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 > 文艺 > 字号:
阎连科说,我们的微信微博非常发达,但文学在全世界落后
2019-01-16 11:28:43
来源:理想国LIVE(企鹅号) 作者: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最近五、四年我越来越清晰地意识到虽然我们的微信微博非常发达,但中国文学在全世界落后相当一段距离,当然我讲更多的是我的小说,可能其他人的小说要比我的小说要好得多。”
  上周五,“文学的理想国”系列沙龙第二天,我们请阎连科、梁文道两位来现场,聊了聊阎老师的新作《速求共眠》,并围绕“世界文学里的中国文学”进行了一场对谈。今晚主页君将对谈内容分享如下:

  1.

  追求真实依然重要

  梁文道:阎老师这本新书要跟大家聊聊,书里面包含一个电影剧本,剧本分为两部分的故事,其中一部分是一个河南农村的青年强奸了另一家的女孩子,后来两家人干脆就让两个人结婚。结婚后这个强奸过人家女孩子的少年到北京当民工,爱上了一个北大的高材生,发展出一段很奇情的爱情故事,这是电影剧本的情节。更妙的是,这部小说里邀请到的导演是顾长卫,小说里绘声绘色地描写了顾导收到剧本的反应,顾导的生活作风、气派都在里面。

  另外在书里,剧本的作者就是阎连科。书中的角色阎连科还下定决心自己要去当主角,他要当年轻时强奸过人家女孩子,后来跑到北京当民工爱上北大女高材生的男主角。女主角是蒋方舟,蒋方舟的这段台词是说给阎连科老师的,她说:“文坛这么小,人多嘴杂,我俩在一起本来就有人议长说短,如果我们俩再真的再去演《速求共眠》电影,演砸了是一场笑话和闹剧,演成了哪怕有一点点的成功和利益,你我都会被绯闻的口水淹死,或者被口水的河流冲得没影,那时候我俩一辈子就都别想爬上人岸做人了”。

  我的同事很好奇,但他们不敢问,托我来问,你跟顾长卫、蒋方舟打过招呼吗?

  阎连科:我实话实说,大概三、四年前有一段时间,我和方舟、老顾整天说没钱花,那时候中国拍一部电影能挣两、三亿。我说钱老让人家挣,我们何不自己做一部电影?我们自己演、自己导、自己挣票房、自己去宣传。他说怎么赚钱呢?我说咱们就做一个什么什么电影,说的特别具体,我来当主角,写一个农民工不靠谱地爱上北京大学高材生,而那个高材生也爱上这个农民工,只是这样的故事。我们拍一部纪实电影,自己做剧本,我跟方舟和老顾也说好了,不过这个事情没有做成。

  梁文道:是真事?

  阎连科:这是真的,我做了很长时间但最后没有做成,就把这个剧本给别人了。所以这是一段非虚构。

  梁文道:书的副题是“我与生活的一段非虚构”。

  阎连科:对,我想至少拍电影的过程是真实的——我们曾经特别堕落,每天想发大财,结果一个小财也没有发上。

  在这本小说里,你会看到很多故事,里面包含着真实对真实的否定、故事对故事的否定。拍电影这一段是真实的,但其他的却在不断地相互否定,在这部小说里面你看不到真相,看不到真实,到底这个故事是真是假?后面的故事否定前面,车轮转来转去。

  我想表面看这个小说比较简单,没有正骨,比较浅,但是在我们今天的生活中,我们在座的没有谁知道哪个事情是真,哪个过程是真,我们生活在一个没有真相的时代里面。所以其实这个小说表面看是不揭露真相的小说,实际上它和我们所处的时代一模一样。

  梁文道:这个小说非常有意思的地方还有体裁——剧本、小说、调查记者的报道、警察的口供笔录、审讯记录,加上微信,这是不同的体裁。传统上我们认为文字可以虚构,但是每一种不同的体裁都在通向着“真”,或者说它跟“真”会形成一定的关系,文字会揭露它。

  比如警察的口供记录,我们一般觉得口供记录是在揭示真相,警察通过反复地询问来核实你的话到底是真还是假。调查记者的报道也是一种对真相的通达,就算是虚构的剧本,我们也会期待它揭露出某些人生和人性中的真实。它们都在不同程度上指向不同种类跟层次的“真”,但当一本书混杂了这几类文体的时候却出现了您刚才说的现象——他们互相否定,有时候甚至自己否定自己,而且整本书也像是带着开玩笑的态度。这是我读过阎老师最好笑的一本书,从头笑到尾。

  我想问在这本书里你是不是很带着一种根本的怀疑,文字通达真相这条路都是走不通的,都是不可能的,是不是这样的?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