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经济 > 大势 > 字号:
刘元春:中国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出现了下滑
2020-01-12 18:38:53
来源:长安街读书会 作者:刘元春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居民收入分成四等,中等偏下人群的收入在最近年份的增长速度已经下滑到1.2%。同时,居民消费与政府消费之比,最近下降很猛,也就是说我们大量的消费是依靠政府消费来进行支撑的。
  (文章原标题:刘元春:我国居民可支配收入出现了下滑)
 

 

  我想谈一个大家可能都已经听到过的话题,就是收入倍增,因为我们全面小康、第一个百年很重要的一个就是在2020相对于2010年我们的GDP和收入,要有一个倍增过程。

  那么在全面小康之后,我们在这上面的规划应该着眼于什么?虽然我们在经济工作会议里面,主要体现的是短期政策。但是,我们在四中全会里面,把我们中期在收入分配上面所要做的改革、规划进行了很好的说明,这个说明里面最为重要的一个就是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我们目前在扩大中等收入人群上面到底面临什么样的问题?目前提出中等收入人群很重要的一个立足点,就是在于中国大市场。

  大家会看到我们2018年整个最终消费额48万亿元,我们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大数达到了40万亿,按照目前我们所测算到2019年,我们很有可能超过美国成为社零销售的第一大国。

  第一大国所支撑的背景是什么?我们很多人讨论是中产阶级,事实上我们会看到我们的消费(增速)在持续下滑,同时我们也会看到在消费(增速)下滑里面,最重要的一个背景是我们的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的下滑。

  第一,我们会看到在十三五期间,我们的基尼系数并没有按照十二五期间持续回落的这个趋势进行,而是出现了反弹。

  第二,我们会看到,中国的基尼系数目前已经达到了世界的中上水平,也就是说我们在持续性收入分配不平衡的累计下面,我们的存量不平等的问题,已经开始在累计。更为重要的一个就是我们会看到,最近的一些数据,也就是我们把居民收入分成四等之后进行测算,最近的变化是,中等偏下人群的收入在2018年、2019年的增长速度已经下滑到1.2%。我们就会看到,我们最近的一些变化,对于中等收入人群的培育非常的不利,从2014年之后,我们中等收入人群的增长速度在整体下降的趋势下面,下降的幅度更大。

  所以,也就是说我们这几年在中等收入阶层的这种培育上面,并没有见到明显的效果,为什么这个效果比较差:

  第一,我们的转移性净收入下降的幅度很大,同时我们的工资性收入,基本上增长速度没有持续抬头。当然,如果从整体结构就会看到,最近高收入阶层增长的速度还可以,原因是什么?是财产净收入增速最近有抬头的趋势。

  因此,目前我们所发生的这样一种变化,就是说中产阶级的收入与高收入阶层最近的变异值得我们高度关注,因为大家看到这个图形你就会知道,我们中等收入与高收入阶层之比,到了2005年的时候达到了最低点。2005年之后我们中产阶级他们的收入是持续上扬。但是,上扬到2015年达到一个高峰,最近出现了持续回落,原因是什么?实际上这里面有一个全球的背景,有一个技术持续改进所带来的冲击,也有我们因为全球竞争对于资本的这种有利条件,以及我们在扶贫工作中间进一步的加大力度,使低收入阶层的水平有所提升。

  也就是我们的政策实际上在某种程度上,一方面是有利于高收入阶层,另外有一方面是有利于低收入阶层,呈现的整个世界性的一个趋势叫中产阶级消失。当然,我们会看到中国在全世界的潮流里面算好的……我们会看到居民可支配收入占GDP的比重最近也有所下降,城镇、单位就业人员的工资,占GDP的比重最近也有所下降。

  同时,我们还看到很重要的一个就是居民消费与政府消费之比,最近下降很猛,也就是说我们大量的消费是依靠政府消费来进行支撑的。

  同时,我们也会看到各国的居民消费和政府消费之比,中国是处在最低的水平,当然同时我们也会看到,对于中等收入下降的过程我们进行假设,比如说以4.2%的增速进行假设,我们会看到我们到2035年刚好能够翻一番,保持这样速度的话。

  但是,我们的这个速度可能保持不了,如果保持不了,中国中产阶级不断成长这种我们所设想的橄榄型社会就很难出现,所以说我们就会看到最近在世界上已经出现的一些问题就是拉美最近出现了很多的骚乱。

  在智利、阿根廷、哥斯达黎加、秘鲁都出现了很多的骚乱,但是这些国家你会看到增长不错,同时在扶贫上面进展很好。此外,会看到基尼系数在过去16年里面下降的速度,玻利维亚、智利都下降了很高的水平,比中国下降的幅度还要大。

  但是,最近大家可以看到,拉美冲突却日益高涨,所以这里面就给我们一个很重要的警钟,当我们在未来GDP持续增长,各种贫困事业持续的进行改善,我们的小康目标全面达成的时候,我们的社会压力是不是就会减少?

  从目前拉美所发现的这种新现象来看,我们要注意,就是边际上的一些变化,对于中产阶级的机会、收入、获得感的影响,可能会非常的剧烈。也就是说,高度关注中产阶级的培育,不仅仅是中国大市场形成的关键,也是我们未来社会稳定的一个很重要的关键。

  所以说,提出中产阶级未来的这种倍增计划就显得非常的重要,特别是在十四五期间,我们希望中国要旗帜鲜明的在中产阶级收入扩张和培育上面,要有专门的规划、像我们全面小康这样战略性的谋划来进行发展。

  这样才能够真正的在我们基尼系数持续下降,贫困问题持续改善、增长速度持续改善的过程中间,形成我们增长的可持续的基础,同时也为我们社会建设打下良好的基础。

  因为,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目前很重要的短板不是经济本身,而是经济发展与社会发展的不平衡。这种不平衡所释放的这样一个未来的缺口是中产阶级的感受、中产阶级的获得感,在这上面我感觉在未来的发展趋势,以及在目前世界的各种格局里面,我们要有很多的新思维来前瞻性地谋划未来我们相关的一些问题。

  (刘元春:长安街读书会成员、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