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世界 > 国别 > 字号:
诉求、修复和治愈,美国抗议中的另一面
2020-06-02 12:17:49
来源:心路独舞(微信公号) 作者:心路独舞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George Floyd的弟弟能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呼唤和平和理性,是非常令人尊敬的。

  天气已经很热,白天经常高达摄氏30度,我上班的日子慢慢开始多过在家工作的时间,6月中大多数人可以返办公室工作了,不同的是多出很多social distance的规定。好几个网友留言说最近事情有点沉重,我干脆发个丫丫和哥哥一对一练球的视频吧,小后卫智斗起来大中锋,还是挺好看的,对此没兴趣的也别抗议了,可以直接绕过。

  以前我曾经表达过关于读者向我求证消息真伪的态度,我有二十多万读者,这样的事情太多,我时间有限实在应付不过来,再说你都要和我求证了肯定你都不信,那你问我还有意思吗?还有的读者想和我讨论对一些敏感事情的看法,我又不认识你,都已经敏感了的话题你让我跟你能说什么?还有的人要和我辩论不同的观点,对此我一向持有成年人不试图说服别人是美德的态度,再说嘛,美国真的像告诉你的那么不堪的话,是不是更应该开放防火墙让人民见识一下美帝的邪恶才是对吧?所以,乱世之中最好的做法是尽量多收集不同来源的信息,然后自己独立思考,形成自己的判断,譬如“风景线”的渊源和真相,等等,否则别人告诉你什么你就信什么的话,可能最后被卖了自己还不知道是谁干的是吧。

  有人问我,这次黑人抗议的诉求究竟是什么?我觉得表面上看是抗议警察针对黑人特别的执法暴力,再次希望社会关注Black Lives Matter这个反复呼吁的主题;更深一层的含义是呼唤社会变革, 引发全体公民对一再诉求但改变甚微这个令人失望现状的关注。当然这其中有不少杂音,少数人趁机吃人血馒头,正像 George Floyd的弟弟所说的——

  I understand y’all are upset. I doubt y’all are half as upset as I am,What are y’all doing? … That’s not going to bring my brother back at all. (我知道你们对此愤怒,但是肯定连我程度的一半都达不到,你们究竟在干什么?你们这样做并不能让我的兄弟活过来)

  “In every case of police brutality the same thing has been happening. You have protests, you destroy stuff …… so they want us to destroy ourselves. Let’s do this another way,” he said, encouraging the crowd to vote and to educate themselves. “Let’s switch it up, y’all.” (“在每个警察暴力的案例中,你们抗议,毁坏东西,这是在毁灭我们自己,让我们换一种做法”,参加选举,加强教育,“让我们一起积极向上好吧”)。

  他能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呼唤和平和理性,是非常令人尊敬的。

  

 

  当然,有诉求、有理性的人群往往也是修复和愈合的开始,下面视频中的这个警察是密西根州Flint郡的Sheriff ,他的名字叫 Chris Swanson,他摘下头盔、放下警棍,问抗议的人他能提供什么帮助, 抗议的人群说,和我们一起游行吧(walk with us),于是他加入了,大家携手一起走。嗯,不要互相对立,而是团结一致。

  下面这个视频来自肯塔基Louisville,显然抗议人群的和警察对立双方的情绪都很受伤,这个明显纠结难过的妇女过来问一个警官她能否拥抱他,他同意了。于是这个拥抱持续了几乎一分钟,嗯,这世界只有理解和互爱才是治愈愤怒和仇恨的良药。

  下面这个本来是有视频的,但因为每篇文章只准上传三个所以我只好截屏成照片。在匹兹堡,昨天和平抗议之后,其中的一个抗议组织者抬着一箱别人捐来的瓶装水,走到集结的州警面前说:我知道你们很渴,我理解你们必须尽职工作,这是送给你们的,大家辛苦了。

  

 

  

 

  当然还有这个执法中落单的白警,围绕着保护他不受暴力的是一群黑人。

  

 

  还有站在警察和抗议黑人中间隔开对立双方的白人妇女们。

  

 

  和每一次的抗争一样,虽然会有吃人血馒头的恶人存在,但堵不如疏,也许真的需要这样的一个机会反思过往、对话沟通、修复分歧、愈合伤口,这个社会才能有更强大的容纳不同诉求的能力,这样的国家才会走向更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