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经济 > 大势 > 字号:
Kornai:创新与活力——制度与技术进步的相互影响(上)
2019-01-10 11:50:13
来源:合传媒 作者:János Kornai(匈牙利)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后社会主义地区在技术进步方面也经历了另一种变革。这里我用了“技术进步”一词,因为我们似乎更习惯于这种表达。但是,按照我的理解,它所代表的应该是一种更为广泛的现象。

引言

  后社会主义转型的本质仅用寥寥数语即可道出,那就是一大批国家从社会主义转向资本主义。这一转变本身就是资本主义优于社会主义最有力的历史见证。不过,我们有义务继续对这两种制度进行公正的、不偏不倚的比较。当前我们正处于困难时期,因而有相当一部分人对业已失败的旧制度更加念念不忘。我们必须使民众深信,我们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有很多论据可以支持这一乐观看法。我只想阐述资本主义一个方面的优点:它所具有的不断创新和充满活力的特质。在本文的第一部分,我将论述:迅速创新和活力四溢是根植于资本主义制度的体制特性,而不是一个或有或无的随机现象。可以用同样的观点来分析资本主义的对立面——社会主义制度。这种制度之所以不能创造出重大的、革命性的新产品,并且在其他领域的技术进步也很缓慢,并非因为政策上出了差错,而同样是囿于其本身根深蒂固的体制特性。

  不幸的是,资本主义的这个显而易见的重大优点并没有得到应有的认可。它反而被大多数人完全漠视,甚至大部分专门研究制度变迁的学者们也是如此,对这种忽视我感到既生气又沮丧。本文的主题就是基于这个原因而确定的。

  选择资本主义制度为一个国家的创新活动及更快速的技术进步创造了条件,也为该国利用这个机遇提供了更多机会,但这并不能保证立竿见影就会大获成功。在本文的第二部分和第三部分,我将讨论转型期的种种问题。

  “大转型”是若干进程的一个集合。

  首先,政治领域发生了变革:一党专政变成了多党民主制。这一转变结束了马列主义思想受国家保护的特权,为多学派思潮的竞争开了绿灯。其次,经济领域也发生了变革:私有制取代公有制而占据了经济的主导地位。伴随着所有制形式的转变,各种协调机制的相对影响力也发生了剧烈变化。中央集权式的行政控制的影响越来越小,市场协调和其他分散化协调方式的影响力则越来越大。这些政治、经济领域的深刻变革连同其他变革一起构成了社会制度的变革,即由社会主义制度向资本主义制度的转型。

  后社会主义地区在技术进步方面也经历了另一种变革。这里我用了“技术进步”一词,因为我们似乎更习惯于这种表达。但是,按照我的理解,它所代表的应该是一种更为广泛的现象。技术进步虽以新技术和新产品的涌现为基础,但其影响却远远超越了技术的范畴。作为现代化的一部分,它使我们的生活方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技术进步”一词的含义会在本文的上下文中逐步揭示出来。当然,即便1989年以前,技术进步也一直存在着;只是1989年之后,技术进步的进程显著加快了。

  在我们研究的领域,或其亚领域,所有后社会主义转型方面的专家都将注意力放在了政治、经济及社会变革上,将这些变革作为大转型的一部分加以研究。诚然,我们可能偶尔提及过技术进步,但没有对体制的改变与生产、使用新产品和新技术这两者之间的相互影响做过细致的研究。

  当然,我自己之前也忽略了这一点。我曾写过两篇文章总结1989年后所发生的变革的主要影响,但只涉及了政治与经济变革及其相互影响(Kornai,2001,2006)。现在,我将之前遗漏的部分补上。因此,本文第二部分和第三部分的主题便是1989年后的体制变革与技术进步加速之间的相互影响。

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以及技术进步

  革命性的新产品

  复杂的技术进步进程是由几个子过程构成的。我们先从一些突破性的、革命性的重大创新说起,表1列举了87个实例。[1](见表1)

表1:革命性创新

创新 年份 国家 公司
计算机、信息、通讯
集成电路 1961 美国 Fairchild
按键式电话 1963 美国 AT&T
传真 1966 美国 Xerox
光导纤维电缆 1970 美国 Corning
便携式电子计算器 1971 美国 Bowmar
文字处理机 1972 美国 Wang
微处理器 1974 美国 Intel
激光打印机 1976 美国 IBM
调制解调器 1978 美国 Hayes
微软DOS操作系统 1980 美国 Microsoft
硬盘驱动器 1980 美国 Hard disk drive
图形用户界面 1981 美国 Xerox
笔记本电脑 1981 美国 Epson
可触式屏幕 1983 美国 Hewlett-Packard
手机 1983 美国 Motorola
鼠标 1984 美国 Apple
网络搜索引擎 1994, 美国 WebCrawler
U盘 2000 美国 IBM
Skype(网络电话) 2003 爱沙尼亚 Skype
YouTube视频分享网站 2005 美国 YouTube
家庭用品、食物、衣服
茶包 1920 美国 Joseph Krieger
手持电动吹风机 1920 美国 Hamilton Beach
插座 1920 英国 Rawlplug Co.
甩干机 1924 美国 Savage
烤面包机 1925 美国 Waters Genter Co.
电动蒸汽熨斗 1926 美国 Eldec
电冰箱 1927 美国 General Electric
家用空调 1928 美国 Carrier Engineering Co.
霓虹灯 1938 美国 General Electric
速溶咖啡 1938 瑞士 Nestle
电动干衣机 1938 美国 Hamilton Manufacturing Co
尼龙 1939 美国 DuPont
咖啡机(高压) 1946 意大利 Gaggia
微波炉 1947 美国 Raytheon
汽车穿行餐厅 1948 美国 In-n-Out Burger
保鲜膜 1949 美国 Dow Chemical
涤纶 1953 美国 DuPont
不粘锅 1956 法国 Tefal
维可牢尼龙搭扣 1957 美国 Velcro
运动鞋 1958 英国 Reebok
卤素灯 1959 美国 GE
食品加工机 1960 美国 Roboot-Coupe
利乐包装 1961 瑞典 Tetra Pak
灌装饮料 1963 美国 Pittsburgh Brewing Co
保健、化妆
创可贴 1921 美国 Johnson&Johnson
抽纸 1924 美国 Kimberley-Clark
纸巾 1931 美国 Scott Paper Co.
电动剃须刀 1931 美国 Schick
喷雾剂瓶 1947 美国 Airosol Co.
一次性纸尿裤 1949 美国 Johnson&Johnson
晶体管助听器 1952 美国 Sonotone
除臭剂 1955 美国 Mum
一次性剃须刀片 1975 美国 BIC
液体清洁剂 1982 美国 Procter & Gamble
办公
透明胶带 1930 美国 3M
圆珠笔 1943 阿根廷 Biro Pens
修正液 1951 美国 Mistake Out
复印机 1959 美国 Haloid Xerox
便利贴 1980 美国 3M
运输
电梯 1921 美国 Otis
停车计时器 1935 英国 Dual Parking Meter Co.
踏板车 1946 意大利 Piaggio
喷气式飞机 1952 美国 Comet
黑匣子 1958 英国 S. Davall & Sons
休闲
汽车电影院 1933 美国 Hollingshead
拍立得 1948 美国 Polaroid
随身听 1949 日本 Sony
电视遥控器 1956 美国 Zenith
乐高玩具 1958 丹麦 Lego
芭比娃娃 1959 美国 Mattel
石英表 1969 日本 Seiko
录像机 1971 荷兰 Philips
鲁比克魔方 1980 美国 Ideal Toys
CD 1982 荷兰、日本 Sony, Philips
便携游戏机 1989 日本 Nintendo
数码照相机 1991 美国 Kodak
在线书店 1995 美国 Amazon
DVD 1996 日本 Philips, Sony, Toshiba
商业、金融
超市 1930 美国 King Kullen
购物卡 1937 美国 Humpty Dumpty Supermarket
大型购物中心 1950 美国 Northgate Mall
签帐卡 1950 美国 Diners Club
信用卡 1958 美国 Bank of America
自动提款机 1967 英国 Barclays Bank
快递 1973 美国 Federal Express
条形码 1974 美国 IBM
电子商务 1998 美国 eBay

  注:上表的条目是从更大的一组关于发明创新的调查结果列表中挑选出来的一部分。挑选的主要标准是与更多用户群体相关、广为人知,以及使用者不仅限于少部分专业人士。部分排除的标准是:(1)这一列表仅包括熊彼特式创新,因此最早为了军事用途而被资助和使用的创新没有包括在内。(2)医用产品,比如药品、医疗器材等未包括在内,这主要是因为从成百上千种新药品和新医疗器材中挑选出最伟大的创新实在比较困难。(或许今后这方面的研究可能会将其纳入研究范畴。)
  来源:部分条目来源于Ceruzzi (2000) 和 Harrison (2004, 2005)。每一个条目的来源均有记录,有需要可向作者索取。
 

  如果我们想审视社会主义国家在创造革命性新产品上所扮演的角色,就必须回溯到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诞生的时代。因此,我将表中时期的取值上线取在1917年。

  自1917年以来诞生了许多具有深远意义的创新。有人会质疑:我们或许还可以找到其他20个或50个意义同样重大的创新,但为什么偏偏就选了表中的这87个呢?虽然这些例子的选择可能具有主观性,但它们至少能适当说明: 所有这些创新都在不同程度上使人们日常的生活、工作、消费、娱乐以及人际交往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2] 。高科技领域的快速发展、信息处理领域的变革、信息流动和通信技术等都在技术进步进程中扮演了关键角色。不过,表1说明,当我们讨论技术进步时,仅仅讨论高科技领域的发展及其直接效应是不够的,办公室、工厂、交通、购物、家务以及教育的面貌都被技术进步改变了。家庭和工作场所的关系发生了变化,往返于两地间的交通方式也不同了——我们还可以继续举出大量的例子,来说明创新对我们的生活方式所造成的永久性剧变和重构。现代世界因源源不断的创新而变得生机勃勃。正因为有了更多的深刻影响我们日常生活的创新,现代社会才比之前的年代更具活力。

  在这87种创新中,有大约25到30种是关于计算机、数码产品和信息技术的。这一领域吸引了公众和学术界最密切的关注。研究“信息社会”产生的社会效应的文献数量每年都在快速增加(这一领域最有影响力的成果可能来自于Castells,1996-1998)。本文并没有深入探讨这一激动人心的领域,因为我想涉及更多方面的创新。表1列举的87类创新中,有将近60类创新与信息通讯领域的革命无关或者关系不大。毋庸置疑,信息通讯创新举足轻重,但是该领域外的许多其他领域也存在着并将继续产生一系列的创新。对于生活在贫困的阿尔巴尼亚或西伯利亚村庄的穷苦居民来说,电冰箱的引进或超市的兴建可能会引起他们生活方式的相应变化,而电脑的使用则可能是未来的事情了。我想从整体上探讨技术进步方面的几个问题,无论这种技术革新与信息和通讯革命相关还是无关。

  发明引发创新。发明家们迈出了关键的第一步:专业或业余的研究人员,学者或工程师首先萌发了新的创意。但是,仅仅具有独创性和创新性的想法是远远不够的。所以第二步,发明演变为创新:人们组织新产品的生产和销售或将新的组织形式加以运用,这样便实现了发明在现实中的应用。

  如果将注意力转移到第二阶段,即变革的具体实施阶段(表1标出了创新企业所在国),我们可以看到,最先引进创新的毫无例外都是资本主义国家。表中所列时间范围包含了社会主义制度存在的全部时间,很明显——没有任何创新始于社会主义国家[3]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