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经济>大势 字号:
温克坚:中国外汇储备稳定的一个秘密
2019-07-16 18:00:44
来源:稻草和飞花(微信公号) 作者:温克坚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6月份外汇储备的增加,主要是债券销售获得的外汇增加。……官方外汇储备数据的蹊跷之处,并不仅仅在于其中短期资本流入占比越来越高,而在于数据的稳定性本身,恰恰包含了不稳定性。
  2019年7月8日,央行公布数据,截至6月末,官方外汇储备为3.119万亿美元,较5月末的3.101万亿美元增加182.3亿美元,单月增幅创17个月新高。


  这个数据有点令人惊讶。关注外汇储备动态的人们都知道,过往一两年,官方外汇储备以3万亿为基线,每个月往往都会有几十亿美元的增减波动幅度,这种颇为“稳定”的小幅波动,和过去一年多来宏观经济层面风云交汇的局势,有相当的背离,但起码表征了官方维护外储稳定的意志。

  官方在解释这种状况的时候,经常重复的话语是“我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稳中向好,我国外汇市场供求基本平衡,主要渠道跨境资金流动状况保持稳定”等之外,而外汇储备小幅上升时,官方往往归结为汇率折算和资产价格变化等因素综合作用。

  由于央行并没有公布外汇储备资产构成状况,因此汇率折算和资产价格变化如何导致外汇储备增加,外界不得而知。我向来把外汇储备的这种神秘波动幅度归结为央行的某个秘密武器,或者某种神秘算法,令人费解,却不容置疑,同时对公众情绪起到强烈的安抚作用。

  而6月份182.3亿美元的增幅似乎超出了这种神秘算法的常态,因此激起了我的好奇,做了一点数据挖掘,央行并没有做过多的解释,但彭博有篇报道提到,外国投资者6月份买入了至少747亿元人民币(108亿美元)的中国债券,理由是随着更多A股被纳入MSCI指数、RQFII额度增加,导致资本项目下,流入大于流出的阶段性现象。

  也就是说6月份外汇储备的增加,主要是债券销售获得的外汇增加,进而用来填补外储的结果。这种操作当然并不新鲜,在2016,2017年外汇流失压力大的时候,很多国企,央企,金融机构都受命在境外发债,回流资金来填补外汇储备。在常态下,这种操作本来可以是降低融资成本,优化资产负债表的正常操作,但当维系外汇储备3万亿的社会心理防线的压力越来越大的时候,这种操作往往就扭曲或背离了市场逻辑,而变成了某种政治需要。

  简单的查核一下中国外债的数据,可以看出这种“扭曲市场”的幅度其实已经令人触目惊心。过去两年,短期资本流入数额巨大,2016年底,中国外债余额是14207亿美元,从2017年到开始,每个季度外债增加约700美元,截至2018年末,中国全口径外债余额为19,652亿美元。其中,短期外债余额为12,716亿美元,占65%;中长期外债余额为6,936亿美元,占35%。而也就是说从过去两年,外债余额增加了将近5445亿美元,并且主要是短期外债。坊间流传外汇储备中“一半以上是外债”的说法,起码表面看来是正确的,而6月份外汇储备的增加部分,绝大部分来自债券销售收入,也从侧面印证了坊间说法的合理性。

  这种短期资本流入固然可以修饰央行的外汇储备数据,但是和原来基于一般贸易顺差和外来直接投资(FDI)形成的外汇储备,其特性却大为不同。一般贸易顺差形成的外汇储备,理论上属于央行管理的资产,央行具有充分的处置权,不仅是该国货币的对冲工具,也是整个金融体系的对冲工具。同样,FDI带来的外汇资产往往具有稳定性,即使要回流,也会需要较长的时间周期和程序。而金融项下的资产,包括基于债券销售和资本市场投资额度的资本流入,对市场的反应较为迅速,趋周期性很强,容易形成风险共振,导致系统性金融风险。而随着外债的增加,摁下葫芦翘起瓢,外汇储备充足率自然也面临考验。

  当然,官方外汇储备数据的蹊跷之处,并不仅仅在于其中短期资本流入占比越来越高,而在于数据的稳定性本身,恰恰包含了极大的不稳定性。

  查核一下其他相关数据发现,2017年和2018年中国的FDI大数分别是1440亿美元和1420亿美元,而中国对外投资2017的数据是1582.9亿美元,2018年是1298.3亿美元,对外投资和FDI两者收支大抵相等。

  2017年和2018年中国贸易顺差大数分别是4500亿美元和3500亿美元,加起来是8000亿美元。

  这时候做一个简单的算术题就有意思了,2016年末官方外汇储备余额为3.01万亿美元,加上5445亿美元外债,再加上800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根据常态,到2018年底,外汇储备应该增加13445亿美元,也就是说官方外汇储备应该达到43445亿左右,也就说,官方强力彰显的3万亿外汇储备背后,同样是巨大的资本外流现象。13000多亿美元资产以各种方式,脱离了央行的外汇储备资产池。

  在2017,2018年,由于严格的资本管制,个人和普通市场主体正常的投资通道基本堵死,作为应对策略,贸易顺差形成的资产大量滞留境外,成为普通企业绕开资本管制的主要方式,是资本外流的主要通道。

  另外,过往数年,对外援助,政府贷款,以及以“一带一路”名义推动的对外投资,虽然节奏有所放缓,但肯定消耗了大量的外储资产,笔者在此前文章中有所论述。根据官方数据,2019年3月末,中国对外净资产19511亿美元。这些境外资产,其经济合理性暂且不说,但其流动性问题则是不言而喻的。过去两年中,官方宁可通过增加短期债务来捍卫3万亿美元外汇防线,也间接印证了境外资产的流动性堪忧。

  有意思的是,境外资产中拥有的将近1.2万亿美国国债,具有极好的流动性,但过去两年基本上保持了稳定。其机理不难理解,因为这是最透明最受关注的资产,如果市场认为官方需要抛售美国国债来维系国际收支,就是外汇储备干烧的阶段,是强烈的危机信号,这是官方需要尽力避免的情景。相比之下,通过拆借来填补3万亿外储底线,比较合理,也比较隐蔽。在主权信用无虞,经济发展基本面无忧的状况下,债务展期甚至更大规模的债务融资也没有什么问题。说到底,这是对未来的折现,是一种精心谋划的购买时间的游戏。

  不过花无百日红,对公共事务有一定观察力的人们,或许会同意,经过40年的经济发展,结构性矛盾已经无法回避,经济前景不再玫瑰色,而外汇储备,人民币汇率则是众多危机交汇的焦点,购买时间的游戏,还有多少时间呢?

  2019年7月13日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