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文艺 字号:
《八佰》怎样修改才能起死回生?
2019-06-27 17:31:59
来源:辛不苦(微信公号) 作者:辛不苦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一部反映中华民族热血抗日的爱国主义影片,为何会在上映前折戟沉沙?是某些人大脑的沦丧,还是汉奸“学者”暗箭的中伤?请看今天的走不进科学之《八佰》撤档之谜。

  (一)

  众所周知,如今的中国电影业发展形势一片大好,票房井喷,佳作频出。

  审查制度越来越宽松,审查人员素质越来越高,越来越尊重艺术规律,导致影视艺术家们创作热情不断高涨,大有一泻千里的形势。

  以至于著名导演贾樟柯近日在微博上都有点喜不自胜地写道:电影事业,不能这样搞。

  影视行业的春天来了,体现在方方面面。

  《伟大的愿望》是一部青春喜剧电影,而一部这样小确幸题材的电影,贸然使用“伟大”这个词,显然是不妥的。什么人什么事可以用“伟大”来形容,希望广大影视工作者心里要有个A数。

  《伟大的愿望》主动改名为《小小的愿望》,得以如期上映,让我们为他们小小的幸运鼓掌。

  

  同样幸运的还有《悲伤逆流成河》,这么灰暗丧气的名字,简直是污蔑这个美好的时代。好在片方悬崖勒马,及时改名为《流淌的美好时光》,悲伤瞬间变成美好,流淌的是制作方绝处逢生的泪水。

  

  啥也别说了,一同感恩。

  (二)

  现在我们就要重点说一下这个暑期被寄予厚望的大片《八佰》了。

  一部反映中华民族热血抗日的爱国主义影片,为何会在上映前折戟沉沙?是某些人大脑的沦丧,还是汉奸“学者”暗箭的中伤?请看今天的走不进科学之《八佰》撤档之谜。

  当代伟大的史学家、北大一位副校长曾经说过,盲目追求历史真相就是历史虚无主义。

  当代钢筋铁头的大学者司马先生在《八佰》研讨会上说,不能用局部的真相掩盖历史的全貌。

  《八佰》轰然倒地。

  

  但《八佰》投资巨大,凝聚了一干电影人多年的心血,肩负着一家影视公司的生死存亡,就这么一棍子打死,实在是太可惜。

  八十多年前,日本鬼子都没能攻下的四行仓库,今天就这么被几张嘴轻飘飘地吹熄了?

  作为一个普通影迷,我觉得只要《八佰》能以坚守四行仓库的决死精神,进行触及灵魂深处的修改,摩擦摩擦,一定能让他们满意,《八佰》还是有救的。

  闲话不多说,直接上干货。

  一 深入揭批国民党反动派消极抗日的历史本质

  具体方案:

  坚守仓库的勇士是被上司诱骗留守的,上司说到时候会吹集结号撤退,将来升官发财人人有份。

  这里娴熟运用蒙太奇技巧,一边是八佰壮士厉兵秣马备战,另一边是国民党大官挥金如土吸毒嫖娼,简直不要太可恶。

  二 大力弘扬我党才是抗战中流砥柱的光辉历史

  具体方案:

  八百壮士浴血奋战,终于发现被长官骗了,根本没有集结号,这是一场让他们送死的战斗。谢团长决定撤退爱谁谁。

  此时,一直潜伏在谢团长身边的真正男一号,我党地下工作者余则成挺身而出,慷慨陈词说服谢团长为了民族的荣耀,必须坚持下去。

  余则成还送给谢团长一本《论持久战》(不要纠缠于发表时间这样无意义的局部真实),谢团长在指挥战斗的同时挑灯夜读,找到了突然的自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

  就这样,这场守卫战,已经变成了我党直接领导下的光荣战斗。

  三 给标志性的升旗事件赋予新的历史意义

  具体方案:

  女童子军杨惠敏泅河送旗,国军将士在日寇炮火中升起国旗,一直是八百壮士这个故事的点睛之笔,我们当然也要重点使用,但可以进行合理的历史假设。

  杨惠敏其实是我党的地下工作者,接受送旗任务很不开心,认为不应该送国民党的旗帜,慈祥的上级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告诉她,小鬼要以大局为重,现在世界需要看到中国的旗子,杨惠敏破涕为笑接受了任务。

  杨惠敏冒着枪林弹雨泅河送旗,鬼子好像知道了她要送旗,集中了几十条军舰的火力炮轰,八百壮士各种血肉横飞接应,牺牲了很多战士最后旗子送到了。

  但这个时候,谢团长在短短的几天学习之后已经大彻大悟遁入我门,不想再升起罪恶的青天白日旗。在余则成的批评教育下谢团长终于认识到自己的局限性,率领战士们升起了青天白日旗。

  注意,重点来了,司马大师等铁嘴们猛烈攻击的就是这点:大银幕升起青天白日旗是何居心?

  那么怎么办呢?

  让青天白日旗被壮士们的鲜血彻底染成一面红旗,子弹打出的弹孔无形中拼成了将来五星红旗的样式,那是五星红旗在中国第一次升起。

  泪目,那些专家们看到这里谁不涕泪交流,起立鼓掌,这就是用革命的浪漫主义重写了历史的局部真实啊。

  这样的话,《八佰》还有不上映的理由吗?

  当然,《八佰》已经不是《八佰》,名字也改一下吧。

  《伟大的愿望》改成《小小的愿望》就通过了,说明做人要低调,八佰这个数有点高。

  最近已经在上映一个《八子》,所以《八佰》就只能改成《八十》了。

  以十倍的谦卑,换来上映的小小愿望,可乎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