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 > 文艺 > 字号:
影视行业的冬天,到底在为《啥是佩奇》狂欢什么?
2019-01-22 17:38:58
来源:两颗土逗 作者:不是白鱼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整个广告简直就是今年的中国。危机四伏却虚假的强颜欢笑的回到一个刻板印象和互相伤害的状态里。我笑不出来。

  醒来被《啥是佩奇》刷屏了,褒贬不一,影视从业者们已经开始想告诉同行们,这个‌‌“广告为什么这么新奇真么好看‌‌”,而批评其以城市精英视角想象农村的文章又被群嘲,说‌‌“一个广告片,你那么认真干什么?‌‌”又有人觉得这明明是一个商业行为,包裹如此浓郁的乡愁非常道貌岸然。也许大家普遍能够认同的是,影片的营销一定是成功的,因为激发起了热议。

  但是,广告片就不需要有更好的价值逻辑吗?这和人们对国产的贺岁片的降低要求有什么区别?

  刻意的东方主义和虚假现实对现在的观众而言很恶心

  也许无法随着每个人观赏的心理结构去探求,每个人不喜欢的部分,但这个广告对于我而言,有两个核心的干扰:

  一、整个影片的结构幽默点,或者说它的反转,建立在前面部分对农村的俯视、贬低和浪漫陌生化上,以一种居高临下视角、一种想象的质朴,勾引廉价的观看和同情;

  二、整个广告和观众的关系是不平衡不健康的,是一种情感绑架,好像导演敲着你的脑袋:‌‌“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感不感动?欢喜不欢喜?‌‌”

  你可以看到这个影片对它的内容对象——农村和农民的矮化,他们成为一种渴望儿女关怀的单一父亲形象,他们闭塞、粗鲁、想问题没有任何智慧,只会傻傻地问,这里还设置了一个信息社会和农村的不合拍的想象。以及,对它的输出对象,也就是观众,存有特别侥幸的预设,‌‌“这些人看到一个闭塞的老父亲,最后做出一个蒸汽朋克佩奇,一个农村根本不应该有的东西,一定会觉得很感动,很温馨,好像有什么新的创造力‌‌”,这是对观众的判断力的无视。

  我们的观影结构长期受西方的电影的影响,表现东方贫困、苦难、落后的电影常常在电影节获得好评,而没有人去在乎真实的中国式情感逻辑、哲学、宇宙观。激发白人廉价的同情,和激发城市精英们廉价的同情和家庭感,其实是同样一种罪,因为这种方式对沟通解决实际的问题、理解表达的对象并没有帮助,而是把对方的苦难和困境场景化了,变成一种兜售。

  在这个广告片的营销点里,有一个核心的‌‌“人文关怀‌‌”的光晕,这片光晕里的关怀是假的,它甚至不如一个调味料的广告,或者百事可乐广告打造的那种春节气氛使人感到温暖。我们真的需要这种填空题式的广告吗,把两部分人嫁接到一个固定的观看结构里,去进行没有意义的感动。

  虚假的现实、替代性的现实,以及从真实的世界抽象出来的现实,是三个不同的东西。说白了这个广告和现在的国剧们没有什么区别:老一辈很辛苦,老一辈为子女付出了一切,老一辈最终在老年时候有了自己的生活。这种丁字结构的家庭关系,上一辈一直向下一辈付出,并且不断期待绑架,试图改变下一代人,在各种影视剧中得到了合理化和推崇。包括像70、80年代创业史,或者那些公有制改革阶段,最近层出不穷的备受好评的电视剧,哪个不是在提供一种替代性的现实,去弥合中国的两代人之间巨大的伤痕和鸿沟?

  替代性的现实,就是拟构出一种当下可以合理化的现实,实际上就是虚假的现实的功能性使用。这件事是普遍发生的,而且愈演愈烈、愈发的有组织有纪律。在年轻一代普遍对这些国剧(推崇女性付出、女性离不开男性、父母为子女奉献一生、社会造成的伤害都应该通过个人努力去解决、盲目奋斗导致失败却还是乐观坚强……)极其厌烦的情况下,只有真正的爱和新形式的家庭温暖才能动人,比如《四个春天》。它提供的是另外一种爱和另外一种家庭的可能,它轻盈、自由、欢歌笑语,充满了创造力和可能性。

  所以《啥是佩奇》很容易被年轻一代识别出来,发心的不真诚,和目的的不纯粹。而且它提供的信息量也是不足够的。它并没有提供新的东西,而是把观众往一个更陈旧、更保守、更不多元的世界里拽。没有人想在看广告的时候感觉到自己受到的教育要分崩离析,以及自己的世界要回到一个落后的秩序里去,或者自己会对这样逼迫人廉价同情的戏份流下眼泪。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