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经济>大势 字号:
田志:开放城市空间 复活地摊经济
2020-03-10 16:09:59
来源:合传媒 作者:田志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开放城市空间,给草根大众以交易欢乐和自由,政府额外财政支出会很少,而小微经济体却可有很大受益,何乐而不为?

  (田志,中国普惠金融促进会)

  历经将近两个月的疫情冲击,我国诸多聚众性的服务产业受到了重创。小微经济体交易小、投资少、利润薄,风吹草动就会受影响,更何况这次遇到的是如此凶猛的病毒攻击和全国范围的硬隔离。然而,服务业吸纳了我国最多的就业者,其主体是众多的小微经济体和自创业者,其背后是很多家庭的生计。

  有人口聚集的地方才有消费和经济繁盛,作为一种典型的自发经济形态,地摊经济是城市的毛细保障系统,针头线脑、包子油条,城市的街头巷尾常常能够看到市民和城郊农民们自发成市。地摊经济形态吸引了众多小微经济体和自创业者,然而他们却是城市管理者眼中的麻烦制造者。以市容市貌和城市秩序为名,各级政府对这些流动商贩和露天摊点管控很严,时常还会闹出城管与摊贩的暴力事件出来。

  当前,各级城市对城市形象特别看重,比如2017年的《成都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提到: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占用城市道路、广场、桥梁、下穿通(隧)道、街道游园及其他公共场地设置市场、摊点,开展经营、宣传等活动;禁止占用城市道路开展棋牌等娱乐活动;临街的商场、商店、餐馆等经营场所的经营者不得超出门窗、外墙摆卖物品或者进行其他经营活动;禁止沿街兜售物品。从上文可以看到,街头经济的自由空间是非常受限制的。

  在首都北京,城市管理力度相比其他城市更为严格。2017年,北京市投入上百亿元专项治理开墙打洞。据媒体透露,这次行动除了与整治城市环境有关,更大的出发点是疏解外来人口和低端产业。虽然北京的城市功能有其特殊性,但北京作为一个拥有数千万人的超大型城市,其街头经济和夜间经济也由此受到了相当大的影响。

  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李国庆接受《中国经济周刊》时曾说,“城市化是经济发展的必由之路。我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大量的人员流入城市谋生是不可避免的,而城市人群也需要城市提供不同层次、不同时间、多元化的服务。更重要的是,从小商贩和外来人员的角度,到城市劳动谋生是他们基本的生活方式。”

  上海社科院社会调查中心主任杨雄也曾对媒体表示:“目前,我国城市管理的理念还是计划经济时代的,这体现在单纯的追求城市管理的洁净、整齐,采取一刀切的管理方式。这种形式主义的管理方式,没有考虑到老百姓不同层次的消费需要,也没有考虑到我国现阶段的经济发展水平。”杨雄表示,无论是纽约、伦敦、还是巴黎及其他城市,都有小摊贩、集市、夜市、周末市场、跳蚤市场、庭院销售等各种以不同形式为城市个体经营者提供自由经济活动。

  2017年4月6日,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提到,“我看到有些城市,街边到处是小店,卖什么的都有,不仅群众生活便利,整个城市也充满活力。但有的城市规划、管理观念存在偏差,一味追求‘环境整洁’,牺牲了许多小商铺。这样的城市其实是一座毫无活力的‘死城’!”

  如今,面对突发疫情,中央和各级政府都在想各种办法纾困救难,希望对小微经济体进行切实帮扶,然而无论是金融政策还是财税政策,对于这些草根经济体来说,往往是鞭长莫及,难以直接受益。尽管疫情期间线上经济逸风飞扬出现了暴增,不过线下经济仍然有其天然的存在逻辑,尤其是街头自然经济仍然是城市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城市众多服务性行业疫情期间的主要损失包括了租金、人工、设备等,他们在疫情之后必定要通过双倍的艰辛努力来追回空档期的经济损失。不过,既然政府无法在房租上给他们直接的减免和干预,那么至少可以开辟、让渡出部分城市公共空间,在一定时间段免费提供给他们使用。此外,对于因疫情而失业的群体,亦可通过个人特色化街头售卖和服务,来维持其生活。

  中央提出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国家战略,在经历了疫情后将附加更大的现实意义。在当前全国抗疫之战尚未完全结束之时,政府需要主动作为。笔者呼吁各级政府要全面、有序开放城市公共空间,鼓励发展地摊经济,容纳各类街头经济体,原因有六:

  其一,最大程度增加社会就业,用工灵活,工时灵活,有利于社会稳定。

  其二,街头为户外公共空间,空气流动性好,能够满足疫情未完全结束时的健康防护特别需求。

  其三,政府公共资金投入少,见效快,政府拿出来的只是城市闲置性、增量性空间资源。

  其四,街头经济不存在租金,极大减少了中间成本,同时增加了售买双方获益。

  其五,地摊经济不需要重资产投入,有利于小经济体快速回本创收。

  其六,地摊经济机动性强,生命力强,不会与城市的正常运行功能产生很大冲突。

  在支持街头经济活动方面,笔者建议各级城市主管部门,对街头商贩的态度由从管制转变为护航,具体对策建议如下:

  其一,在保障城市交通顺畅、市民生活安稳前提下,城市空间整体有序开放,鼓励小微经济体街头交易行为,街头小经济体免征各类税费。

  其二,针对熟食、小吃等餐饮业,政府加强健康、卫生等条件监管,通过备案制方式免费为经营户提供场所和资质。已有餐饮类门店在不影响交通、不扰民前提下,允许使用门外便道空间,鼓励夜间经济。

  其三,在人口聚集度较高的生活及工作区域,政府利用公园绿地、广场等公共空间,开辟机动灵活的潮汐式早市、午市和夜市,提供便民便商服务。在地铁站、公交厂站、影剧院等交通节点及人群聚集区域,地摊经济发展空间大,消费需求多,可侧重地摊经济的市场开发和秩序维护。

  其四,城市管理部门调整而非降低公共服务水准,其重点是协调小微商业体,保障食品卫生和商品质量,维护售买双方交易公平;保障摊点设立公平,禁止黄金地段垄断和寻租;维护社会秩序及安全,禁绝各种形式地痞街霸。

  其五,对各类经济体采取包容、体量态度,对于批售、旧货、易物、手工艺、卖艺、休闲娱乐等多业态,由市场调节供需,政府管制重点放在交易秩序方面。

  其六,城市空间开放时间可暂定到2020年底,各城市试点探索效果,加强各城市间的工作经验交流,如有成功成熟地摊经济、自营经济体的发展经验,可更大范围推广并长期化运行。

  其七,联动市郊及农村地区的个体、经济合作社、各类涉农公司品牌化、有机化、专业化,压缩供销中间环节,提供城乡联动物流、售卖新通道和新平台,政府在户外摊点的临建、仓储、物流等方面提供公共配套便利。

  其八,在地摊经济基础上,寻求升级为市集经济,这种特色草根经济形态自带文旅属性,是特色小镇的城市版和精华浓缩。市集虽小,亦是高地。

  总之,在接纳了我国一半多人口的大江南北各级城市,疫情过后需尽快恢复元气,我们需要最大程度挖掘城市潜力并激发其内在活力。一座城市,不仅需要高楼大厦,它还需要市井生活和烟火气。城市应有它的底层关照和人文关怀,应是一座生活便利的城市,应是一座拥有丰富生活和多元文化的城市。

  开放城市空间,给草根大众以交易欢乐和自由,政府额外财政支出会很少,而小微经济体却可有很大受益,何乐而不为?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