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世界>国别 字号:
这国大乱、断网,“第一次对人民感到恐惧”
2019-11-20 17:02:33
来源:全球眼(微信公号) 作者:Jenny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政府感到了恐惧。没有领袖的运动更危险。如果这个运动有领袖,他们就会去逮捕他们。现在每个人都是领导者。”

哈梅内伊的巨幅海报被烧

  在伊斯兰革命(1979年)40年后,伊朗或许真的坐到了火山口上。

  从上周五开始,一场声势浩大的抗议运动席卷了伊朗。全国100多个城镇发生骚乱,从北部的阿尔达比、里海沿岸,到南部的阿巴斯、波斯湾沿岸,到处都是燎原之火。

  伊朗当局强力镇压,有报道称伤亡人数不断增加。《纽约时报》11月19日援引非政府组织的统计称,在抗议过程中,21个城市多达106名抗议者被打死。这一数字比伊朗半官方通讯社报道的12人死亡大幅增加。据伊朗官方通讯社报道,上周已有数百人受伤,1000多人被捕。

  示威者高喊:“独裁者去死”

  这场全国性的抗议源于11月15日政府突然宣布大幅上调汽油价格,涨幅在50%至300%之间,这似乎是压垮骆驼背的稻草。

  伊朗正面临40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许多伊朗人认为,在经济状况不断恶化的情况下,燃油价格上调将给他们增加生活负担。

  事实上,伊朗民众对该国领导人的不满情绪酝酿多年,他们对独裁、滥用职权的政府及其政策深感失望。2017年12月,政府补贴的类似变化引发全国性抗议运动,当时全国有20多人在抗议活动中丧生。

红色表示爆发抗议城市,橙色为出现火情城市

 

银行被焚烧

 

  此次抗议的焦点迅速转向推翻伊斯兰政权本身。数十万抗议者在德黑兰、马沙德、大不里士和色拉子的街道上高喊“独裁者去死”,并将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的海报付之一炬。

  当局迅速采取行动镇压抗议活动,但很快演变成一场范围更广、有时甚至是暴力的反政府运动,在全国各城市爆发。

  国际危机组织伊朗项目主任阿里·瓦兹说:“毫无疑问,从规模和范围来看,这些抗议活动是严重的。政权以更快的速度铁拳镇压。对我来说,这表明他们想把它扼杀在萌芽状态。”

  “这是政府第一次对人民感到恐惧。他们立刻关闭了互联网。”伊朗活动人士马西赫·阿林内贾德说。

  伊朗信息和通讯技术部部长11月18日承认,由于伊朗国内广泛的抗议活动,伊朗政府已暂停互联网服务数日。

互联网监测机构Netblocks的数据显示,伊朗政府(11月16日)下令关闭互联网,导致伊朗全国的数字通信骤降

 

  但还是有伊朗人成功地向外部传送了图像和视频。许多伊朗人预见到伊朗政权的行动,已经形成了一种复原能力。他们通过卫星或邻国的服务提供商连接到互联网。

  尽管接近全国性的断网,政府和大学网络仍然可用,有些人利用这些网络向外传递信息。另外,库尔德活动人士还使用伊拉克SIM卡接入互联网。

  “政府感到了恐惧”

  社交平台上的一些视频显示,抗议者高呼愤怒的口号,焚烧轮胎,在高速公路上弃车堵塞道路,而安全部队用枪支、催泪弹和高压水枪暴力驱散抗议者。

  “我从不同城市上街的抗议者那里得到了第一手信息。他们大多是年轻人,他们发出哀声,但他们充满了希望。人们充满了愤怒。”伊朗著名活动家马西赫·阿林内贾德说。

  上周五开始抗议比以前的运动不同。2017-18年的抗议主要是不满政府的经济政策,这次的情况不同,抗议活动在全国蔓延的速度极快,也不仅仅是因为腐败和生活成本问题。

一名伊朗妇女在天桥上摘下头巾,高呼“我们受够了40年的痛苦”。(2019年是伊斯兰革命40周年)

 

  伊朗民众明确要求政权更迭。目前的抗议活动是去中心化的,没有领导者,因此更难进行抓捕。

  马西赫·阿林内贾德说:“人们更愤怒,他们的怒火爆发得更快。当局已经在使用实弹,向人群开火。”

  “政府感到了恐惧。没有领袖的运动更危险。如果这个运动有领袖,他们就会去逮捕他们。现在每个人都是领导者。”

  阿林内贾德说,目前的抗议活动更像是在1979年推翻西方支持的巴列维国王令霍梅尼上台的事件。

  伊朗当局称示威者为“暴徒”

  11月17日,在国家电视台上,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形容那些参与暴力示威的人是伊朗外敌支持的“暴徒”。18日,伊朗革命卫队发表声明称,伊朗将采取“果断”行动,以应对持续的骚乱。伊朗的强硬派称,随着骚乱持续,那些领导暴力抗议的人将被处以绞刑。

  


 

  《华盛顿邮报》记者杰森·雷扎安认为,伊朗政权的强硬回应,暴露了德黑兰权力阶层可能感受到明显的恐惧。

  雷扎安写道:“多年来,伊朗人一直认为,如果伊朗当局受到真正的挑战,那么当前的伊朗政权将以比萨达姆·侯赛因、胡斯尼·穆巴拉克甚至巴沙尔·阿萨德使用的武力更为残酷的方式回应国内的抗议。”

  他说,“这一假设从未得到验证,因为抗议活动从未走那么远。在此之前,伊朗人显然没有那么渴望变革,也没有那么大胆地试图实现变革。现在不一样了吗?也许吧。”

  阿林内贾德则更为确定,她说,“人们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他们现在无所畏惧,充满恐惧的是政府。”

  伊朗反对派领导人Reza Pahlavi干脆告诉伊朗人:“总有一天,这个骗子将因其罪行而受到审判。” 他说的骗子指的是哈梅内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