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 > 文艺 > 字号:
聂作平:绝望年代:体制让人绝望,江湖也让人绝望
2018-12-30 09:59:17
来源:个人博客 作者:聂作平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当然,这不是佛陀的错,这是人间的恶。
  1、

  多年以后,当瘫痪的林冲面对端茶送药的丫环,他将会想起他带他的妻子去进香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那是他一生中最后悔的事:如果不去进香,就不会有后来雪崩般的变故。

  ——如果不去进香,高衙内就不会见到妻子;如果没见到妻子,高衙内就不会害相思病;如果高衙内没害相思病,高俅就不会想方设法陷害我;如果没有陷害我,我将一直在京城做教头,在体制内过着体面的生活。

  进香,进香,进甚鸟香。原本是求菩萨保佑,谁知人生却像陶轮一样翻转过来。

  在佛前虔诚拜叩之后,仅仅半年功夫,教头林冲竟沦为强盗林冲。

  当然,这不是佛陀的错,这是人间的恶。

  2、

  林冲的父亲当过提辖,他本人出任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显然,林家是一个理应全社会优待的军人世家。

  按真实历史,教头本是低级军官,但《水浒传》暗表,林冲经常到白虎堂开会,全国军队的总参谋长高太尉对他也不陌生,无论如何他也算得上是个人物。这么说吧,他大概相当于大宋军委的一个校级参谋。

  作为校级军官,林冲的社会地位肯定在芸芸之生之上;能随便拿出一千贯闲钱买宝刀,说明林冲家境不错,不差钱;林冲出场时,手里拿的是一柄折叠纸扇,而不是一把禅杖或一柄尖刀,以及他还会写诗,这说明他的生活品位和文化水平远高于梁山泊的大多数弟兄。

  比如说与用手捞鱼汤吃的李逵一比,无疑云泥之判。套用从前周立波的一句话,林冲是喝咖啡的,李逵是吃大蒜的。

  所以,体制内军官林冲,有地位有身份,有银子有闲暇,并且,还有一个如花似玉温柔端庄的妻子。作为技术型官员,他在京师里“每日六街三市游玩吃酒”。

  混到这地步,相信大多数读者都会心生羡慕。

  3、

  人们爱说逼上梁山。

  梁山108位好汉,确有不少是被逼落草的。

  但正如逼与逼不同一样,逼与逼也不同(是不是有点绕口令?请注意声调)。

  像劫取生辰纲的“7+1”组合,他们犯下了弥天大罪,遭到朝廷追捕时,不得不上梁山;也就是说,他们犯事在先,先不容于社会。假设他们不劫生辰纲,不去贪那套富贵,他们就不用当强盗。

  还有一种也是逼上梁山,不过不是朝廷所逼,而是梁山所逼。比如朱仝、李应、卢俊义等人。

  真正被官府逼得走投无路,天地之大却无处容身,不得不上梁山的,其实并不多:解珍、解宝兄弟,柴进大官人和林冲数人。

  内中最令人心酸的,便是原本生活在体制中,对体制寄托了无限幻想的林冲。

  4、

  林冲的幻想是什么?

  还在体制中时,林冲的幻想,书中没说,我们只能推测。推测的证据是林冲在朱贵酒店墙上写的几句诗:

  仗义是林冲,为人最朴忠。江湖驰誉望,京国显英雄。

  身世悲浮梗,功名类转蓬。他年若得志,威镇泰山东。

  此时的林冲,已对体制彻底绝望,但他的诗和宋江在浔阳楼所吟的“血染浔阳江口”、“敢笑黄巢不丈夫”这种赤裸裸的反诗相比,不过自伤身世地发了番牢骚。

  他当年在京师当教头,人生理想是在江湖上有个好名声(江湖驰誉望);此外,他更希望为国效力,做一个有益于国家的英雄(京国显英雄)。

  在高衙内遇到林娘子之前,林冲的幻想其实还是理想,是有可能实现的。

  然而现实很快就打了他的脸。

  谁叫你有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谁叫你带出来进香,并且,最关键的是,谁叫你让高衙内看上呢?

  你就不能找一个像我的朋友蒋雪峰那么胖的丑女人么?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呀。

  在那样的时代,给你一个美若天仙的妻子,相当于要你的命( 林冲为证),给你一座仙境般的园子,也相当于要你的命(柴皇城为证)。

  5、

  林冲一直想回到体制,至少,一直想回到正常社会,而不是做一个杀人越货的强盗。

  孙孔目逆了高俅龙鳞,总算救下林冲性命。被打了几十板后,林冲刺配沧州。他认命,他希望像他丈人劝他的那样“只顾前程去,挣扎回来厮见。”

  高俅买通押送的董超、薛霸在野猪林取他性命,若非鲁智深一路跟随,他早做了异乡之鬼。然而当鲁智深要杀两个鸟公人时,他却出面阻挡。

  因为,此时的他对体制还抱有幻想。一旦杀了公人,这幻想便将如肥皂泡一样破灭。

  在沧州牢城,依靠银子的力量和柴大官人的信件,当“别的囚徒,从早起直做到晚,尚不饶他”时,林冲受优待看管天王堂,“每日只是烧香扫地”,不仅工作轻松,且时间自由,“日久情熟,由他自在,亦不来拘管他。”

  及至在异乡见到曾有恩于彼的李小二夫妻,他常到李小二酒楼吃吃喝喝,甚至还有些银两“与他做本钱”。

  此时,林冲恍忽又回到了东京的教头时代。

  可以肯定,此时的林冲对体制的幻想更大了。他幻想朝廷一旦有大赦,三五年后,就能名正言顺重返京师,与娘子相聚。若天可怜见,高俅倒台,说不定还能重做教头也未可知。

  此时的林冲,就像在一艘即将沉没的破船上找到了一个稍微舒适的座位,他没功夫也没力量去管船还能航行多久,他需要坐下来舔一下伤口。

  6、

  然而,高俅没有忘记他。

  于是就有了大家早在中学时就学过的《林教头风雪山神庙》。

  尽管陆谦等人放的火没有烧死林冲,但失火烧了草料场同样是死罪,如此前提下,林冲终于对体制绝望了。

  他可以忍受妻子被调戏,可以忍受脸上纹了字打几十板子充军。那是因为他还有幻想。

  哀,莫大于心不死。草料场那把大火之前的林冲,他的心没死。那颗心,便是对体制的幻想之心。

  然而,大火既发,在庙门后获知了陆谦等人的阴谋后,林冲明白,他仅仅因为有一个美貌妻子,便犯下了无法解脱的大罪。他的敌人,是代表体制的高俅,是可以动用体制力量致他于死地的官府。

  他感到一张无形的巨网罩在头上,无论如何忍让——除非立即就去死——否则,高俅的陷害将永无休止。

  绝望的林冲只有大开杀戒。

  这也是《水浒传》里最让人痛快的桥段:

  “把陆谦身上衣服扯开,把尖刀向心窝里只一剜,七窃迸出血来,将心肝提在手里。回头看时,差拨正爬将起来要走,林冲按住喝道,’你厮原来也恁的歹,且吃我一刀!‘又早把头割下来,挑在他上。回来,把富安,陆谦头都割下来,把尖刀插了,将三个人头发结做一处,提入庙里来,都摆在山神面前供桌上。”

  7、

  后来,梁山泊多了一个令官军胆寒的对手。

  他武艺高强,面目狰狞。冷静,冷酷,冷血。

  一把蛇矛神出鬼没,每一次奋力的刺杀都会有一种嗜血的快感。

  他压抑得太久,太需要释放。

  那便是林冲。

  他对体制的深重绝望,全都转化为对官军的刻骨仇恨。

  高唐州城下,林冲面对高俅堂弟高廉,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他跃马出阵,大骂,“姓高的贼!”——一箭之遥的高俅堂弟,一定让林冲想起了以高俅为代表的官府对他的暗算,让他想起多年前那个进香的遥远的下午。

  林冲喝道:“你这个害民强盗,我早晚杀到京师,把你那厮欺贼臣高俅,碎尸万段,方是愿足。”

  非常耐人寻味,在体制看来,杀人越货的林冲是强盗;但在强盗林冲看来,像高家叔兄这种道貌岸然的官员才是强盗,他们不偷不盗,却能以合法手段巧取豪夺,乃至陷人于死,如同北岛诗歌说的那样:“以太阳的名义,黑暗在公开地掠夺。”

  所以,林冲天才地在强盗前面加了个定语:害民。

  比林冲稍晚的南宋初年,有个叫郑广的海盗,也如宋江一样招安做官。一天,官场聚会,众官谈笑风生,却无人理他。郑广站起来说,我是个粗人,做了首诗献给大家。众人听得郑广高声吟道:

  郑广有诗上众官,

  文武看来总一般。

  众官做官却做贼,

  郑广做贼却做官。

  8、

  然艺,文武双全如林冲,依然没能如他所愿为屈死的娘子、为自己夭折的前途报仇。

  不是没机会。

  高俅率十节度使亲征梁山,三败之后,水军将他活捉上山。此时,林冲便有手刃仇人的机会。

  然而,在梁山,林冲虽屡立战功,却只是六号人物。一二三号人物的既定方针是投降招安,那么,作了俘虏的高俅不但不能杀,还要隆重接待。

  就只能委屈林冲了。

  梁山虽然号称最讲义气,然而大多时候,义气只是大哥用来要求小弟的。小弟却不能因大哥提倡义气,就反过来要求大哥也对自己讲义气。

  尤其是,这义气还关系到大哥的大政方针。

  大约是施耐庵先生没想好林冲会把俘虏高俅如之何,《水浒传》里竟一字未提。

  倒是96版的电视剧中,对此演绎得非常到位。

  是时,燕青奔进门,告诉林冲高俅被捉。林冲提了刀就要去取高俅首迹。

  然而,当他来到忠义堂前,大门紧闭,看守士兵称宋头领有令,任何人不得进入。违令者斩!

  奸滑如宋江,自然明白林冲要干什么。

  忠义堂前,当一墙之隔的宋江与高俅摆酒陪话时,悲愤至极的林冲,此时,他不仅早已对体制绝望,也对江湖绝望。

  那是一个绝望的年代。

  林冲终于找机会拧住高俅时,宋江却令人把他硬生生拖走,并火速护送高俅下山。林冲和鲁智深追来时,高俅已然轻舟远去。林冲遥望孤舟,一口鲜血喷涌而出,仰天长啸的鲁智深一拳把一匹马打翻在地……

  当宋江等人高拱屁股跪在地上接受招安,由强盗悍然进入体制时(就像负责招安的宿太尉说的那样,我们今后都是朝廷的人了),林冲却在病床上含恨离世,旁边,是那副陪伴他冲锋陷阵的铠甲……

  犹记十数年前,洒家看片至此,不由热泪长流:林冲如此大好男儿,竟被逼得这般凄凉末路。这都他妈什么鸟世道啊?

  9、

  可以告慰林教头的是,仅仅几年后,早年给了他优渥生活,后来又让他从教头沦为强盗的大宋,终于在一场惊天巨变中轰然倒塌。

  那一年,金军南侵,代表体制的总舵把子、高俅的后台徽宗和徽宗的儿子钦宗,以及众多达官贵人,统统成为金军俘虏。与同是俘虏的高俅相比,他们的命要苦一百倍。

  徽宗和钦宗被押到五国城坐井观天。徽宗死后,尸体用来熬油点灯。至于钦宗,他在天寒地冻的极北,苦苦打熬了几十年,终于在绝望中死去。

  老实说,对徽宗和钦宗被俘后的悲惨遭遇,洒家有时也觉不忍,不免要替他们洒几滴同情泪。

  但是!

  寒夜里吐血而死的林教头会同意吗?

  林教头那只因为长得美丽就无路可走,不得不上吊自杀的娘子会同意吗?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