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经济>产业 字号:
索罗斯真的又在做空香港吗?
2019-09-19 15:07:17
来源:腾讯财经综合 作者:(不详)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回过头来看,此次《大公报》披露的索罗斯再次做空香港,似乎与上面这些案例都有所不同,事实是否可信,有待验证!
  (文章原标题:一文读懂索罗斯做空手法:他真的又在做空香港吗?)

  报道称,索罗斯基金一度大举买入约20万张恒生指数沽空仓单,押注近期香港社会问题与经济数据下滑引发港股下跌。

  

 

  听说事隔22年后,资本大鳄索罗斯又一次栽在了“做空香港”上?

  9月16日,香港《大公报》刊文称,“金融大鳄”索罗斯企图做空港股谋暴利,且是乱港份子背后的金主,勾结黎智英乱港。

  报道称,索罗斯基金一度大举买入约20万张恒生指数沽空仓单,押注近期香港社会问题与经济数据下滑引发港股下跌。然而,9月以来香港特区政府接连采取一系列措施稳定社会情绪令港股上涨,令他损失不小。

  报道中披露的路径大致如下:

  8月13日

  港交所期货及期权总成交量和小型恒生指数期货成交量创新高。(保守估计,1998年索罗斯一伙持有10万张空单,这次预计不低于20万张。)

  9月4日

  香港政府又提出四大行动推动对话,令港股回升,恒生指数单日一度暴涨4.3%。

  9月5日

  上午开始大手笔抛出期指空单,下午又开始抛压股票,企图最后一搏。但“恰逢”港交所电子交易系统出现严重故障,并决定下午2时起暂停衍生产品市场交易,被“关门打狗”。

  9月6日

  恢复交易,港股继续上扬,宣告索罗斯继1998年后再度大败,估计损失达24亿港元。

  9月9日

  索罗斯公开发声,称对打败中国的兴趣,胜过关心美国家利益。

  传言说得活灵活现,但这件事真的符合逻辑吗?

  众所周知,索罗斯谋取暴利的手法是做空。我们先来看下索罗斯做空操作的一般逻辑:

  1.发现问题:寻找存在泡沫的市场,作为沽空对象;

  2.果断出手:在泡沫高点果断行动。主攻外汇市场,股市、期权多为辅助或配角;

  3.等待救市,见好就收:一般被沽空的对象都会救市,一旦发现势头不对,立刻收兵。

  他曾有几句名言:“耐心等待时机出现”;“专挑弱者攻击”;“进攻时须狠,而且,必须全力而为;若事情不如意料,保命是第一考虑”。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亚洲沉醉在虚假繁荣的“泡沫”当中,以索罗斯为代表的金融大鳄借机“做空”掀起“亚洲金融风暴”,从泰国开始一路席卷马来西亚、印尼、韩国,直到在香港才遭挫败。

  1992年,做空英镑——成为“击败英国央行的人”

  真正让索罗斯声名大噪的是他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成功狙击英镑,这也是他的“最得意之作”。这场做空大战让索罗斯斩获逾10亿美元,也让世人永远记住了这个“打垮”英国央行的金融大鳄。

  1990年,英国加入西欧国家创立的欧洲汇率机制。但英国经济不景气,需要以低利率来刺激增长。索罗斯认为,维持英镑强势纯粹就是打肿脸充胖子,英国的高利率绝对维持不下去,英镑贬值是必然。

  1992年9月15日,经过精心筹备的索罗斯出场了。他开始大举放空英镑,英镑对德国马克的比价一路狂跌,英国政府阵脚大乱。到了16日清晨,英国政府无奈宣布提高银行利率2个百分点,仅几小时后又宣布提高3个百分点,将当时的基准利率由10%大幅提高到15%,并大量购进英镑,希望以此增加对英镑的需求以稳定英镑汇率。然而,就在英国央行布局的同时,索罗斯早已开始对英镑的空袭。大量英镑被抛出,大量德国马克被买进。

  尽管英国央行购入了约30亿英镑以力挽狂澜,但未能阻挡英镑如雪崩般的跌势。16日收市,英镑对马克的比价在一天之内大幅下挫约5%,英镑与美元的比价也跌到1英镑等于1.738美元的低位。此后的一个月内,又再度下挫约20%。

  英国政府不得不宣告这场货币保卫战以失败告终,并同时宣布英镑将退出欧洲汇率体系,开始自由浮动。

  索罗斯和他的量子基金则在此次英镑危机中获取了逾十亿美元的暴利。

  1997年,做空泰铢——快准狠、动用百倍杠杆沽空引发亚洲金融海啸

  1997年,索罗斯预期泰铢将会贬值,并使用远期合约进行做空。他的此举也被认为触发了席卷泰国、韩国、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地的亚洲金融海啸。

  20世纪80-90年代早期,泰国是东南亚的经济明星之一。1990-1995年间,泰国GDP年均增速达到9.1%。高速发展的一个特点就是需要大规模融资,为了获取大量外资到泰国投资,泰国加快了金融自由化步伐,放开了资本管制。

  开放资本账后,开始吸引热钱涌入泰国,资本大量流入催生了该国股市和楼市泡沫,股市投机性非常明显。到1996年,泰国的外债已急剧上升至1128亿美元,并且大多数是短期资金。但与此同时,泰国的银行业,尤其是一些金融公司和小型银行非常脆弱,它们当中有很多是由企业或者家族控制,还正在为资产泡沫大量提供融资。

  狙击泰铢是索罗斯预谋已久的。索罗斯很早就判断,泰国经济发展过热,存在严重的资产泡沫,资产价格被严重高估了,包括泰国汇率也是被高估的,此外,泰国的金融管制在东南亚国家中是最为宽松的,如果狙击泰铢,障碍也会最小。

  索罗斯先是向泰国银行借入上百亿的泰铢。随后索罗斯便将这些泰铢换成了美元,这些美元先不动。因为自1984年以来泰铢兑换美元便维持在25∶1的固定汇率,不存在贬值和升值问题。而索罗斯欲想通过做空挣钱,就必须把泰国的固定汇率变成浮动汇率,让泰铢贬值。

  索罗斯把钱借出来后就全部抛售,向泰国政府分批次买入美元,并不停的借泰铢抛泰铢,并如此反复操作…一时间,银行和市场上都在抛售泰铢,恐慌情绪蔓延,于是羊群效应出现,市场上持有泰铢的机构和个人,开始疯狂抛售,泰铢持续贬值,到了1997年5月,最低贬到了1美元兑26.70泰铢。索罗斯轻而易举地借他人之手制造了泰铢贬值压力。

  除抛售泰铢,索罗斯同时还抛售泰国银行和财务公司的股票,卖出泰铢期货和远期外汇头寸,在市场上展开大肆做空行动。

  索罗斯行动迅速,手法凶狠,让泰国有些措手不及。泰国政府反应过来后,倾全国之力,对索罗斯展开了反围剿:

  1.泰国拿出50亿美元外汇储备,又和新加坡组成“联军”,总共动用约120亿美元的巨资大幅买入泰铢;

  2.直接用行政命令严禁本地银行拆借泰铢给索罗斯大军;

  3.大幅调高利率,隔夜拆息由原来的1%,升至100%至150%,等于你借100,到时候要还200甚至250,借款成本大大提高。

  泰国央行三管齐下很快让泰铢汇率回稳,局面得到暂时控制。索罗斯这一战出师未捷,损失了3亿美元。

  泰国央行本来以为这些举措能打跨索罗斯的意志,让他知难而退。但他们哪里会想到,索罗斯并没有放弃。经过第一次的短暂失利,索罗斯判断认为泰国外汇储备较少,自己有足够能力支撑下去。于是一边积极存入保证金、囤积货币,一边在市场上散布泰铢即将贬值的消息,吸引了大量投机资本蠢蠢欲动。随着泰国资产价格泡沫破裂,金融部门问题显现,国际投机资本又开始卷土重来,展开大规模进攻。

  6月,索罗斯命令旗下的基金,出售美国国债来筹集资金,同时加杠杆,通过杠杆融资,就能取得相当于几百亿甚至上千亿资金的投资效应。而此时,泰国手里除300亿美元外汇储备之外,已经无牌可打。

  索罗斯这次却打出了组合拳。除了在外汇市场搏杀,他还在股票市场、期货市场、外汇即期市场、远期市场、衍生市场全面出击,环环相扣,用索罗斯的名词,这叫“三维立体空间”。

  除了抛售泰铢继续打压,索罗斯还将战火引向股市,索罗斯在把开战前买入的泰国权重蓝筹股,低价抛售,疯狂砸盘,由于当时汇市集中了几乎泰国的全部资金,股市基本没怎么抵抗,就一路恐慌性下跌,索罗斯又大量进行融券卖出,然后在底部还回股票,赚取差价,进一步放大了股市的下跌动能。

  而早就出现泡沫的泰国楼市,在股市、汇市双双下跌的情况下,也出现崩盘迹象。资金出逃明显,市场哀鸿一片。很快,泰国央行3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宣告”弹尽粮绝”,他们要想泰铢保持固定汇率已力不从心。

  1997年7月2日,泰国宣布放弃固定汇率。结果形势没有缓解,泰铢继续暴跌,当时泰铢汇率狂跌20%,到了7月24日,泰铢兑美元降至32.5:1,再创历史低点。7月28日,泰国向IMF发出救援请求。泰铢崩跌标志着东南亚货币危机全面爆发。

  此役,国际炒家大获全胜,并携得胜之威横扫东南亚:菲律宾比索、印尼盾和马来西亚林吉特相继贬值,新加坡也受到冲击。泰铢崩塌最终演变成席卷全球新兴市场的亚洲金融危机。

  这时索罗斯也鸣金收兵了。据估计,在整个东南亚的金融危机中,索罗斯一共卷走了20亿美元,不仅包括来自汇市的收益,股票市场、期货市场也是收获不菲。

  1998年,做空港元——铩羽而归

  索罗斯攻击泰铢引发金融危机,泰国、印尼等国应声倒下,随后大鳄刀锋直指香港。

  当时的背景是,虽然香港基本没有当时泰国那么糟糕,但房地产和股市也出现泡沫。香港房价在1997年之前七年上涨4倍,恒指一再突破新高,并在1997年8月7日创下16673点高位。但港币实行有自调机制的联系汇率制,不易直接攻破。

  联系汇率不同于固定汇率,简单来讲,香港的三家发钞银行,包括汇丰银行、渣打银行和中国银行,只要发行港币,就一定要先存美元到香港金融管理局。如果不存美元进去,就不能发行港币,这就是联系汇率。香港作为英国殖民地时而采用此汇率制度,开始是与英镑联系,1972年取消,1983年再度启用,与美元联系,发钞行在发行港币时必须按7.80港币兑1美元的汇率向金管局上缴美元、领取负债证明书,才能开始印钞。

  索罗斯及其他投机客认为香港维持住联系汇率制度的成本高昂,认定香港政府挺不过去,所以便开始积极研究,之后很快就对香港发动攻势。

  1997年11月,对冲基金开始对港元进行了长达十几个月的进攻。宏观对冲基金在汇市、股市及期市联动造市,全方位发动对港元的立体式袭击:首先大量卖空港元现汇换美元,同时卖空港元期货,然后在股市抛空港股现货,此后在恒生指数期货市场大量沽售期指合约。

  最后,在香港政府的顽强抵抗下,对冲基金三次进攻(1997年10月、1998年1月、1998年6月)均未够能摧毁港元。

  1998年8月5日,在美国股市大跌、日元汇率重挫的配合下,对冲基金开始对港元发动第四次冲击。包括索罗斯量子基金在内的国际炒家发动攻势,开始炒卖港元,先向银行借来大量港元向香港政府抛售,换来美元借出以赚取利息,同时大量卖空港股期货。

  对索罗斯等大举抛售的港元,香港金管局照单全收。索罗斯等大幅砸盘引起股指大跌,港府向中央寻求援军。香港政府携巨资正式投入股市和期市交易。港府甚至向香港中银等券商发出指示,不惜成本地吸纳恒指蓝筹,抬高期指。

  整个8月,时任香港特区财政司司长的曾荫权率同财政官员采用灵活手法,没有大幅加息,只大量动用外储的美元承接港元沽盘,再用港元购入香港蓝筹股作为长线投资。此项全新策略成功稳定港元汇率及恒生指数。

  香港政府最终以近1200亿港元(约150亿美元)大量购入港股,炒家撤退。索罗斯最终认栽,铩羽而归。索罗斯们是私募对冲基金,从未公布此战的损失,坊间传言是亏损约10亿美元。

  此役,香港政府动用大量外汇储备投入股市,一度占有港股7%的市值,更成为部分公司大股东。此役,也成为现代金融史上,最激动人心、最为波澜壮阔的一页。

  2012年,做空日元、做多股指——狂赚逾10亿美元

  索罗斯最近的一次大手笔做空,是做空一向有“避险天堂”之称的日元。

  早在开始做空日元数年前,索罗斯就已预测日本市场可能产生让其获取巨额利益的大机会。为此,他也一直在耐心等候下手的最佳时机。

  2012年底前的数年间,日元走势保持坚挺,和长期一蹶不振的日本经济基本面,形成巨大反差。2011年的大海啸更重创日本经济,而日本经济的复苏并非一朝一夕所能完成。这种情况下,包括索罗斯在内的全球宏观策略对冲基金,普遍认为日元被高估,并期望从中寻找沽空获利的机会。

  2012年末,时任自民党总裁的安倍晋三公开宣布其意图削弱日元以提振经济的计划;安倍提倡的一系列激进的刺激经济的政策(即所谓的“安倍经济学”)包括:设立2%的通货膨胀目标,无限期量化宽松货币政策,10.3万亿日元经济刺激计划,以及日元大幅贬值刺激出口。安倍喊出的竞选纲领,也吹响了日元空头们的集结号。

  索罗斯的此次做空日元,离不开其得力干将: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SFM)的首席投资官贝森特。大手笔做空日元,必定会引发日本监管部门的“注意”,贝森特主要策略是通过日元利差交易放大杠杆融资,大量买进押注日元贬值与日股上涨的衍生品投资组合。在做空日元的同时,并以杠杆融资买涨日股作为“掩护”。

  这也是索罗斯惯用的手法之一:做空外汇市场,做多股票和指数。索罗斯认为日本解决经济困局的方法只有货币贬值,而货币贬值会引发另一个现象,就是短暂的股指繁荣,注定这是一笔稳赚不赔的生意。

  做空日元,索罗斯并非独行侠,一些对冲基金也因押注日元下跌而斩获颇丰,其中包括艾因霍恩(David Einhorn)的绿光资本(Greenlight Capital) , 勒布(Daniel Loeb)的第三点对冲基金(Third Point LLC)及巴斯(Kyle Bass)的海曼资本管理(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都分享了“安倍交易”的大餐,但索罗斯无疑是这场做空战役的最大赢家。

  回过头来看,此次《大公报》披露的索罗斯再次做空香港,似乎与上面这些案例都有所不同,事实是否可信,有待验证!

  不出所料,在索罗斯下注期间,日元大幅贬值17%,而日本股指日经225指数则上涨了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