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世界>全球 字号:
比特币凭什么这么贵?——暗网漫游vol.1
2019-05-15 17:59:38
来源:X博士(微信公号) 作者:吴少贱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比特币价格的高不可攀,很大程度上,与暗网黑市的体量有关,体量越大,商品增多、顾客也多了,就更需要比特币来购物了,这构成了比特币价值的牢固基岩。
  最近比特币又涨了,我原本小套了十个点的比特币也赚了回来,赚钱的同时,也有一个问题困惑着我,比特币波动为什么这么厉害?比特币到底有真正的价值吗?


  经过大量查阅研究报告,我发现,比特币并非虚无的赌徒玩物,相反,比特币背后的价值十分坚挺。

  比特币为啥昂贵?功能和需求使然。

  比特币本质上是一种加密货币,使用比特币交易,理论上既可以避免监管,又可以保证匿名性,唯一知道的信息,只是一串代码组成的钱包地址。

  有的人可能会觉得,比特币是用来炒、用来储蓄人们富余资金的。甚至,比特币可以说是一次非理性的金融狂热,一次博傻盛宴,就像历史书上的郁金香泡沫一样,价格已经与价值严重脱轨。

  这种理解是比较片面的,炒币热的背后,是更加深刻的市场逻辑。

  高度匿名的本质,让比特币衍生出两个用途。

  一方面,洗钱、规避风险。根据国际反洗钱工作组统计,2016年有3/4的洗钱都与电子货币有关,主要客户就是一系列做黑产的人,以及担心账户被冻结的军阀们,等等。

  比特币的数量是固定的,但这种对比特币庞大的需求,让比特币的价格水涨船高,尤其是出现动荡的时候,政客、商人为了避险,无法短时间将资产转化为黄金,便选择了购买比特币,这让比特币愈发稀缺,价格往往能瞬间上涨数十个点。

  另一方面,黑市交易需求。黑市的一切买卖是见不得光的,因为转账、取现都会在银行上留下记录,冻结账户只是小事,重要的是容易被抓。

  但要是使用比特币,你的身份就是一串代码,一个电子钱包,没人知道你能是谁,再经由比特币交易所,比特币就换成了坚挺的翠绿美钞。

  比特币价格的高不可攀,很大程度上,与暗网黑市的体量有关,体量越大,商品增多、顾客也多了,就更需要比特币来购物了,这构成了比特币价值的牢固基岩。试想一下,要是人们手握货币,却无处消费,那货币还有意义吗?

  所以,没有暗网,比特币的价格也不会如此高不可攀。

  一说到暗网,我们想到的往往是残酷献祭、血腥直播、非法交易犯罪之类的恐怖传说,而为啥这些恶臭的人们就非得选择在暗网行动呢?

  解答这个问题,需要先解释清楚,什么是暗网。暗网起源于tor洋葱路由技术,这项技术最初是美国军方科技,90年代,美国海军为了保护情报机密,就着手开发了这项技术。

  2003年,“洋葱路由”技术研发成功,信息隐蔽效果十分牛逼,一方面当时的黑客水平很难入侵暗网用户,另一方面,整个网络无法被破坏,就连创造者自己都无法摧毁。

  不过,这却出现了一个问题——整个暗网就只有美国军队在用,成了无人不知的秘密。等于说你把所有的钱都藏在一个保险箱里,虽然难以破解,但小偷只要把整个保险箱都抱走就完事了。

  所以,美国军方想出了一个补救措施,狡兔三窟,将暗网技术作为公益项目,免费给公众使用,只要使用暗网的人多了,美军的行踪就更难找到了。

  不过,这项举动,却打开了一个信息时代的潘多拉魔盒——暗网中的罪恶世界。

  说到暗网中的黑暗世界,就绕不开“丝绸之路”。这是世界上第一个暗网毒品交易集市,存在的期间里几乎垄断了整个暗网的毒品交易份额。

  在丝绸之路上,不仅能买到毒品等非法物品,甚至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伙伴,交流犯罪思想,毒品制作技巧等话题。

  运作这个暗网黑市的管理员,叫做恐惧海盗罗伯茨。

  大家想象中的恐惧海盗罗伯茨,很可能是一位面目可憎的邪恶科技魔,就像《疯狂麦克斯》里的不死老乔。

  然而,这位恐惧海盗,真名叫做罗斯·乌布利希(Ross William Ulbricht),一位德州的小镇厚牛堡男青年。

  在乌布利希的生活中,基本没啥人关注过他,就连他在13年于图书馆落网的时候,周围人都不敢相信这个年仅29岁,看起来老实温厚的小伙子,竟然是暗网最大黑市的总头目。甚至,他妈妈还以为他是给大型网络游戏公司干活的。

  乌布利希是怎么选择建造暗网黑市这条路的呢?

  实际上,乌布利希的出身与扎克伯格很像,美国优质中产屌丝,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材料与工程学博士,白羊座男子,对未来与世界充满了热情。

  同样的,他们在自身成长路径上,也面临到了阶级攀登的阻碍。

  不过,不同的是,面对困难与挫折时,扎克伯格会选择在原有的体系中奋斗,推翻这一切。

  而乌布利希一开始,也曾尝试过努力干活,走传统的致富路径,依靠名牌大学博士生的文凭,去各大公司面试实习。然而,乌布利希却发现,自己对朝九晚五的生活并不感冒,一系列实习之后,不得志的乌布利希选择了创业之路。

  2010年,乌布利希开了个二手书店,叫Good Wagon Books,但书店业务量不咸不淡,甚至还被人嘴臭了,创业大门也就此关上了。

  阶级攀登,诉求无门,思索一番后,乌布利希认为是这个时代错了,他选择推翻整个体系。

  机缘巧合之中,乌布利希认识了暗网与比特币,他因循着内心的构想,一方面研读奥派自由主义经济学论著,一方面自学编程,在家种植迷幻蘑菇。并由此开启了暗网罪恶之都——丝绸之路。

  你可能会好奇,暗网是高度匿名的,用户之间肯定缺乏互信,按照常理来说,这样的市场一定很混乱,会出现大量黑吃黑的情况,是不可能长久的。但是一位叫Chiristin的学者通过研究,发现这样的说法还是太过简单了。

  实际结论,恰恰相反。

  科学怪才乌布利希所建成的丝绸之路,呈现了饶有效率的秩序。

  论文结论有几点:

  1.消费体验极好

  在丝绸之路上,184,804个卖家反馈中,好评率是97.8%,即97.8%的买家在满分五分的消费评分中,给了至少四分。

  西班牙药品检测机构曾经采访过暗网购买毒品的用户,93%的人认为纯度符合商品描述。

  如此优越的消费体验,并非商家们在进行犯罪活动时,心底存有“良知”,而是网站机制使然。

  丝路存在着托管机制,买方的比特币、卖方的商品都得先经由中介方托管,收取一笔托管费,一旦一方违约,就会受到严厉处罚。

  2.物价稳定,商品繁多

  以2012年丝绸之路市场为例,这位学者选用了五种商品,做了物价分析,左边图表是商品的比特币价格变化,一路下跌,因为在此期间,随着黑市对比特币的需求增加,比特币价格水涨船高。

  但是,比特币最终是换成美元在现实消费的,所以看右图,美元的价格变化,基本是呈一条水平线,就是说黑市上的商品价格,波动很小。

  价格稳定,主要原因两点:

  1、乌布利希设定的市场架构是模仿亚马逊的,顾客索引起来很快,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到自己心仪的商品

  2、丝路市场内部商品竞争很强,截至2013年丝路被封,丝路市场共存着13000种毒品清单,就等于说如果只要你有意愿淘货,在丝路,你最多有13000种选项。

  乌布利希一手创建的丝绸之路,不仅是一个暗网毒品市集,更是一个成功的市场模板,指引着后继者操作方向。

  2014年,乌布利希被FBI逮捕,丝绸之路关停,本该是一件喜事,但出乎意料的是,暗网的秩序更加混乱了,更多的暗网集市诞生,截至当年8月,暗网一共产生了65,595个非法市场,是2013年的3倍。

  另外,据《经济学人》报道,暗网的毒品交易量从2012年的1700万美元,增长到了2015年的1.8亿美元。

  为何当时暗网黑市最大的寡头丝绸之路被关停后,暗网黑市却更加繁荣呢?角度有二:

  经济学意义上,丝绸之路市场的存在,是暗网黑市最大的寡头,阻碍了市场整体发展,而丝路这一寡头倒了之后,反而刺激了暗网黑市的竞争浪潮。

  小集市吸纳客源,大市场诉求垄断,这都得从自降交易成本做起。而交易成本下降的同时,毒品价格也下降了,最终结局是整体的暗网黑市,更加繁荣了。

  如果你长期关注比特币,你会发现,2012年到2016年,比特币价格也在随着暗网黑市的繁荣,急速飙升。从10块美金,涨到了600美金,60倍涨幅。上涨原因,很大程度与瘾君子们对比特币的刚需有关,他们急需要这种完美规避被警方清查的交易方式。

  信用问题上,丝绸之路的成功,也同样引来了一个优秀的黑市互信模板,新入场的暗网黑市,只要循规蹈矩,跟洗稿一样,把丝路的运作方式洗过来就行了。

  暗网黑市的繁荣,让怀揣着比特币的顾客们,像逛超市一样挑选着“物美价廉”的商品与服务。所以,我们看大型暗网黑市的起名,都十分“有趣”。

  农贸市场(Farmer Market),买毒品就跟大清早去菜市场买菜一样;

  梦想市场(Dream Market),犯罪就和做梦一样无所不能。

  所以,暗网黑市反而衍生出了一种新的犯罪形式,既是无组织的,又是有组织的,是真正意义的全球化犯罪。

  举个简单的例子,一个买家想要雇佣杀手,他只要提供比特币和信息,杀手可以在暗网黑市中找到武器商、假证商、帮忙边境逃逸的、帮忙洗钱的,一条龙服务。

  而且,在此期间,买家卖家彼此都相互不认识,知道的顶多只有两个东西,一个是暗网的联系方式,可能是telegram,也可能是暗网邮箱、网盘;另一个就是用来付钱的钱包地址。

  这种新型的犯罪形式,反而演化出了一种更为骇人的结局,就是暗网犯罪很难根除。

  尽管乌布利希已经落网,但是乌布利希仅是毒品市场的管理者。而市场的背后,数千名毒枭却依然逍遥法外,有的毒贩甚至还乐呵地接受了采访,参与拍摄了名为《deep web》的暗网纪录片。

  所以,暗网中的犯罪事件,并不会因为几家大的网站被端掉而销声匿迹。相反,他们还会以其他形式卷土重来。而这,也是世界真相的一部分。

  那么,面对暗网中的黑暗,我们应该绝望吗?

  并不是。苏格拉底曾说过一个“洞穴故事”,当人们处于洞穴中时,往往会因为惧怕洞穴外刺眼的阳光,而去回避它。但如果这样,人们所认识到的世界,永远只有洞穴那么一点儿。而洞穴外的世界一直在轮转着,不会因为人们堵住双耳、蒙上双眼就停止了运动。

  苏格拉底还说过,未经审慎考察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

  所以,回归到最初的问题,我们为什么要探寻暗网?

  原因很简单,这并不是为了满足大家猎奇的心理,也并非为了扩散恐惧。而是因为如果我们一味地接触社会的光明面,而选择回避阴暗面,那么我们建立起的价值观,未必是稳固的。

  正面直击黑暗,是为了了解黑暗,在黑暗来临前有所准备。这就像余秀华说的:

  我喜欢那些哭泣,悲伤,不堪呼啸出去

  再以欢笑的声音返回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