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文艺 字号:
辛可:拍案惊奇!
2019-10-10 16:08:12
来源:辛可(微信公号) 作者:辛可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我只恳请把我定性为狼,我不想当苍蝇,求您了。如果狼不行,狐狸行吗,您说的山鸡也行……再说了,昆虫那么多,为什么非要是苍蝇……”

  作者介绍:辛可,学者、作家。非土著北京人,毕业于北京王四营驾校。出版有《逼下梁山》《斯文扫地》《唐僧写给观音的36封信》等著作。

  小区边上有两个治病救人的单位,一个是法院,一个是医院。因为肾疼,医院常去,法院也常去,然非被告亦非原告,只是百无聊赖,在旁听席消磨时光。

  绝大部分案子很无聊,大致就是两拨人撕来撕去,一般看个上半场我便溜了。但有些案子还不错,特别是审判王二(化名)那次,印象尤为深刻。

  老实说,上半场也挺乏味,嫌犯作案手法毫无创意,让人昏昏欲睡,无非是多少存款、房产、情妇等等。正欲离去,没想到出现了令人捧腹的桥段,这当然是无聊的看客们求之不得的。

  审判长:再问一次,被告王二,对检方指控的罪行,你承认吗?

  王二:我承认,基本上就那么回事,除了情妇数量,检方指控我有21个,这不符合事实。

  审判长:证据确凿,你确实利用权力,跟21个女人有不正当关系。而且当事人也有指证。

  王二:这个我要澄清一下,其中一个是我表妹,我对她可是真爱,真爱怎么能定性为不正当关系?其他20个我没有疑义。

  审判长:真爱就不存在不正当关系了?

  王二:我承认,结婚后还多次跟她上床,但她老公并没有公开反对。我是真喜欢她,那个词怎么说……对了,叫青梅竹马,我们学生时就睡了……如果非要算,也只能算半个,把我的情妇定性为20.5个,您是否觉着更准确一点?

  旁听席出现些许骚动,大概有人在笑。审判长表情严肃,咳嗽两声,让大家肃静。

  审判长:这个问题就别纠结了,到底是21还是20.5对本案判决没多大影响。还有什么话要讲?

  王二:我要向法庭提出严正抗议!

  审判长:抗议什么?指司法程序方面,还是表妹……

  王二:不,整个司法过程我很满意,全面贯彻了以人为本的方针。我抗议他们把我定性为苍蝇,这严重侵害了个人名誉!

  审判长:……

  王二:我可是一个把名誉看得比生命还重的人!我贪得比有些人多,为什么他们是老虎,我却是苍蝇,这不公平!

  审判长:被告王二,你在看守所怎么知道这些的?

  王二:看守所里可以看报纸啊,说实话,看见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大报上,我当时激动地哭了。以前我也上过,我有路子啊,但不像这次,放在这么重要的版面。美中不足的是,竟然把我定性为苍蝇。

  审判长还是憋不住笑了,旁听席有人笑得有点岔气,我也是。连边上睡死了的大妈,也被吵醒了。

  王二:我知道你们为什么笑,这是价值观问题,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我想请教审判长几个问题……

  审判长:请讲。

  王二:您经手的老虎,每个人都像我这样能在短期内搞那么多钱吗?

  审判长:有些人没你这么厉害。

  王二:您经手的老虎,个个都像我这样在一线城市搞那么多房吗?

  审判长:实事求是讲,有些人没那么多。

  王二:您经手的老虎,都像我有20或更多的情妇吗?不,Sorry,应该是20.5个。

  审判长:在这方面,很多人跟您没法比。

  王二:您经手的老虎,都像我这样多年被评为优秀工作者吗?

  审判长:这个,倒是差不多。

  王二:谢谢审判长。既然这样,凭什么说我是苍蝇,而他们是老虎?我不服!

  审判长:这个……不是按罪行大小,是根据级别定的,你一个小干部,能跟他们相提并论吗?

  王二:不看贪污腐败的业绩和效率,只看级别大小,这难道不是官僚主义吗?

  旁听席一片喧哗,看着王二义正辞严的样子,大家乐坏了。审判长警告大家不要喧哗,保持秩序!

  审判长:被告王二,请注意自己的言行。这跟官僚主义没任何关系。

  王二:好吧,就算不是官僚主义,那算不算教条主义、形式主义?至少没有坚持以事实为准绳。贪腐业绩像我这样突出的人,被定性为苍蝇,这公平吗?

  审判长:不管是老虎还是苍蝇,都是过街老鼠、为人民所不齿的腐败分子,争这个有意思吗?

  王二(使劲摇头):No, No, No,区别大了,审判长!

  审判长:被告请讲,这到底有什么区别?

  王二:请教审判长,以我贪污腐败的业绩,法庭会怎么判,我还能不能活下去继续为人民工作?

  审判长:这个…本庭会做出公正的判决。

  王二:瞧您那表情,得了,我明白了,人生自古谁无死,没关系,从我搞贪腐业务以来,随时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审判长:我想文天祥那句诗不太适合你!

  王二:好吧,随便,不就是两句诗嘛。我想请教审判长,如果我死了,在我的墓碑上写:苍蝇王二之墓或老虎王二之墓,这给人的感觉一样吗?

  审判长:至少在感觉上,确实不一样!

  王二:再往深里说,对我的孩子,就更不一样了。问问他们,是想做苍蝇之子,还是老虎之子!

  审判长:……

  王二:您现在能明白我为什么非要争这个名誉吗?

  审判长:本庭再重申一次,你到底属于苍蝇还是老虎,是别人的定性,也是社会共识,本庭无权处理这类问题。

  王二:我的意思很清楚,我勤勤恳恳工作了半辈子,没有功劳有苦劳,就算没资格当老虎,也不至于是苍蝇!

  审判长:你这也叫劳苦功高啊?

  王二:我请大家注意,有个事实不容抹杀,我不是专门捞钱玩女人的,我是一边工作一边捞钱玩女人。成绩讲够,缺点讲透,这才叫实事求是!

  审判长:勤勤恳恳工作绝不是可以贪腐的理由!

  王二:好吧,就算什么都不是,我求您了行吗?说实话,我受教育多年,纪律性一贯很强,绝不伸手要这要那。

  审判长:本庭说过了,被告王二,你没资格做老虎!

  王二沉默了片刻,环顾法庭四周,旁听席也沉默着。边上的老大妈不停嘀咕:不就是个名分,又不能当饭吃,为难人家孩子干嘛?

  王二(很沮丧):唉,官僚主义……就算以我的级别,做一线二线的老虎豹子可能不够格,但总不至于是最底线的苍蝇吧!

  审判长:那你想怎样?

  王二:我认怂行了吧!我不要求被定性为老虎,尽管我认为自己完全有资格!以我的贪腐业绩,做三线四线的狼或狐狸总够格吧。委屈点,只要被定性为狼就行。

  王二话音未落,旁听席一阵爆笑,连书记员小姑娘,也笑得眼泪奔涌而出。王二似乎没受多大影响,有点不屑地扫视了一下旁听席。

  审判长:狼……这个,我说过了,就算是山鸡,本庭也无权处理。

  王二:审判长,咱都是明白人,大丈夫有舍有得,帮个忙,如果把我定性为狼,要多少,把卡号告诉我的律师就行了。

  被告的律师脸色苍白,看得出,想死的心都有,如果可能的话。

  审判长:被告口无遮拦,侮辱本庭。再说了,你的非法所得早被依法查封了!

  王二(有点急了):俗话说狡兔三窟,何况我至少是狼。告诉我卡号,让我瑞士的小弟……

  审判长:看来本案还有疏漏,请检方再认真调查一下。

  王二这才发觉说漏嘴了,痛苦地抽自己嘴巴。

  王二:您怎么处理都行,反正钱财对我已是身外之物,我只恳请把我定性为狼,我不想当苍蝇,求您了。如果狼不行,狐狸行吗,您说的山鸡也行……再说了,昆虫那么多,为什么非要是苍蝇……

  审判长:被告王二胡言乱语,不可理喻,带出去,休庭。

  随后法警给王二戴上手铐,拖了出去。王二边走边回头朝旁听席大喊:我冤枉,我不是苍蝇,我死不瞑目!你们出去一定要为我发声,微博、微信都行,哪怕每条1万……

  显然,王二的别致演出让大家很兴奋,意犹未尽,有人还特别拍照留念。我开始觉着很好玩,但到最后环节,以我知识分子特有的敏锐嗅觉,突然意识到其他的东西,也许这是个不错的生意。

  走出法庭后,我找王二的律师聊了几句。后来,因贪腐情况过于严重,给国家造成巨大损失,王二被处决。在临死前,应他的要求,我帮他写了墓志铭,当然了,润笔费是按照老虎的标准。

  王二之所以出高价选择我,是因为我的立意打动了他,归结起来就是八个字“虽为苍蝇,堪比老虎”。据说王二伏法前看过初稿,落泪了。

辛可于北京东二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