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经济 > 大势 > 字号:
Kornai:创新与活力——制度与技术进步的相互影响(下)
2019-01-18 15:31:55
来源:合传媒 作者:János Kornai(匈牙利)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这些国家大多数人的生活方式已经得到彻底改变。改变不限于政治环境、收入分配和社会稳定状况的改变,除了这些,我还指由资本主义创新过程创造的新产品和新技术在这些国家的迅速应用。

转型与技术进步的加速

  进入资本主义世界后,后社会主义国家都对企业家精神、开拓性创新、新产品和新技术的快速传播等敞开了大门。经济基本特征的转变为这些国家技术进步的加速创造了条件。

  在字里行间我尽量小心翼翼。资本主义有着倾向于企业家精神、创新及活力的内在趋势,但这仅仅是一种趋势、一种倾向、一种天性,仅此而已。它不像是物理定律,必须被赋予实质。前面对于资本主义体制下创新问题的讨论强调了,除了体制特性这一决定性影响因素外,其他方面也对创新有显著影响。这些非体制特性因素的差异解释了各转型国家创新进程在速度上的不同。企业家精神、创新活动及内在活力通过人类的活动又都重新活跃起来。上述趋势所取得的突破能走多远、能以多快的速度进行,主要取决于人类所创造的社会、政治及法律环境。它依赖于商业环境,也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潜在企业家的勇气、灵感与能力。

  新的创新型企业家

  让我们从引进革命性新产品的创新开始。第一个例子是在表1伟大的革命性创新中所提及的网络电话Skype。网络电话的两位发明者都是斯堪的纳维亚人——尼可拉斯·詹士庄是瑞典人,乔纳斯·弗里斯是丹麦人。但是将其进行世界范围推广的公司最初却是在爱沙尼亚建立并注册的。因此,根据本文所适用的准则,我们所讨论的是一项爱沙尼亚发明。它是如此成功以至于美国的e-Bay花了将近20亿欧元才将其收购,并继续创新进程。

  第二个例子匈牙利高科技公司Graphisoft,它可能没有那么著名,但依然值得称赞。发明家兼创新者盖博·博加,某学术研究机构前资深研究员,开发出了一种主要供建筑人员使用的三维立体设计程序(Bojár, 2007)。虽然他的软件在这一领域并非独一无二,但与其他软件相比却显得更加优质、高效,因而在许多国家都取得了商业成果。博加的公司现在正在对该产品进行世界范围的推广。这是熊彼特式企业家生涯的一个经典例子。两位匈牙利人的命运是如此之悬殊:身处1989年之前的软盘发明者亚诺西未能取得成功,穷困一生并且默默无闻;而Graphisoft的创办者博加在赢得荣誉的同时创造了亿万财富。

  第三个例子是关于从损坏的硬盘里恢复数据的。这个例子也是发生在卡达尔时代的匈牙利,那个以不彻底的市场化改革著称的年代。当时匈牙利已经有相当数量的计算机,但价格却十分昂贵。如果一台计算机坏了,人们一般不会随便丢弃它最重要的部分——硬盘。在对硬盘进行修复后,将它和其他旧部件装配在一起,重新组装成一台电脑是值得的。加洛斯(János)和山多尔·库提(Sándor Kürti)两兄弟掌握了修复硬盘的特殊技巧,并由此萌发了一个创意:如果存储在硬盘上的数据丢失了,不是可以用同样的技术将其恢复吗?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过丢失电脑上大量信息后的痛苦经历。库提兄弟掌握了那门技术,更准确的说,一门从损坏的硬盘中恢复那些本以为永远丢失了的信息的技能。在1989年之后,这项技术已被应用于市场上。库提兄弟成立了一家公司,用自己的技能又培训出了一些专家。现在他们的客户遍布全球。这是熊彼特式创新者的又一个成功案例。

  虽然以上三个例子有两个来自匈牙利,但通过我本人与熟悉这些案例的人士的交往,我深信在其他后社会主义转型国家中同样发生过很多类似的故事。不可否认,这种成功的案例目前仍然是屈指可数,后社会主义地区要想出现更多的伟大的创新也尚待时日。

  技术追赶与扩散的加速

  后社会主义国家在不断扩大其私人部门的同时,也建立了市场协调机制。这些国家还通过多种途径加快了技术进步的步伐,其中包括更快从其他国家引进创新。

  过去几十年里,家庭电话在西方国家已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对于社会主义国家,电话服务的供给严重不足,且只提供给特殊阶层,普通民众要安装电话得等上好几年!中央计划的制定者未考虑优先发展电信事业,对电信部门的资源配置严重不足,最终造成电话线路供给的匮乏。这样看来,只要是在社会主义制度下,电话服务这种供需失调关系就无望得到改善。后来,制度发生了变革,电话部门的面貌也随之焕然一新。表5显示,在相对较短的时间里,每个人都用上了老式的有线电话。此后,一项革命性的新产品——手机出现并迅速占领了电话市场(见表5、6、7和8)[1]。电信服务以疾风骤雨般的速度发展了起来。现在,电话的使用已不受供给的约束,唯一有效的限制来自于需求方。

表5 电话拥有量:比较数据 (每千人中拥有电话的人数)

年份 保加利亚 匈牙利 波兰 罗马尼亚 苏联 德国 希腊 意大利
1979 91 53 53 67 67 308 226 216
1980 102 58 55 73 70 332 235 231
1985 167 70 67 88 103 416 314 305
1990 242 96 86 102 140 441 384 387
1995 305 210 148 131 169 514 494 434
2000 353 372 283 174 218 610 536 474
2005 323 332 307 203 280 661 567 431

 

  来源:联合国统计数据,2009。

表6 欧盟国家的现代通信技术突破

15个老欧盟国家(EU15)与10个新加入欧盟的前社会主义国家(EU10)之对比

指标 度量单位 国家组 1995 2001 2007
GDP 人均,以2000年美元作价 EU15 19,706 23,747 26,781
EU10 3,469 4,425 6,295
GDP 人均,PPP,以2005年美元作价 EU15 25,831 31,134 35,058
EU10 9,758 12,286 17,570
个人电脑 每百人 EU15 16 35 37
EU10 3 12 33
互联网用户 每百人 EU15 3 32 64
EU10 1 14 48
宽带用户 每百人 EU15 NA 2 24
EU10 NA 0 12
手机用户 每百人 EU15 7 77 116
EU10 1 40 118

 

  注:数据是每组国家的简单平均。详细数据请参考来源。

  来源:世界银行(2008)。

表7 欧盟国家的现代通信技术突破

5个维谢格拉德国家(V5)与3个南欧国家(S3)之对比

指标 度量单位 国家组 1995 1997 1999 2001 2003 2005 2007
GDP 人均,以2000年美元作价 S3 10,406 11,020 11,847 12,642 13,054 13,623 14,289
V5 3,865 4,194 4,435 4,756 5,108 5,635 6,338
GDP 人均,PPP,以2005年美元作价 S3 18,620 19,721 21,200 22,618 23,345 24,357 25,545
V5 11,550 12,535 13,228 14,176 15,237 16,821 18,956
个人电脑 每百人 S3 5 7 9 14 15 17 28
V5 4 6 9 12 18 23 39
互联网用户 每百人 S3 1 3 10 16 26 33 41
V5 1 2 6 13 29 39 50
宽带用户 每百人 S3 NA NA 0 1 3 8 14
V5 NA NA 0 0 1 5 11
手机用户 每百人 S3 3 12 40 74 88 100 115
V5 1 4 14 46 72 92 113

 

  注:数据是每组国家的简单平均。V5包括:捷克共和国、匈牙利、波兰、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S3包括:希腊、葡萄牙、西班牙。

  来源:世界银行(2008)。

表8 俄罗斯和其他一些国家的现代通信技术突破

指标 度量单位 国家 1995 2001 2007
GDP 人均, USD 俄罗斯 1,618 1,870 2,858
巴西 3,611 3,696 4,222
墨西哥 4,892 5,864 6,543
GDP 人均 PPP 俄罗斯 7,853 9,076 13,873
巴西 7,727 7,910 9,034
墨西哥 9,949 11,927 13,307
个人电脑 每百人 俄罗斯 2 8 NA
巴西 2 6 NA
墨西哥 3 7 NA
互联网用户 每百人 俄罗斯 0 3 21
巴西 0 5 35
墨西哥 0 7 23
宽带用户 每百人 俄罗斯 NA 0 3
巴西 NA 0 4
墨西哥 NA 0 4
手机用户 每百人 俄罗斯 0 5 115
巴西 1 16 63
墨西哥 1 22 63

 

  来源:世界银行(2008)。

  资本主义与电话服务的充足供给在多方面呈现出明显的因果关系。向以自由市场经济为基础的私人所有制的转变,彻底结束了短缺经济。电信服务得以发展是因为国内外的企业家能够从中获利。手机对有线电话具有很大程度上的替代性,使得有线电话业务无法继续维持其垄断地位。恰恰相反,电话公司之间出现了激烈的竞争。30年前,在苏联或东欧,潜在的顾客为了安上一部电话,需要请求电话公司的关照。而现在,电话公司极力寻求顾客的光临。

  而我,至今仍清楚地记得因为家里没有电话而带来的麻烦。我很感谢后社会主义转型及资本主义,现在不光我家里装了电话,我的亲人们也都有了他们自己的电话。我很感谢制度变迁所带来的技术进步程度的提升。我知道,“感谢”是经济学与政治学词典中所不再使用的词汇。但我想用的正是这个单词,因为它不仅准确地传达了我对资本主义与革新在总体上所呈现出的正面的因果关系、对向资本主义的转变(特别是电话服务的普及)的理性认识,更体现了我对1989年后所发生的变革的强烈感情。尽管转型有不足也有失败,我仍要由衷地庆祝转型20周年,庆祝资本主义诞生的一个重要理由在于:后社会主义国家的居民,终于能够拥有技术进步所带来的所有产品。

  表6、7、8列举的其他几类同样重要技术的扩散进程——电脑的使用、因特网的普及等,揭示了同样的结果。向创新国家学习的速度有了极大的提高。

  很多企业家以创新者为榜样,结合当地的具体环境将他们的创意加以应用而取得巨大成功。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就是这类熊彼特式伟大创新者的一个例子。该集团下属公司的主要业务是企业间电子商务(B2B),特别是小公司间的业务。目前,阿里巴巴集团已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在世界范围内也名列前茅。其创始人及领军者马云,起初是一名高中老师,后来通过努力成为了亿万富翁(参见 http://www.alibaba.com ——公司信息)。阿里巴巴是个极为成功的例子,后社会主义世界还有很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创新故事。

  总而言之,最发达国家与后社会主义国家的差距虽然没有消失,但已日渐缩小,这与社会主义时期两者间差距越拉越大形成了鲜明对比 [2]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