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读书 字号:
人类学家麦高登眼中的低端全球化
2019-07-09 10:35:26
来源: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 作者:港中大出版社、麦高登、林丹、杨玚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如果你乘汽车游览广州,你会发现城里的外国人只不过是全部人口的沧海一粟,你坐上几个小时的车,也许看不见一个外国人。……本书所讲的地区在广袤的广州版图上只是几个小点。
  (文章原标题:从「重庆大厦」到「广州的非洲人」:人类学家麦高登眼中的低端全球化)


南中国的世界城:广州的非洲人与低端全球化

麦高登(Gordon Mathews)、林丹、杨玚著.杨玚译

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19年6月

某些年代的某些城市

像磁铁一般,

吸引了五湖四海的追梦人。

  在国际都会广州,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们都在寻找商机,开始新生活,重新认识自我。新移民中有不少非洲小商人,他们在中国采购廉价或假冒名牌的产品,然后运回家乡销售。人类学家麦高登(Gordon Mathews)通过对这些生活在广州的外国人的田野考察,描述了异乡人在全球化下的故事,编织出一本引人入胜的民族志。

  本书深化了作者在《香港重庆大厦:世界中心的边缘地带》中提出的「低端全球化」概念,探究广州如何成为「低端全球化」的中心,也使我们理解这一全球重要的人类商业和文化现象。

  书中的人物和故事呈现生动的全球化个案,让我们得以近景观察广州这座南中国世界城内跨文化和种族交流的丰富细节。

▼ 何为「低端全球化」▼

  发达国家的人想到全球化,脑海里一般会浮现跨国企业的产品和服务,如麦当劳、可口可乐、苹果、三星、索尼、脸书、谷歌等。我称这些为「高端全球化」,即由大型组织透过数十亿元财政规划、全球广告宣传及雄厚的律师队伍来典型实施的全球化。

  在此以外还有另一种全球化,名为「低端全球化」。这是指「人和产品在较少资本运作下的非正式跨国流动,有时牵涉到半非法或非法的交易行为,往往与『发展中国家』相关,但在全球都显著可见」。

  这是世界上多数人所经历的全球化,它由那些有一些亲朋好友的商人运作。他们购买较小数量的产品,常常通过街头小贩或路边店铺售卖给顾客,而非大型购物商场或商店。

  (节录,页91)

▼ 学者推荐 ▼

  这本学术专著运用严谨的社会科学研究方法和翔实的实证数据,对广州的非洲商人群体进行全方位的深度考察,探讨在华外国人的国籍身份、社会适应以及种族和跨种族互动等重大学术问题。本书视角新颖,逻辑清晰,可读性强,不但深具理论意义,也是通俗有趣的外国人到中国追梦和淘金的故事。

  ——周敏(洛杉矶加州大学亚太中心主任、社会学与亚美研究学教授、王文祥伉俪基金美中关系与传媒讲座教授)

  通过对生活在广州以非洲人为主的外国人的深入田野考察,麦高登和他的研究团队对这一族群和文化日益多元、走向世界化的城市体察入微。全球化在作者眼里不仅是那些人们耳熟能详的资本、信息无边界流动,还应包括那些引发人们不同感受和态度的合法或者「非法」跨国流动群体,从而高度契合了作者在前著《香港重庆大厦》中提出来的「低端全球化」概念。

  ──范可(南京大学人类学教授)

  这本书有关低端全球化下贿赂和商业竞争的故事引人入胜,是麦高登《香港重庆大厦》一书的最佳续篇。《南中国的世界城》充满了异族群体经历的故事,也有移民希望飞黄腾达的梦想,以及以非洲商人为主的外国人和中国本地人之间的关系。

  ──Nicole Constable(匹兹堡大学人类学教授)

  我不断赞叹麦高登能长期和有技巧地汲取当地知识,同时还能与广大读者进行交流。这本书让我了解广州和低端全球化的人性一面,也让我更了解如今的世界。

  ──Ulf Hannerz(斯德哥尔摩大学人类学荣休教授)

▼ 目 录 ▼

  第一章 绪论

  第二章 广州的外国人

  第三章 非洲人和中国人的关系

  第四章 低端全球化

  第五章 广州的合法及非法活动

  第六章 物流中介、中间商、文化大使

  第七章 异域的宗教

  第八章 恋爱、婚姻、成家──中国的奥巴马?

  ▼ 开卷五分钟 ▼

广州的异域

(摘自本书 绪论)

  在国际都会广州,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们都在寻找商机,开始新生活,重新认识自我。新移民中有不少非洲小商人,他们在中国采购廉价或假冒名牌的产品,然后运回家乡销售。人类学家麦高登(Gordon Mathews)通过对这些生活在广州的外国人的田野考察,描述了异乡人在全球化下的故事,编织出一本引人入胜的民族志。在小北路和环市中路的交界处你可以登上人行天桥,穿过各种铁道和不同层面的高速公路和高架桥,但你只能通过天桥越过这个交汇处,并经过令人眼花缭乱的摊贩和遇见各种族的路人。有天晚上,一个女人举着一块手写的牌子,上面用中文、英文和阿拉伯文写道:「我儿子需要做手术,费用是四十万元人民币,请施舍点钱吧!」天晴的时候可见到一些有病和一瘸一拐的乞丐,一到晚上往往更多。也许这里是乞讨的好地方,因为附近有伊斯兰教的文化,而穆斯林重视施舍之行。还有一些来自东非的性工作者,从她们的紧身裙穿着就能一眼认出。附近还有中国摄影师,专门替阿拉伯人和非洲人拍照,让他们在广州城留下剪影。有一些兜售其他商品的小贩,售卖着塑料玩具火车、衫裤、鞋子、手表和玩偶,当中有跳舞的金正恩。在巷道上不时能见到不同种族背景的人,汉族、维吾尔族、回族穆斯林、阿拉伯人以至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各族人,前三种族群卖东西,后两种族群买东西,但这些不同的人除了讲价和买卖,几乎没有任何交流。当警察到来的时候,小贩一眨眼间就打包好他们的货物,混进来来往往的人群之中。


小北地下通道里的小贩和顾客

数据源:本书,页18(Gene Parulis摄)

  这座天桥的一端有一道向下的楼梯通往天秀大厦,它是一座包含三栋塔楼的建筑,每栋楼高32层。它最底部的四层有一些面对非洲和阿拉伯顾客的商铺,售卖诸如假发、真的或仿冒的珠宝、电子产品、西非花纹的布匹、性玩具、洗衣粉等。天秀大厦是非洲人做贸易的核心地,并因此著名,如果有人想了解这种贸易,可以在天秀大厦底部走走,观察几天,听听这里发生的故事。我们三人曾见证无数友善或一般的交易在这里进行,但也曾在一间假发店目睹有人为了60元的买卖用上四个小时来讨价还价。在一间美容产品店铺,我们见到一名穿着超短裤和胸围的中国服务员和一名身穿黑色罩袍的中东女士讲价,她们在交流时不讲一个字,只是轮流在计算器上商议批发价。在楼下的摩卡咖啡厅里,我们曾无数次见到人们用各种语言聊天和计算数字,其中有阿拉伯语、法语、伊博语、斯瓦希里语、索马里语、乌尔都语,而英语十分常见,是不同人群在谈生意使用的主要语言。他们的话题从汇率波动、宝石价格到性工作者,还有穆斯林娶一个到四个老婆的代价和好处。


天秀大厦

图片来源于网络

  天秀大厦较高层是破旧不堪的公寓,包括一间为商旅提供住宿的宾馆、一些贸易公司和电子产品展厅。B座是最高的一栋楼,主要用于商贸,其中有宾馆。A座和C座主要用作民居,也较为冷清,但令人意外地开了几间非洲餐厅。C座29楼有一间塞内加尔餐厅,27楼有一间坦桑尼亚餐厅,再下一层有一间科特迪瓦餐厅、另一间塞内加尔餐厅和一间尼日利亚餐厅,还有几家马里宾馆。这些生意并没有登记在册,但的确做得挺红火,各自别有洞天。我们曾在一间刚果餐厅消磨了一个下午,吃着炖菜,和刚果老板交谈。她说:「我最初不喜欢中国,因为这里的人总是很忙,即便是周六和周日也是如此。在金沙萨,大家会放松下来和你聊天,但这里的人不会呢!」她用略懂一点的中文,教会两名中国厨师怎样煮刚果菜。

  让我们再次来到大厦外。在寒冷的夜晚,曾有年迈的中国男子睡在周边的人行道上,当一些衣冠整齐的年轻非洲商人路过此处,会嘲讽这个男人的困境。我们也见过一名非洲性工作者,毫不犹豫地拒绝客户的叫价,大声说道:「没钱,就没有甜心宝贝了!(no money, no honey!)」我们曾看见刚从机场来到这里的非洲年轻人,一边走一边睁大眼睛,注视着这座庞大的中国城市,这里有闪耀的广告牌和高楼大厦,他们以前从未见过此景。我们也曾见到刚从火车站或汽车站过来的中国人,也睁大着眼睛来到这座大厦,见大批外国人出入此地,他们也从未见过此景。

  紧挨着天秀大厦的是「蓝爵咖啡」(Lounge Coffee),那里的客人主要用法语交流,来这里的商人大多来自西非法语国家,包括畿内亚、布基纳法索、塞内加尔、尼日尔、乍得、马里、刚果。在天秀大厦附近,法语确实是和英语一样颇为常用,但在环市中路的另一头,商人的主要语言是英语。一个来自布基纳法索的商人说:「关于语言,英语是商贸交流的唯一途径,我可以尝试说中文,但他们还是会跟我说英文的。」他们还是能正常交流。附近的陶瓷大厦,在2005年与天秀大厦曾是非洲商人经常造访的两幢建筑物。当局在2010年严打售卖假冒商品的店铺,近200间中国人商铺因此结业,包括陶瓷大厦内的大量店铺。现在这里十分冷清,只剩下一些便利店和已关闭的店铺。其实,这个地区的假冒商品无处不在,我们不清楚为什么单单这幢大厦遭此厄运。沿着环市中路,距离陶瓷大厦数百码以外是先贤清真寺,这里每逢星期五和开斋节等圣日挤满了上千的朝拜者,包括维吾尔人、阿拉伯人、巴基斯坦人和非洲人。再走几百码,你会见到广州火车站。


地图上的淘金、小北和广园西

数据源:本书,页11(黄百亨制作)

  值得一提的是,与上述地点相隔一两条街处,你看到的全是中国人。尽管广州不同地方还有一些外国人居住的小区,包括下塘西和南海,但异域世界的地理边界就在这里。如果你乘汽车游览广州,你会发现城里的外国人只不过是全部人口的沧海一粟,你坐上几个小时的车,也许看不见一个外国人。广州地图也能证实这一点,本书所讲的地区在广袤的广州版图上只是几个小点,不论怎么测量,广州比欧美城市大太多了。

  作者简介:

  麦高登(Gordon Mathews),香港中文大学人类学系主任及教授。除本书外,另著有《香港重庆大厦:世界中心的边缘地带》、Global Culture/Individual Identity: Searching for Home in the Cultural SupermarketWhat Makes Life Worth Living? : How Japanese and Americans Make Sense of Their Worlds等。

  林丹,香港中文大学人类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人类学研究所讲师。

  杨玚,香港中文大学人类学硕士。她的著作包括 Economic Globalization from Below、China-Africa: Merging Relations部分章节。翻译作品包括《香港重庆大厦:世界中心的边缘地带》、《赤柱日治拘留营:铁丝网内的三年零八个月(1942–1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