好的蓝图,那时候的伊朗,毛拉们只是悄悄煽动仇恨,女人们可以穿着各式漂亮衣服在大街上奔跑,西方文化乃至文明的种子已经浸入伊朗人的心里。

  

 

  谁能想到,伊朗人簇拥的一场伊斯兰革命,葬送了现代化民主化进程,迎来了一个魔鬼般的霍梅尼,专制神权统治把一个生机勃勃的伊朗强拉回到黑暗的中世纪。美国在关键时刻抛弃了亲西方的巴列维政权,民主党主导的卡特政府输出左翼思潮,导致伊朗世俗政府垮台,美国中东外交基石崩塌。……

  

 

  四十年,一代人的芳华早已不在,巴列维王朝或许有许多问题,如同当年的民国,但毕竟那是朝着世界文明的方向在前进。巴列维在伊朗推行温和的社会改革,大力引进外资,镇压极端宗教势力,除了保持与西方的友好关系,还同苏联和东欧等社会主义国家建立外交关系,使得伊朗成为亚洲最有活力的地区。而霍梅尼主导的神权体制,则是魔鬼复活,使得伊朗绝大多数人沦为殉葬品。

  不知道今天那些冒死走向街头抗争的伊朗人,还有多少当年狂热追随过霍梅尼?四十年来,那些支持霍梅尼的社会精英,在全面噤声的时代,是否有过一丝丝后悔?这个苦果不仅仅只是现在的伊朗人吞噬下去,痛苦的煎熬或许还将伴随着他们的子子孙孙!伊朗人当然还有重新选择的机会,只是这个重新选择的代价太过惨重!面对无处不在虎视耽耽的神权鹰犬,即使还能挣扎的伊朗人终究也会被神权用暴力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