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世界>地区 字号:
全球各地区分析与展望——撒哈拉以南非洲
2020-01-06 12:11:16
来源:化险集团 Control Risks 作者:Jackie Yuan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埃塞俄比亚和安哥拉的改革议程都遇到了一定阻力,这一趋势将在2020年持续。苏丹在后巴希尔时代的发展则将继续受制于政治议程。科特迪瓦方面,2020年的大选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经济走势。

 

  在本期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展望中,我们将重点关注埃塞俄比亚、安哥拉、苏丹和科特迪瓦这四个国家。如之前化险集团《非洲投资风险与回报指数》第四期报告中所述,埃塞俄比亚和安哥拉的改革议程都遇到了一定阻力,这一趋势将在2020年持续。苏丹在后巴希尔时代的发展则将继续受制于政治议程。科特迪瓦方面,2020年的大选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该国能否延续不断向好的经济发展势头。

  

 

  过去一年,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艾哈迈德(Abiy Ahmed)主导的经济和政治自由化新政已经有所退潮。2020年,阿比·艾哈迈德将面临一项艰巨的任务——在暂定于5月举行的议会选举前后进一步团结全国:不但要应对民族主义党派越来越有市场的自治呼声,还要团结在国家主导经济转向政治开放这一问题上已然出现严重分歧的执政联盟。在即将到来的选举中,尽管执政联盟有望凭借现有地位获得议会多数席位,但选举期间的局势仍将十分紧张。加之政府无力解散数个民族武装力量,该国最终出现政治暴力事件并非无稽之谈。

  虽然在政治上面临挑战,但埃塞俄比亚的经济潜力却不可小觑。我们预计,埃塞俄比亚将是2020年非洲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政府将继续开放电信、能源、航空、物流等战略性行业,努力改善基础设施。阿比·艾哈迈德已经把与西方和非西方国家建立多元化的经济关系作为优先事项。对于外部投资者而言,上述措施都有积极意义。尽管更广泛的机构改革仍需要一定时间,但政府对投资活动的大力支持不会改变。

  

 

  

 

  自2017年9月上任以来,安哥拉总统若昂·洛伦索(João Lourenço)大刀阔斧的改革举措一直备受瞩目。他实现了货币自由化,针对此前难以触及的权贵开展了腐败调查(如前总统多斯·桑托斯的子女),实施结构性改革以挑战既得利益,并增加石油和天然气等行业的透明度。展望未来,洛伦索的愿景更加宏伟。他计划彻底改革安哥拉经济,成立新的监管机构来管理传统强势的国有企业,到2022年全部或部分私有化195家国有企业。

  然而,改革也面临阻碍,实施的步伐已经有所放缓。虽然私有化计划已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探讨,但由于政府缺乏管理能力,且遭到部分依靠国有企业来获得政治献金和影响力的人物的反对,计划至今仍未得到实施。而2019年4月发放新电信运营牌照的失败,则凸显了高层腐败的持续蔓延。从整体形势来看,安哥拉的经济衰退尚未得到根本性扭转。

  对于国际投资者而言,尽管洛伦索的改革措施会带来一些利好,但风险不容忽视。无论财政和货币改革的长远前景如何,它所带来的经济阵痛正在加剧人们的愤怒,引发动乱事件。此外,还有一种声音认为多斯·桑托斯及其家人是受到了政治迫害,这种观点也引发了民众的焦虑和担忧。如果洛伦索无法尽快实现经济复苏,那么执政党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MPLA)的内部人士及选民都有可能站到他的对立面,破坏改革议程。政治不稳定的风险亦随之增加。

  总体而言,我们对安哥拉的长期前景仍持积极看法。洛伦索的改革总的来说是有的放矢的,投资者对安哥拉的兴趣也日渐浓厚。在政治上,洛伦索也没有强大的挑战者,因此改革背后的经济和政治驱动力有望推动其继续前行。至于期待与现实的距离,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2020年该国的发展状况,让我们试目以待。

  

 

  

 

  前总统奥马尔·巴希尔(Omar al-Bashir)对苏丹长达三十年的统治宣告结束,苏丹迎来了一个新的未来。2020年,新总理阿卜杜拉·哈姆杜克(Abdalla Hamdok)需要把施政重点放到经济上。自从南苏丹独立后,苏丹失去了75%的石油收入,至今仍未完全恢复。哈姆杜克的当务之急是要将苏丹从美国的“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上移除,以便能从多边机构获得紧急融资和债务减免。同时苏丹也在逐步寻求与西方国家重新接触,这都将有助于苏丹拓展除中东援助以外的收入来源,解决债务危机,促进经济复苏。

  与此同时,军方仍保留着重要的政治权力和经济影响力。哈姆杜克需要谨慎地在平民运动的高期望值与军方的广泛利益之间维持平衡。预计针对基础商品价格和军方介入民众事务的抗议活动还会持续。而且由于各方间缺乏信任,政府与西部和南部武装组织的谈判也很难取得突破。

  尽管人们对后巴希尔时代的苏丹抱有极大期望,但考虑到政治干扰因素,利商改革的进程将非常缓慢。

  

 

  

 

  2020年,科特迪瓦将再次举行大选。时间退回到九年前,科特迪瓦曾经历过一场选举后的重大危机,导致1000多人丧生,国家声誉严重受损。而上一次选举发生在2015年,整体进程和平,阿拉萨内·瓦塔拉(Alassane Ouattara)以84%的得票率再次当选总统。自那以后,瓦塔拉失去了科特迪瓦民主党(PDCI)和纪尧姆·索罗(Guillaume Soro)的支持。更重要的是,虽然2016年修宪为瓦塔拉再次参选提供了法律基础,但是这位78岁的总统正考虑卸任并支持现任总理阿马杜·戈恩·库利巴利(Amadou Gon Coulibaly)参选。科特迪瓦“赢家通吃”的政治体系赋予了当选总统极大权力,因而本次大选将给局势带来极大的风险。除前总统洛朗·巴博(Laurent Gbagbo)外,几乎所有过去20年内对科特迪瓦有政治影响力的人物都可能参与未来的总统竞选。2020年的竞争肯定会比2015年激烈许多,结果也更加难以预测。

  政治上的不确定性给科特迪瓦的经济发展带来影响。近年来,在瓦塔拉的领导下,科特迪瓦成功恢复了利商声誉。自2012年来,科特迪瓦的GDP增长率稳定在7%以上;经济首都阿比让也重新确立了西非法语国家投资中心的地位,凭借完备的基础设施和快速增长的中产阶级群体吸引投资者。从表面看,科特迪瓦的长远经济前景是光明的,但该预期完全建立在该国能够在不产生破坏性后果的情况下顺利度过2020年大选的基础上。

  随着大选的临近,政治因素开始成为阻碍——改革和投资决策的势头已经放缓,而企业也越来越难以置身事外。2010-2011年的危机不太可能重演。但是地区和不同身份民众间的分裂、未完成的裁军计划以及其它冲突遗留问题仍可能导致选举动荡,并对企业韧性构成考验。

  

 

  (内容官:Jackie Yuan)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