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 > 文艺 > 字号:
中文正在被毁,只可惜无人在乎
2020-04-09 12:58:57
来源:孤独将军的万事屋(微信公号) 作者:孤独的将军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当我们过于强调所谓的“正能量”的时候,太过强大的“正能量”反而会抹杀掉那些原本只属于中文的优美。对于文学来说,重视个人的伤痛,为普通人书写,是一件再理所应当不过的事情。

  壹

  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本书,叫《2019中国最美诗词年选》,看了一下里面的内容,着实有点辣眼睛。

  

 

  里面有几首打倒美帝的赞美诗,是这样的:

  

 

  还有给香港”暴徒“的:

  

 

  我不知道大家看完之后会不会觉得优美,我反正是一点都不觉得美;中国文字的优美,我一点也没从这些诗中感受到。

  在我们中国,似乎总有一些这样的无耻文人,写啥啥不行,唱赞歌倒是天下第一。

  比如,山东作协副主席王兆山,当年汶川地震,死伤无数,举国哀悼,这位作协副主席却以遇难者的口吻写诗感谢道:“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纵做鬼,也幸福。”

  还有那位一直老泪纵横的余秋雨,当年也写下了,“含泪劝说灾民”,不要关注豆腐渣建筑,而是要保持感动,并且要将这种动人的气氛保持下去。

  今年呢?出现了那首天下闻名的《我要感谢你,冠状君》。

  

 

  对于文字工作者来说,文品即人品。上面这些文字的作者,大多大有来头,不是某某作协主席就是知名作家。

  而这些文字,在我看来,都已经背弃了那份属于读书人的使命感。

  唐代诗人白居易在《与元九书》中说: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

  白居易的这句话,可以说是对我国文人身上所应背负使命感的一种总结概括。

  对于中国古往今来的读书人来说,改造社会、促进社会进步就是他们背在身上的一种责任和使命。

  但不可否认的是,有些文人已经背弃了自己曾经信仰过的“读书人的使命”,成为了满纸谄媚的无耻文人。

  贰

  更可悲的是,那些原本属于中文的优美,似乎也正在慢慢消失。

  前段时间,微博博主@柳飘飘果然飘了,在微博上盘点了国产音乐综艺里的歌词阉割,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和讨论。

  现在的华语乐坛,原本已是青黄不接,人才凋零,好作品已经是越来越少。

  对原本已经十分优秀的作品,再进行阉割,对于华语乐坛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比如,现在正在热播的本季《歌手》就是改词重灾区。徐佳莹所演唱的《我还年轻 我还年轻》中的歌词,“给我一支烟”被改成了“给我一只眼”。

  “给我一只眼”,半夜听会瘆得慌吧……

  

 

  华晨宇唱《神树》时,“大人放逐 孩童被困”被改成了“大人放赎 孩童被问”。

  

 

  而陈粒的《易燃易爆炸》更是经常被改得面目全非。

  华晨宇在《歌手2018》,就翻唱了《易燃易爆炸》,但歌词已经变成了这样:

  “轻佻又下贱”被改成了“轻狂又随便”,“盼我疯魔”变成了“盼我疯狂”,“为我撩人”变成“为我醉人”,“与我私奔”换成“与我出奔”……

  听完一点都不觉得爆炸,反而是云里雾里。

  

 

  再举个例子,2017年,毛不易在《明日之子》里演唱了歌曲《如果有一天我变得很有钱》。

  短短一年,在2018年3月17日《快乐大本营》的时候,他已经不能唱“有钱”这两个字了,歌词被改成了“如果有一天我变得很悠闲”。

  

 

  

 

  上述这些歌词的改动,我都觉得没必要,甚至觉得有点太过于追求“正能量”了。

  当我们过于强调所谓的“正能量”的时候,太过强大的“正能量”反而会抹杀掉那些原本只属于中文的优美。

  叁

  最近也常常在一些作家,知识分子的微博下面看到一条这样的评论:

  

 

  找了一下出处,果不其然,出自微博某知名自媒体。

  

 

  或许讲这种话的人也可以好好反思一下,我国的文化输出为何如此薄弱?

  要知道,羊毛出在羊身上。土壤的贫瘠,文字的自我阉割,是制约文化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

  而那些能在国际上得奖的,反而就是这段文字中所谓“贬低自己人”的文学作品。

  比如,作家莫言拿下诺贝尔文学奖的《蛙》,就不是他们所强调的“正能量”。

  莫言小说《蛙》讲述的是实施在我国计划生育国策中所走过的艰巨而复杂的历史过程。甚至可以说这在当时是特别敏感的内容,但莫言还是坚持写了。

  小说中浓墨重彩地描写了那些被历史车轮碾压的小人物,讽刺意味颇浓。

  对于文学来说,重视个人的伤痛,为普通人书写,是一件再理所应当不过的事情。

  而这些不懂文学的人,扣起帽子倒是挺厉害的。

  肆

  再回到“文化输出”的问题,我国“文化输出”为何如此薄弱呢?或许以看看现在有些人的自我封闭有多严重,就知道了。

  要知道,文化从来都是在开放和融合当中孕育出新的花朵的。

  20世纪初开始,来自欧美的浪漫主义、现实主义和现代主义等思潮来到中国,在这股文化思潮的影响下,出现了诸如鲁迅、曹禺、茅盾等一大批中国作家的创作。

  在这股思潮的影响下,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中国文坛产生了很多令人震撼甚至可以说是惊世骇俗的作品。

  而中国文化也从来不是封闭的,更没有自我封闭的特性。开放、容纳,是中国文化之所以宝贵的记忆和特性。

  我们现在熟知的很多故事,其实也都是“舶来品”,比如《三国志》里就有不少的佛教故事。并且,里面记载的曹冲称象的故事,本来就是子虚乌有的。

  陈寅恪先生早就指出,这原本是来源于印度的故事,流传在中国境内,附会为曹冲的故事,以彰显他的聪明。

  再比如,中国也是有黑奴交易的。在我国宋代的古籍《萍洲可谈》里有这样的内容记载:

  “广州富人多蓄鬼奴,绝有力,可负数百斤。……色黑如墨,唇红齿白,发卷而黄。”

  这些古时候的著作告诉我们,中国的文化从来都是包容的,而我们也是文化融合的受益者,以自我为中心,自我封闭,反而是不可取的。

  如果我们一直固守一方,排斥文化交流,却要文化人生硬的去影响世界,这未免太过于天方夜谭。

  清华大学教授生安锋在《中国文学,有能力创造自己的文学现代性吗?》中指出:

  要正确对待民族性和世界性之间的辩证关系,树立人类整体意识和世界文学意识,拒绝狭隘的民族主义观念,在注重文化自主性的同时加强文化自信心。

  或许也可以这样说,正是狭隘民族主义和我们在文化上的自我阉割阻碍了文化的交融与发展。

  可悲的是,原本属于中文的优美正在慢慢消失;更可悲的是,没有人发现它们正在逝去;或许,是无人在乎吧……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