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世界>地区 字号:
火箭队的困境
2019-10-08 16:06:31
来源:抢占外媒高地(微信公号) 作者:抢占外媒高地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你有没有发现很多公司最近都要被迫做这道选择题?在哪里开厂?产业链是否要转移?你有没有发现当本来的朋友们坐在一起,谈论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时,已经剑拔弩张?中间路线已经越走越窄。

 

  火箭队今天做了一个选择。然后各方面都骂声如潮。我想起了恒山派的三位师太。

  恒山三定是《笑傲江湖》里的恒山派的三位师尊。大师姐定静师太,掌门人定闲师太,以及仪琳的师父定逸师太。

  在整部《笑傲江湖》中,着墨最多的是两个群体。一个是“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邪教,另一个是“五岳剑派、同气连枝”的正派。

  两派从文化,价值观,到发展模式,完全不同。两派都认为自己这一套是对的,都希望越来越多的人接受自己的模式。

  三位师太站在中间,两个派别都不愿意去招惹。恒山派似乎两边都能沾上一些,两边又都不讨好。

  恒山三定这个组合是高人一筹的,这可能也是他们走中间路线的一个根本原因。

  论武功,令狐冲的师娘曾说,定逸师太虽是女流之辈,但论剑法,恐怕还胜过岳不群。

  论见识,定闲师太不离恒山无色庵,但在九江口舟中,对白蛟帮只是三流人物的“长江双飞鱼”都如数家珍。

  论修养德行,那更不必说,定静师太可是连掌门之位都几次让给了师妹。

  但三位师太如果不是仗着令狐冲的主角光环,走中间路线的恒山派,在龙泉铸剑谷遭遇伏击的时候,可能就要被团灭了。

  这或许就是历史的必然。对于越来越民粹的光明顶和五岳剑派双方,已经见不得中间路线的存在了。

  当两个超级大派进入决定性的历史性时刻的时候,不选边站队,哪怕你自负能洞见一切并做好准备,依旧改变不了灭亡的命运。

  这就是走中间路线的恒山派的困境。

  中间路线

  

 

  一九四九年十月五日,庆典刚过,哲学家冯友兰写了封长信表态。

  这位三年前在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上留下“违千夫之诺诺,作一士之谔谔”的大儒,不仅在信中表示悔过,更表示要“迎接将要来临的文化高潮,并响应你的号召”。

  虽然表忠心,但此时冯友兰尚心存幻想。以为自己总有使用价值,总有中间路线可走。对自己的过往仅仅认为,“在客观的社会影响上讲,都于革命有阻碍”。

  对于这种中间路线,领导似乎并不接受。八天之后,领导回复道“像你这样的人”,如果真的能做到改错是好的,但“总以采取老实态度为宜”。

  冯友兰的这种思想在当时的知识分子群里非常普遍。

  很多人虽然对国民党的专政独裁进行了严厉批评,但却又不完全认可共产党的新民主主义主张。他们以为,总有一条不偏不倚的中间路线可走。

  对此,1948年,时任民革中央主席李济深在《华商报》的元旦特刊上其实已经做了提醒。

  这名在国民政府成立时就做到了上将的政治天才告诉同僚,再没有什么中间路线,因为在这样的历史时刻,任何一方要想得到想要的,就只有靠自己的力量去推翻对方。

  在任何一个新制度推翻旧制度的大历史时刻,无论是政府,公司,抑或是个人,都必须要选边站队,专业主义终会被不同的意识形态取代。

  我们就是在这样的大历史时刻。

  选边站队


  新加坡自国父李光耀时代就对全球化有着深刻的解读。

  其领导人班子在最近几个月的讲话中多次提到,中美两个大国的纠纷,使世界各国陷入一个困难的处境,大家都不想在中美之间选边站,新加坡也不例外。

  虽然不希望这一天的到来,但是“在未来某些情况下,可能不得不二者择其一”。

  越来越多的国家在思考的是,我要选择谁?越来越多的企业需要考虑的是,我要选择谁?而对个体来说,也可能越来越多的人会要面临同样的选择题。

  中央文献研究室第一编研部副主任张素华是研究开头提到的领导的专家。

  她说,在复杂的国际形势面前,开头提到的领导“不论做什么事情,总是不断地分析国内国际的形势,不断地分析敌我友的力量、敌我友的情况”。

  所谓敌我友的划分,就是没有中间路线的意思。

  你有没有发现很多公司最近都要被迫做这道选择题?在哪里开厂?产业链是否要转移?

  你有没有发现当本来的朋友们坐在一起,谈论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的时候,已经剑拔弩张?

  中间路线已经越走越窄。你准备好了没有?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