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 > 读书 > 字号:
最近的刷屏事件让我想起一本书
2019-12-04 18:19:18
来源:梁惠王的云梦之泽(微信公号) 作者:梁惠王的云梦之泽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野蛮的狼群,根本都不可能处理好自己内部的关系,内部都免不了互相撕咬,如何去影响别人?更别说创造璀璨的文明了,因为创造璀璨的文明,要靠非常和谐的社会分工。

 

  这两天某公司的信息满天飞,我的朋友圈都被刷屏了,好些人仿佛如梦初醒:原来这个公司竟然是这样的角色。说到这里,我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敏锐直觉。从第一次看到这个公司的名字开始,就心生反感。尤见其动辄以爱国为标榜,就更深信不疑。凡是喜欢那样标榜的公司,对普通民众都不是什么好事。我坚持这点认识,就怎么也无法骗到我。

  据说很多类似的公司,能干出类似许多无人性的事,都因为奉行一个原则:狼性文化。

  这让我想起了多年前一本让我恶心的书,《狼图腾》。

  我曾在地摊上买过一本,感觉不可思议,要文笔没文笔,要故事没故事,纯粹是垃圾,为什么能这么走红?后来才知道,是因为这本书的内核,很被中国人欣赏,就是狼性文化。

  这本书与其说是小说,其实文笔枯涩,像小学生作文,最可怕的是每叙述一段,就发一段像梦呓般的评论,要旨就是汉族像羊,孱弱萎靡,只有靠北方游牧民族的输血,才能保持生命活力。游牧民族是高于农耕民族的文明。并由此推阐出西方的文化也是狼的文化,他们是海洋狼,所以能在全球建立起殖民地。

  可以说,这些议论完全是一个文盲无知者高烧后的呓语。

  农耕文明比游牧文明落后吗?只要长了一个人脑,稍微有点文化,都不得出这样荒谬的结论。
据说作者还号称学者,像这样连起码的历史学和人类学基础都没有的人,也能称学者?学术是一项要经过艰苦训练的事业,但中国很多文青,包括大名鼎鼎的阿城、朱大可(他们的小说等其他作品我还是欣赏的),都喜欢谈先秦考古文化,而不知道自己根本不具备那个能力。《狼图腾》的作者,大概就是那类文青。

  众所周知,在人类学会了农作物种植之前,基本上都是过着游牧生活的。(目前也有学者认为农耕整体更早)《诗经》里记载的周民族的迁徙,甲骨文里展示的商民族对羊的赞美,都透露出这个信息。只有当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才学会定居;有了每年一度的农作物收成,才能保证他们不用“逐水草而徙”,才能免除生存的压迫,静下心来发展更高的文明。于是文字诞生了,文学、数学、哲学、伦理、法律等人类文明的各个分支才相继诞生,国家产生,国家的各项职能也进一步完善,从而推动这文明的进一步发展。当农业文明已经创造出文字、织出精美的丝绸、生产出精致的生活器具、建造起巍峨高峻的宫殿时,游牧民族仍只懂得睡在毡幕里,他们没有文字,没有像样的衣服,生活完全要依靠大自然的恩赐。一旦发生灾荒,牲畜全部饿死冻死,他们就要人口减半。蒙古人建立的元朝,曾经创制了八思巴文,作为他们本民族的文字,但是当他们被明军再次驱赶回大漠之后,他们把这种八思巴文也忘记了,重新回到了结绳记事的蒙昧生活状态之中。在《狼图腾》中,作者借一个蒙古族老人的话说:“我们蒙古人其实要比汉人文明,只是我们没有文字,没有你们汉人嘴巴会说,而且能记录下来。”当初读到这句的时候,简直有点哑然失笑,一个连文字也没有的民族,竟然号称比有文字的民族高等和文明,这不是梦呓是什么?没有文字,文明就不能传承和发展,这恐怕是连白痴也理解的东西,不知道这本书的作者,所谓的学者为什么不理解。

  农耕民族既然文明,为什么又会被游牧民族侵略?这是中国历史上的惨痛记录,大概也是《狼图腾》的作者能误导读者的一个重要原因。当然,没有大多数国民“成王败寇”的固有丛林思维加持,也不容易大行其道。

  
其实这个问题也基本是常识。亚当·斯密早就指出,在火器发明之前,高层次的文明总是被野蛮游牧或者狩猎民族所摧毁。罗马被日耳曼人灭亡就是一个明证。中国的情况也是如此。何况,在中国,还有一点例外。汉武帝就成功地将彪悍的匈奴人赶出了西域,让他们去中东和欧洲撒野。作为一个农耕民族的帝国,为什么战胜了游牧民族的匈奴,这虽然是个特例,但这个特例也值得分析。

  秦汉帝国的实质,其实带点军国主义色彩。尤其是秦国,它奉行的国策就是“耕战”,在这个国家生存的百姓,如果不会种田和打仗,就没有存在的价值。所以秦国会灭亡文明程度要超过他们的东方六国。现在有些历史白痴天天宣扬秦国的武功,实际上不理解秦国这种军国主义国家的特性。为了证明秦国国力的高超,有人还拍了纪录片,鼓吹秦国的武器先进。实际上翻翻《战国策》,除了对秦国“尚首功”政策的记载,没有任何可以证明秦国的武器制作好过东方六国的地方。倒是擅长制箭的吴越、擅长制弩的韩,或者被灭,或者只能仰强国鼻息。在冷兵器时代,武器的先进,并非胜利的决定因素。

  
汉朝的武器当然比匈奴先进,同样也不是最终战胜匈奴的原因。汉朝最后惨胜匈奴,一则因为匈奴碰上天灾,二则因为汉武帝的高度集权,能够充分调动汉朝的全部人力物力,和匈奴人周旋。但是,面对生活和作战高度统一的游牧民族匈奴,汉朝的损失也是惨重的。此后,这样的胜利几乎不可复制。因为中原王朝的文明程度在一步步加深,在它没有前进到发明火器之前,面对游牧民族的侵扰,它的失败是不可避免的。

  因为,书生总是打不过流氓和强盗。

  
经常遭到脑残批判的宋朝,可能是中国历史上文化最灿烂的时代,文明的各个领域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市民文化的兴隆也是从宋朝开始。衡量一个民族的文明程度,我以为市民文化的兴盛程度可以算个重要标志。因为在野蛮蒙昧的时代,百姓奔走于生存而不暇,哪里有可能享受文化艺术进步的成果。但是这个宋朝,却是中国版图最小的时代,遭到契丹、女真、蒙古三个游牧民族的侵扰,终于灭亡。有趣的是,这三个游牧民族的前两个在汉化程度不断加深后,最后也被后期的游牧民族灭亡,从而印证了这样一个规律:谁接受了汉文化,谁就会迅速丧失战斗力。

  然而,这不是文明的罪过,而是文明的代价。

  当我们躺在床上听着软绵绵的昆曲《牡丹亭》时,的确人类所有的野性都会丧失,但我们想回到没有文字,回到茹毛饮血,“以毡为幕以酪为浆”的生活吗?显然不愿。

  
看不清楚文明所带来的必然代价,而鼓吹所谓游牧生活优于农耕生活,是愚蠢的。既然享受着文明的成果,仍旧鼓吹游牧民族优于农耕民族,这就不仅是愚蠢,而是无耻。

  西方的文明并非产生于毡幕中,如果没有古希腊留下的宝贵文化遗产,西方不可能有文艺复兴,也不可能产生近现代文明。要论野蛮,那时清王朝比英国要野蛮。在清王朝治下的百姓,带着稀奇古怪的刑具,曾让西方人感到不胜惊骇。慈禧吃饭的时候,陪侍她吃饭的宫女必须下跪,但是,当西方贵妇在场的时候,连慈禧都不让宫女她们下跪,理由是这很野蛮,她不好意思。在《狼图腾》作者鼓吹的所谓“海洋狼”盛行的时候,英国战胜满清的原因,根本不在于狼性,而是文明,是靠它的政治文明以及基于政治文明基础上的科技文明。这点,清政府的驻英大使郭嵩焘看得非常清楚,感叹不已,艳羡不已。可惜,他因此激发的一系列金玉良言,却被国人诟为汉奸的罪证。

  
正是因为根植于良好的政治制度和严密的科学头脑,火器才能发明,并不断改进,日新月异。野蛮的游牧狼,如何能做到这一点?

  野蛮的狼群,根本都不可能处理好自己内部的关系,内部都免不了互相撕咬,如何去影响别人?更别说创造璀璨的文明了,因为创造璀璨的文明,要靠非常和谐的社会分工。本文开头提到的那个公司,据说已经把好些自己的员工送进了监狱,这样的狼性文化,能有持续性发展吗?靠各种狼性手段辉煌一下,邀一时之宠是可以的,但楼台的倒塌,也不过眨眼之间。

  《狼图腾》走红的时候,我就感到奇怪,中国的蠢人太多了,这么本破书,竟然博得数以百万的拥趸,博得一群群人的叫好。无疑是“好死不如赖活着”“成功可以不择手段”等固有思维,和狼性文化合拍。但他们大多数人不知道,在一个丛林社会,他们永远爬不上狼的位置,而只是狼性文化的牺牲品。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