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世界>全球 字号:
虚构的历史——卢克文的“世界真相”
2019-11-17 15:55:35
来源:房东经济学(微信公号) 作者:介雄、房东的ID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这个编造出来的谎言的确具有很强的煽动性,对于我这个互联网老读者来说,卢克文的打法让我觉得有点像是咪蒙+占豪,比占豪多一份文艺和精致,比咪蒙又多一份鸡血……
  这两天,《香港问题与世界真相》这一篇网络政论文章成为一个热门,很多人的朋友圈和在看都被刷屏了,但如果你稍加推敲,会发现文中内容相当不严谨,甚至有不少凭空捏造出来的假历史和毫无根据的拍板定性。


  更让人疑惑的是,我身边竟然有不少我原本认为学识较高的人也在积极传播这篇论据似是而非、历史写成小说的政论文章。

 

卢克文对于自己的爆款文颇有成就感

  由于本人是历史学专业出身,目前仍在从事相关学术工作,打算就这个自诩为“国内最有深度的国际政治周刊”的爆款文章的部分论据进行一次历史学专业标准的检查(作者原文中的描述在后文会用橙色进行标识)。

  一、不严谨的论述和荒诞的逻辑

  卢克文在文中提到:

  “干到1990年左右,苏联因为自己先搞死了自己执政的合法性(见《伊朗:困境之国》),接着又四处打仗使支出远大于收益,搞死了经济,最后苏联从财务崩溃开始到政权崩溃,瞬间倒了。”

  “干到1990年左右,苏联因为自己先搞死了自己执政的合法性”这一说法就是一句并不准确的强行定义。应该说苏联的合法性从开头就是一个问题,只是后期因为各种矛盾集中爆发,人们对其执政合法性的质疑也越来越多。

  苏联的合法性问题可以分为在中央领导权和独联体内部两个层面,简单的说就是政府层面和国家层面。领导权层面上的例子,列宁去世时并没有明确指定接班人,相反他给中央委员会的信中表达了自己对斯大林性格的担忧。斯大林是通过一系列的斗争,相继扳倒其他党内巨头并清洗大批反对者才坐稳了苏共中央的第一把交椅。

  同理,此后还有赫鲁晓夫与贝利亚的斗争、勃列日涅夫等罢免赫鲁晓夫等事件。

  在国家层面上,沙俄在二月革命中灭亡,许多以前被沙俄征服并统治许久的民族纷纷独立并成立民主国家,如班库人民共和国、乌克兰人民共和国、格鲁吉亚民主共和国。但在苏共通过十月革命从临时政府夺取俄国政权后,便立刻以捍卫领土完整为由占领这些新成立的小国家并纳入联合体。

  苏共上层逐渐形成官僚主义的利益集团,依靠剥削其他地区和下层人民维持他们奢华腐败的生活。苏联在党内领导权和在国家层面上的合法性问题,从它成立以来就一直饱受争议,并且长期折磨着生活在最顶端的政客以及在他们统治下的苏联人民。所以,苏联的合法性问题不是某一代领导人的问题,更不是被人为搞死的东西。

  卢克文在文中提到:

  “原本跟着苏联的一大票小弟比如东欧地区国家也跟着倒了,要挑选新的老大混世界,包括俄罗斯在内,都一边倒地亲美亲欧。”

  苏联的解体确实是一瞬间,但其体制积弊、经济不灵、民族矛盾是积累了许久的。

  从赫鲁晓夫时期的无疾而终的体制改革、到勃列日涅夫时期的布拉格之春、过度扩张战略、戈尔巴乔夫时期切尔诺贝利事件到东欧剧变无不反应了这一点。而至于,解体后的前苏联成员要融入世界,与美国和西欧各国相继建立合作关系也是理所应当的。

  如上所说,苏联的小兄弟们向来就不是很听话的,冷战初期就有南斯拉夫事件,在冷战中期又有匈牙利事件、捷克斯洛伐克事件,到最后乌克兰、保加利亚、罗马尼亚还有民主德国纷纷要求独立和自治。此外,苏联的大兄弟也会闹意见,社会主义另一巨头中华人民共和国更是在苏联对外扩张的全盛时期与其交恶,所以也就不存在文章上说的“一边倒”。

  卢克文在文中提到:

  ……不管三七二十一抱住人家大腿就喊爸爸。这些国家都被西方世界给收拾惨了。

  让我比较疑惑的是“俄罗斯抱住美国大腿喊爸爸”这一说法是从何而来?“抱大腿喊爸爸”这种隐喻有什么象征性的事件或外交文书或不平等协议作为基础?西方国家又以何种方式收拾了前苏联加盟国?

  读到这些,不禁让我这个一直在研究和学习历史的人感到十分费解,不过也有可能是我学业不精,孤陋寡闻了。

  二、没有史料和数据支撑的“世界真相”

  不同于拉脱维亚、克罗地亚,乌克兰的确是苏联解体的受害者,也是当时时代悲剧色彩浓厚的例子。可卢氏就这一个悲剧性的故事依然讲的匪夷所思。

  卢克文在文中提到:

  美欧对待这些国家的方式是先冲上去扶植各个寡头将石油、天然气、其它矿产、军工企业等全部给接过来,又用休克疗法彻底搞死俄罗斯经济,俄罗斯当时领导人叶利钦不懂经济,完全处于一脸懵逼状态,被西方忽悠瘸了,普京上台时就彻底对欧美死心了,宁肯选择对抗也绝不再跟他们合作,还把寡头们一一给收拾了(见《普京:2013》),这些寡头们就纷纷逃蹿,无论是乌克兰的还是俄罗斯的寡头,大都往英国避难,为什么都选择英国呢?因为他们就是英国扶植起来的寡头,专门来掠夺俄罗斯和乌克兰社会资源的……

  这里把乌克兰在苏联解体后一段时间的经济大衰退全部归结于美英等国扶持的本国寡头政治,对他国经济的压榨和资源的掠夺又是另一个值得推敲的说法。所以,为了论证卢克文的论断,我寻找到了几组数据。可是从数据上来看,卢克文的论述建构了一个与史实大相径庭的世界。

 

乌克兰的出口目的地数据

  参考大航海时代后殖民宗主国使用掠夺殖民地的手法,西班牙式的“直接开采资源——强行掠夺——运回国内”的做法早已经行不通。此时要掠夺他国资源就需要扶持代理人,让他们与宗主国签订贸易最惠国待遇或独占条约。之后,再以对外贸易的形式把殖民地资源廉价出口到宗主国去。但从乌克兰的出口贸易伙伴上看,“掠夺资源”似乎更适用于俄国,毕竟俄国长期占有该国出口份额的最大头(目前为9.2%),而美国才刚刚达到2%,更找不到文章所说“扶持大量寡头,掠夺社会资源”的英国。

  相信大家也不难理解,因为两国政治外交的原因,时间越往前推移,俄国在这一项的占比就越重。可乌克兰曾经的经济衰败能怪俄罗斯么?我认为也不能,苏联计划经济时期的积弊很深。

  苏联的解体和计划经济的崩溃,让乌克兰单一的军工失去了稳定市场,而俄罗斯自己也面临着政治经济转型,不会去接乌克兰的军工产品的盘。所以这个国家不得不独立开始重建自己的经济体系,从最原始的农业和轻工业开始。

乌克兰出口商品构成

  我们再从乌克兰的出口结构看,半成品铁是工业产品的大头,占了总出口额的7%,其次是铁砂占5.7%;而最大的几个出口大项如菜籽油9.4%、玉米6.4%和大麦6.3%都属于农业产品,并没有卢克文提到的寡头政府接管之后流入英美的石油、天然气、其它矿产、军工等。

  任何一个学习过美国史或对美国国情有一定了解的人都有的常识,就是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农业出口国,工业方面,美国在19世纪末工业产值和钢铁产量就位居世界第一。就以上五项产品,美国本土产品的质量优于乌克兰,产量上更是不在同一数量级。试问美国有没有必要背上恶名去“掠夺资源”?

  卢克文在文中提到:

  在战场上,苏联人曾经无比自豪地击败了西欧人,而输掉了经济战后,这些英雄的后代,却要沦为给西欧人服务的妓女……原先被干死的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输掉了世界后,都给欧美国家跪下了,跪下来的结果,就是资源被抢夺,人民被强暴,到2019年,乌克兰人均收入大概也只有1500-2000元人民币。

  我们可以通过下面的数据很直观地看出,这些年来乌克兰的进出口规模、人均GDP、经济结构比起刚从苏联独立出来的1990年已经有了显著改善。

乌克兰经济概况

  乌克兰人均薪酬在2019年9月的统计中是10687乌克兰卢布/月,合3096人民币,这个数字高于卢氏所说的“1500-2000人民币”这样一个宽泛的数字区间;而作为对比,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8年中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8228元,合每个月2352人民币。

  乌克兰虽然在欧洲属于人均经济指标比较落后的国家,但从数据来看,乌克兰并没有卢克文描述的那么惨,卢氏或许是知乎爱好者,沉浸于中国年入百万遍地走的幻想里,不知道我们国家也有很多地方仍在努力地攻克贫困问题。

乌克兰人均月工资数据(单位为乌克兰卢布)

10687乌克兰卢布等于3096元人民币

  另外,苏联唯一击败的西欧国家就是纳粹德国,而纳粹德国并不能代表西欧,希特勒的第三帝国是右翼军事独裁的法西斯政权,它与同为西欧国家的法国、英国都是敌人。

  “社会主义国家输掉了经济战”,又是一个由卢氏凭空造出来的说法,冷战双方没有贸易往来的最主要的原因是苏联过度信任自己的计划经济体制,采取闭关自守的态度面对世界,苏联甚至还建起柏林墙切断了东西德的交流,由于经济活动被强行隔断,经济战无从谈起。

  需知,乌克兰在苏联时期主要承接的是包括以军工和核工业为代表的重工业,这些产业本身不能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当地人民本来就不丰富的生活物资都要靠中央政府早已僵化的计划经济体制进行调配。

  计划经济崩溃后,乌克兰确实有过一段经济困难时期,东欧也有一些女孩子迫于生计从事性服务行业。可在苏联时期,乌克兰是否就没有性服务行业?没有一个女孩子出卖身体换取资源?一个乌克兰姑娘接待过一个西方嫖客是否就可以说成是西方强奸了乌克兰整个民族?

  历史应当是严谨的,由于我们无法查到究竟有多少比例的乌克兰女孩在当时由于经济困难而从事这样的工作,因此无法定性地说乌克兰被西方强奸了,更不能由于一两个案例就拓展到整个国家的程度。

  出于历史学的经验之谈,这个问题涉及重要的个人隐私,这种资料是难以获得的,数据也是难以统计的。

  卢克文对苏联时期的经济情况、对计划经济留下的弊端只字不提即割裂了历史的连续性;又以偏概全,把个案视作历史的普遍;更在没有史料和数据支撑的情况下肆意臆想编造史实……至少我这个历史学工作者是不敢这么写文章的。

  三、捏造历史

  根据卢氏原文的截图,我们读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位苏联英雄别名为“暗夜女巫”,她的外孙女由于国家衰落而被迫从事性服务工作,最后被生活所迫,甚至还把外祖母的荣誉勋章都卖掉了。

卢克文的文章截图,这段英雄后裔沦落当妓女的假历史具有极强的煽动性,卢氏深谙读者心态,不愧是自媒体流量高手

  在这里,卢氏便使出了第一个历史骗术,他说娜佳这个女孩的外祖母叫“暗夜女巫”,但实际上,“暗夜女巫”并不是指一个人,而是一个苏联的夜间轰炸航空兵588团。

  由于她们驾驶的Po-2飞机是老机型,噪音较大,又专门执行夜袭任务,木质双翼螺旋桨飞机的破空声像极了德国民间故事中的女巫骑扫帚,故德军称为“暗夜女巫”。

“暗夜女巫”们当年驾驶的Polikarpov-2型飞机

  在二战中,累计有261个人加入该队伍,这些“暗夜女巫”们一共出击超过2.3万次,投出超过3000吨炸弹,累计有33名飞行员阵亡,有21人次获得苏联英雄勋章、2人获得俄罗斯英雄勋章、1人获得哈萨克斯坦英雄勋章,他们为苏联在二战中的胜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战争结束时,588团为数不多还活着的战士继承了阵亡战友们的信念,继续传颂“暗夜女巫”的传奇。

“暗夜女巫”英雄勋章名单

“暗夜女巫”的珍贵历史照片

  经过多平台的信息搜索,我了解到“暗夜女巫”们后来一直得到苏联和俄国的关心,比如其中的一员——波波娃,她生前备受礼遇,老年时还受到了普京和梅德韦杰夫的亲切接见。稍加常识思考,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让自己的民族英雄及后人穷困潦倒到最终要卖掉自己的荣誉勋章。

普京于2000年接见“暗夜女巫”之一——娜杰日达·瓦西里耶芙娜·波波娃

  卢氏的第二个骗术就在于:不交代文章中被迫从事性工作的这位“外孙女”究竟是哪一位“暗夜女巫”的后代。

  因此,我又顺着卢氏提供的图片,通过Google的图片搜索功能确定了图中这个所谓“外祖母”的身份。

“外祖母”的图片搜索结果

  她叫莉迪亚·弗拉基米罗夫娜·利特维亚克(Lydia Vladimirovna Litvyak),是二战中战绩最好的女性战斗机飞行员,与众多男性王牌飞行员相比,女性在空战中的王牌可谓凤毛麟角。

  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只有美国的陆军航空队和苏联空军中有女飞行员。莉迪亚正是世界上第一位女“王牌”飞行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苏联空军的战斗英雄。她在空中作战共击落敌机12架,是二战中战绩最高的女性战斗机飞行员。

  注意,莉迪亚是歼击机的飞行员,所属编队是586团,而不是轰炸机的588团;也就是说,迪莉娅并非“暗夜女巫”成员,但莉迪亚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作战英勇,又被称为“斯大林格勒的百合花”(飞机上的标识)。

  苏联空军主要成员是男性,男子普遍反对让娇弱的女性参加空军;虽然莉迪亚是斯大林亲自委任并培养的苏联女英雄(宣传目的,与美国队长的形象同理),团长尼克拉·巴拉诺夫中校仍然不打算接受她,但同团的王牌飞行员阿列克塞·沙罗马站出来力挺莉迪亚,并认为她能做的不比任何男性差。

  从此莉迪亚就成为了阿列克赛的僚机。在并肩作战的日子里,阿列克赛很照顾莉迪亚,并传授她高技艺飞行技巧,莉迪亚也逐渐地爱上了这个帅气的战友。但好景不长,莉迪亚在一次空战中负伤下了战场;在她养伤期间,她的挚爱阿列克赛在一场飞行事故中牺牲。

  随后的战斗岁月里不断有战友牺牲,莉迪亚肩负着阿列克赛和战友的意志,越打越勇;最终于1943年8月1日的一次游猎行动中遭遇了德国空军的一个纵队,这场数量相差悬殊的空战是莉迪亚的最后一战,斯大林格勒的百合花从此凋零,享年还不到22岁,未婚。她的战机和遗骸到1979年才被发现,1990年戈尔巴乔夫总统签署命令为其举行葬礼,并追授她“苏联英雄”称号。

莉迪亚·弗拉基米罗夫娜·利特维亚克的维基百科页面

  莉迪亚英年早逝,未婚未育,不可能成为别人的“外祖母”。至此,卢氏的这个历史故事可以被证明为虚构,完全是肆意嫁接,张冠李戴捏造出来的。

  作者是出于无知,还是刻意?我们在此就不做推测了。但这个编造出来的谎言的确具有很强的煽动性,对于我这个互联网老读者来说,卢克文的打法让我觉得有点像是咪蒙+占豪,比占豪多一份文艺和精致,比咪蒙又多一份鸡血,让人不得不佩服其内容营销和读者情绪煽动的能力。

  不过在自媒体方面,卢克文仍然远不及咪蒙,因为咪蒙知道自己的内容是编的,卢克文很可能并不知道;咪蒙能够同时驾驭两套价值观,卢克文不能。

  四、违背现实的政论

  卢克文在文中提到:

  西方世界收拾原社会主义阵营国家的方法,是将他们钉死在资源国的位置。世界上最底层的国家是资源国,专门为强国提供石油一类的天然资源,同时作为工业品市场地被倾销,中间的国家是中低端工业国,有自己的工业体系但不够强大,最强大的国家是掌握高端工业和金融的国家。如果一个国家被钉死在资源国,这个国家的命脉将时时刻刻被其它国家捏在手心里,国家不可能升级,1990年以前的中国,如果真的听从了西方“民主自由”口号的召唤,现在一定跟乌克兰一样,人均月收入1500元人民币(考虑到中国的底子还远远不如解体前的乌克兰,我怀疑只能拿到800元人民币一个月),大量失业人口,社会矛盾尖锐,黑帮横行,寡头们在欧美的控制下残酷剥削人民。

  根据“卢氏政治学”的新国际地位划分法,资源输出国就是下层国家,他们被强国掠夺资源,成为工业品倾销的市场。

  那么,“欧佩克”成员国都应当被划为下层国家。接受了西方“自由民主”理念的国家和地区,就注定要沦为被老牌资本主义帝国剥削和奴役的对象,那里的人民也要在贫困和动荡中苟活。当年的亚洲四小龙却能摆脱他独创史观里的历史必然,想必是借助了什么了不得的资源(振金)或独创了一门科技(可能是空间折跃)。

  卢克文在文中提到:

  1990-1991年美国经济也出现了衰退,老布什就是因为经济问题输给了克林顿,克林顿命好,上台就碰到苏联解体,1991年12月25日苏联挂掉,克林顿手气爆棚,掠夺苏联财产后的美国随后跨入疯狂发展的八年,将政府经营居然都搞得盈利了!又接上了互联网革命新科技的增量,一口气跑到2008年……在摧毁原社会主义国家的浪潮里,西方世界的意识形态冲击是当中最省成本,最有效的内部瓦解机制,用“民主自由”的思想体系,就能干掉那些竞争国家,毁灭他们的工业体系(乌克兰),将他们钉死在底层资源国(俄罗斯),使他们终身不能升级成工业强国,才能雇用他们的廉价男劳动力为自己端茶倒水,并将他们的年轻女性变成性奴供他们享用。

  说老实话,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看到俄罗斯都被定性为“底层资源国”,俄罗斯不能升级成工业强国。要知道,俄罗斯工业实力很强,俄罗斯曾是G8成员,G8代表的就是八大工业国,俄罗斯的航空、核能、军工等技术均位于世界前列。如果不是我,读者换成一个小学生,会给孩子一种错觉好像苏联的遗产都被克林顿政府给掠夺走了,连一丁点资产都没留给俄罗斯,仿佛俄国在1991年被打得倒退了一个世纪,经济直接回到了沙皇时代。然而实际上,他的读者没有几个人是小学生。

  五、我对卢克文的印象

  读到这里,大家可能会纳闷,卢氏的文章名为《香港问题与世界真相》,为何我只评了他的历史论述部分,而没有对他引出的香港问题进行剖析?

  因为我认为没有必要,结合之前几部分的分析,卢氏的历史学和政治学修养远不足以支撑他发表任何有见解、有深度、有建设性意义的政论。他对于现有问题的态度不外乎是火上浇油、渲染对立情绪、煽动内部矛盾。卢克文看似在为国家摇旗呐喊,但满嘴跑火车的文字只会给局势添乱,实际上给国家帮倒忙。

  此外,卢克文其人的思想有种鲁迅先生在《而已集》的小杂感中谈到的跨越性: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

  卢氏文章中这种逻辑也是反复出现:一国的贫穷是由于西方剥削和掠夺,贫穷就想到姑娘们要去从事性服务业,去从事性服务业就必须被强奸,之后就沦为性奴。

  我很怀疑卢克文其历史观念存在严重扭曲的同时,是否对女性也有极深的成见。

  卢氏的文章几乎每一句话都在下定义,而非进行科学并有依据的论述。可怕的是,这些定义完全都是主观臆想出来的,文中的漏洞还有很多,由于篇幅所限,在此不一一指出。

  本文的目的仅在于严谨地从历史和逻辑的角度指出问题以正视听,只针对不实内容而不针对个人,欢迎包括卢克文本人在内的广大网友参与交流;人非圣贤,若文中有不准确之处,也欢迎大家指正。

  我们生活在高等教育普及、信息获取便利的时代,大众应该更容易鉴别知识的真伪,成为一个能独立思考、有雪亮眼睛,能够为社会做出真正贡献的人。

  也希望各路自媒体都能保持最起码的节操,让自己的影响力去发挥真正意义上的正能量,切勿用博眼球赚流量的方式在危急之时吃人血馒头。我们期待并相信香港必定能恢复平静,东方之珠永远繁荣。

  注:本文为介雄先生和“房东经济学”小编共同完成,介雄是小编的铁杆朋友,他完成了这篇文章的结构以及大多数内容的撰写,目前正攻读北京大学历史学博士学位,研究方向为世界史。由于看到网络文章的传播,自觉需要发声以正视听,提高读者智慧与眼界,遂合作成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