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世界 > 国别 > 字号:
俄罗斯新冠死亡率不到1%全球最低!其秘笈或来自斯大林名言
2020-05-19 12:16:09
来源:彼岸观察(微信公号) 作者:北上抗寒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俄罗斯和世界各国的新冠死亡率不是基于国际上共同约定的统计标准,而是取决于谁来报告。人类想全面认识这个病毒的努力受阻于有新的不确定性——不是因为医学技术问题,而是政治算计。

  当前,新冠疫情继续在全球肆虐:

  

 

  上面是截止发稿时(指5月15日——编者注)的全球实时疫情表,除了美国感染人数继续保持全球第一,成为中国媒体每天的笑话之外,俄罗斯和巴西这两个人口相对较多的国家格外引人注目,这两个国家新增感染人数已经连续多日保持在每天过万人。

  不过在这个表中,俄罗斯让人惊掉下巴的倒不是其感染总数已经飙升到全球第三(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统计表中已经超过西班牙居世界第二位),而是其惊人的低死亡率——不到1%,而超级大国美国新冠死亡率高达6%,那些欧洲富国除了德国死亡率几乎都超过10%,都远远超过俄罗斯!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北上抗寒对此非常不解,相信国内国际的许多瓜众也都想知道俄罗斯在感染人数飙升的同时能保持如此低死亡率的秘籍是什么,CNN记者和医学分析专家Kent Sepkowitz为此进行了调查和分析,我们看看他的分析报道:

  

 

  Kent Sepkowitz重点比较了俄罗斯和巴西这两个新的疫情热点国家的情况,这两个国家很多方面相似,两国最近都是每天新增万余例,总病例数也都是20万上下,两国都是人口大国(俄罗斯1.46亿,巴西2.1亿),两国经济发展水平相近(人均GDP,俄罗斯1.1万,巴西0.9万),两国都有人口密集的大城市,两国起初对新冠疫情的严重性和危险性都不太重视,应对都慢半拍,疫情爆发时间点也接近,都是在欧洲已经接近平稳之后突然爆发的。

  

 

  但是两国的新冠死亡率却有着巨大的差别,俄罗斯仅0.9%,而巴西接近7%,是俄罗斯的8倍。

  对于俄罗斯的超低死亡率,俄罗斯卫生部传染病首席专家Elena Malinnikova做出了非常简单的解释:因为俄罗斯检测量很大,检测非常及时,而且俄罗斯人习惯于在症状出现后就马上去看医生。

  据俄罗斯记者报道,俄罗斯60%的感染病例发生在首都莫斯科,这个城市的人口相对于农村地区来说更年轻和健康。

  俄罗斯和巴西的检测力度确实有很大差别。据俄罗斯统计数据,俄罗斯每百万人口检测人数达到41000人,而巴西仅3459人,不足俄罗斯的十分之一。

  但如果说检测比例大就能大幅降低死亡率的话,那美国的检测比例是每百万人口为31000人,为何美国的死亡率也高达6%?

  同时,欧洲的德国,瑞士等国也是大范围检测,开始时这两国的死亡率也很低,但是随着两国感染曲线平稳,两国的死亡率也慢慢上来了,如德国的死亡率从最初的0.5%上涨到今天的4.5%。

  检测量大也许的确能使死亡率显得低,但是应该不至于让俄罗斯的死亡率超低。会不会有其他因素,比如男性比例,老年人比例,肥胖,糖尿病,心血管疾病,慢性肺部疾病发病率等影响了新冠死亡率呢?CNN记者Kent Sepkowitz对俄罗斯和巴西两国这些因素方面进行了比较,试图找出俄罗斯超低死亡率的真正原因。

  

 

  人口统计学特征方面,俄罗斯65岁以上者占总人口比例为15%,巴西仅为9%,美国为16%,按这个因素,俄罗斯死亡率应该大幅超过巴西才对。

  而心血管疾病发病率也是俄罗斯高于巴西,根据一份最新研究,俄罗斯新冠病人心血管并发症发病率至少是巴西的2倍。

  虽然尚不清楚两国慢性肺部疾病的发病率,但是吸烟是肺部疾病的危险因素,俄罗斯吸烟比例远远高于巴西,两国男性吸烟比例分别为57%和17%,女性比例分别为23%和10%。不过,令人迷惑的是,俄罗斯肺疾病死亡率却低于巴西:俄罗斯每10万人中14.5人死于肺疾病,而巴西则有26.6人死于慢性肺疾病。

  糖尿病比例俄罗斯为6%,低于巴西的10%。不过两国的肥胖率相近:俄罗斯为24%,巴西为22%,作为比较,美国高达36%。

  综合这些会导致新冠病人死亡的危险因素,俄罗斯的死亡率至少应该接近于巴西,如果不是更高的话。

  

 

  百思不得其解的CNN记者Kent Sepkowitz最后脑洞大开:会不会是统计方法不一样造成的?

  例如,如果一个心血管病人感染了新冠,并最后死亡,这个人的死因是什么?虽然很有可能是两个病共同作用致人死亡,但是不同国家很可能解释死因完全不同。

  首先看看美国的统计方法:

  

 

  《纽约邮报》:联邦政府将所有新冠感染病人的死亡都统计为因新冠死亡,而不管到底是什么死因

  《纽约邮报》4月7日在这篇报道中说:

  白宫冠状病毒特别工作组协调员德博拉·比克斯博士说,尽管其他国家的做法可能不同,联邦政府仍将继续把所有疑似感染新冠的死者计入新冠死者名单中。

  她在白宫举行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如果患者患有基础性疾病,因感染新冠病毒被送到重症监护病房(ICU),后来出现心脏或肾脏问题而死亡。在一些国家,这些死者死因将不被记录为新冠病毒,但在美国,这些人都会被统计为新冠死者。我们的意图是,只要感染了新冠,不管什么原因死亡,我们都要计入新冠死者名单里”。

  据其他报道,欧洲国家统计方法也大抵如此,那就是无论这个人最后是什么原因死的,只要检测他感染了新冠,或者尸检发现新冠阳性,那么这个人就统计为死于新冠病毒。

  

 

  此外,根据CNN的另一则报道,美国还将那些死在家里的人,或者曾出现过类似新冠的症状,或者具有流行病学证据,但没有进行实验室确诊的病患死者,医生根据经验都可以将其归类为新冠死者。

  曾有人在社交媒体上发帖严重怀疑美国的疫情死亡人数被大幅夸大,帖子甚至称,疫情期间,一个人只要不是开枪自杀的,或者出车祸而死的,都有可能被认定为死于新冠。虽然过于夸张,但也可看出美国新冠死者的判定标准非常宽松。

  除此之外,那些因为医院被新冠病人挤爆,导致一些非新冠病人得不到及时救治而死亡,在美国欧洲等国也可能会被统计为死于新冠,不过目前尚没有听说欧美国家出现了医院被挤爆而导致耽搁其他疾病治疗的情况。

  

 

  那俄罗斯是如何统计新冠死者的呢?遗憾的是,CNN记者未查询到相关信息,北上抗寒也没有查到,大概这是俄罗斯的郭嘉机密?

  最后,CNN记者写道:

  

 

  这意味着,患者死亡原因可以写成新冠,也可以写成其他原因,而且都可以认为是准确的。在许多国家,新冠病毒引起的政治紧张是显而易见的,这种确定死亡原因的灵活性(以及利用这种灵活性的诱惑力)让人想起据称是约瑟夫·斯大林(Josef Stalin)说出的令人颤栗的名言:“重要的不是谁投票,而是谁计票。”

  

 

  

 

  换言之,俄罗斯和世界各国的新冠死亡率不是基于国际上共同约定的统计标准,而是取决于谁来报告。我们再次发现,人类想全面认识这个病毒的努力受阻于有新的不确定性——不是因为医学技术问题,而完全是政治算计导致的结果。

  俄罗斯新冠死亡率全球近乎最低的原因,或许得问普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