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经济>大势 字号:
离岸市场中资美元债规模可观,中国对外偿付风险或被低估
2019-08-30 17:43:12
来源:彭博环球财经 作者:彭博新闻社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至今年一季度末,中资离岸外币债券存续规模达7427亿美元,其中通过海外主体发行的为6164亿美元,已接近同期外币外债规模1.32万亿美元的50%、外债总规模的1/3;该数字8月23日攀升至6515亿美元。
  (文章原标题:离岸市场中资美元债规模可观,中国对外偿付风险可能被低估)


  中国的外债水平看起来非常安全,但风险可能藏在看不到的地方。

  按照国际标准统计的中国全口径外债已达近2万亿美元的历史高位,其中外币外债约1.32万亿美元。中国的外债负债率(外债余额与GDP之比)在2018年末达到14.4%,低于国际安全线20%,然而,考虑到规模庞大的离岸中资外币债,答案可能有所不同。

  近年中资企业境外融资活跃,已经成为亚洲美元债市场重要的增长点。中国的外债统计口径则参照IMF的居民原则,即中国企业海外(法人)分支机构作为境外主体(非居民)在境外发行的债券不纳入外债统计。实际上,这部分债券大多需要境内母体公司担保或者予以兑付支持,从而成为官方统计数字之外的对外偿付风险。

  彭博汇总数据显示,至今年一季度末,中资离岸外币债券存续规模达7427亿美元,其中通过海外主体发行的为6164亿美元,已经接近同期外币外债规模1.32万亿美元的50%,外债总规模的1/3;这一数字8月23日攀升至6515亿美元, 其中4568亿美元的债券由母公司、其它子公司和金融机构等进行担保。明年上半年,中资美元债将迎来到期高峰。

  “外债口径没有覆盖这部分债务,可能造成中国的偿债风险被低估,”法国巴黎银行中国利率及本地市场策略主管季天鹤在采访中指出,假如不考虑需要境内机构担保或偿付的中资海外机构的离岸债务,市场可能认为中国的外储规模过大;而将这部分考虑进去,可能外储规模就没有过大,“只是够用”。

  外汇局资本项目管理司司长叶海生曾在中国金融杂志撰文指出,2015年下半年至2017年初,人民币兑美元出现明显贬值,中国外汇储备快速下降近1万亿美元;在此过程中,中国外债进入快速“去杠杆”阶段,并于2016年3月末达到近年来低点1.33万亿美元,规模下降4500亿美元,降幅超过四分之一。

  西班牙银行首席亚洲经济学家夏乐也在采访中表示,中资海外机构离岸债务的风险要看母公司对子公司的具体担保情况,不过考虑其规模,中国对外偿债风险确实比外债数据展现的高。

  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7月下旬回复彭博的提问时表示,中资机构海外分支机构发债由境内母公司或金融机构担保属于内保外贷,对于境内母公司或金融机构是或有负债,按照国际标准不属于外债范畴;而内保外贷在规模上纳入宏观审慎管理。

  风险事件

  对这些债务的潜在风险,外汇局国际收支司前司长管涛在采访中指出,统计上这部分是境外主体,不算中国的直接外债;但如果是内保外贷,境内主体承担第二付款人责任,属于或有负债,某些情况下可能会触发境内担保人代为偿债,外债变内债。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韩国就出现过类似的情况。

  他同时指出,如果境内人民币汇率大幅波动,境内母公司提供的担保可能出现担保品抵押不足,需要追加担保,也不排除会出现资金链断裂的情况,至少会增加境外主体筹债的成本。“不过也不能无限扩大风险,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今年中资离岸美元债券已发生多次风险事件。今年6月下旬,中国民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子公司Boom Up Investment于2020年到期的3亿美元债在交叉违约两个月后,不得不由出具备用信用证担保的建设银行代偿;8月下旬又发布公告称,该子公司另一只本应在今年8月2日到期的5亿美元债将展期一年。

  7月中旬,天津物产集团由于负面消息缠身,其2020年到期的美元债遭遇沉重抛压,跌至45美分的历史新低。这支美元债由母公司保证担保,其发行人Tewoo Group Finance No 3 Ltd注册于英属维京群岛。

  汇率波动可能也会给这部分债务增添新的风险。人民币在8月5日正式跌破7元关口,此后一直在11年新低附近交投。今年以来境内外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已经贬值约3%。

  “严格来说境外主体发行的不是中国的外债,但实践中债券投资者也都看着境内的母公司来决定是否投资,”季天鹤表示,最好能有官方统计数据衡量中资离岸债券风险。

  如何监管

  外汇局另外表示,发债资金如果调回境内使用,则按照调回资金形式的不同,记入国际收支头寸表中不同的负债项目。据了解前些年海外分支机构发债资金大部分通过不同形式回流境内,即已间接纳入相应项目统计中。

  对于内保外贷的监管,外汇局指出,境内机构除了要按规定办理内保外贷登记之外,金融机构向客户提供的内保外贷按20%纳入跨境融资风险加权余额计算,在规模上对其实施宏观审慎管理;另外,如果担保发生履约,在境外债务人偿清因担保人履约而对境内担保人承担的债务之前,未经外汇局批准,担保人须暂停签订新的内保外贷合同。

  “对于中资海外机构的债务最终风险可能会传递到境内机构这个问题,外汇局也一直在密切关注和监测。”外汇局资本项目管理司司长叶海生此前在中国金融杂志撰文称。

  发行收紧

  中国官方对离岸债券融资的风险似乎已有警觉,今年以来离岸中资美元债的至少有两类主要发行主体,已经遭遇政策收紧。今年6月,国家发改委发文强调地方政府融资职能的国企境外发债用途仅限于归还未来一年内到期的中长期外债;7月,发改委再次发文规定房地产企业发行外债只能用于置换一年内到期的中长期境外债务。

  摩根大通债务资本市场中国主管谢桐在采访中表示,今年迄今房地产企业海外新发行债券量是过往六年来最高的,达到268亿美元。据摩根大通统计,今年下半年和明年上半年房企各币种共有等值390亿美元的债券到期,基本的预期是大部分即将到期的债券会再融资。

  彭博汇总数据显示,截止8月23日,中国房地产企业海外主体的离岸债券的流通规模接近1700亿美元。

  渣打银行中国策略师刘洁也在采访中表示,尽管中国房地产和民企在海外发行的美元债非常受欢迎,但是未来这一块的规模可能受限;包括高新技术行业在内的其它行业海外发债预计不会受到限制。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