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 > 教育 > 字号:
无斋先生:面对这个春天,我束手无策
2019-12-05 09:56:07
来源:合传媒 作者:无斋先生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尤有甚者,今日开口动手的,明天就可能角色反转,同为灰尘矣。故尔,此非“城邦之外无政治”,而是野蛮复归,人文颓败,绞肉机反噬,演绎的是一幅活脱脱人类返祖图景也。


  己亥春到,心意温煦,而势必景致络绎,怎忍耽误。说话间,新桐初引,桃红柳嫩,人间重又生气游走,诱出沉埋心底的希望星星点点。突然,但并不意外,校方下令停止我的教研招生,大半辈子起居校园,教书匠职业生涯就此告一段落。禁令如山倒,恰如春天的风沙,自北国扑杀而来。它们逼迫我不得不体味乍暖还寒之意,却也让我获得了冷眼旁观的机缘。卅载碌碌,跟黑板粉笔打交道,此刻倒仿佛松了一口气,一身轻呢。

  没想到,想不到,年近花甲,不期然间,人世再向我展示一层风景,人性由此往幽微更掘一层。于是,沉吟风月,打理家常。

  哦,上苍,我该怎样感恩!

  照澜院菜市场在二校门的南面,清华园的中心。所谓“二校门”,是老清华初建时的校门,后来校园增扩,跨疆越界,遂成虚设。“文革”潮涌,例为“四旧”,为权贵学生率众砸毁,直至二十五年后校庆时分方始原样复建。对门隔溪,当年老清华陆续修建起照澜院、新林院两处教授住宅小区。前者为西式两层红砖小楼,后者则为灰瓦砖石单层中式。一律独门独户,前庭后院,逶迤散布。而命名雅致,一望可知是民国才有的风流。其间故事,萧公权先生回忆录曾有深情忆叙,更有那所谓“太太的客厅”浓墨重彩的渲染,晃兮恍兮,叫现今的文青痴绝。不料半个世纪下来,却逐渐蜕变成大杂院,住户也早非教书匠。就近一幢楼,形体粗陋,近些年的滥制,底层菜市场,楼上两层餐厅,晨夕熙攘,五谷轮回,是为“照澜院菜市场”也。

  今日无风,穿过校园。买好菜,拎包出门,缓步当车,迎面碰上一位熟人。同校做工,各自埋头,倒不常见。阁下依然乐意接谈,在下当然感激不尽。两个中年汉子,感喟天行有常,而人事诡谲,既然天气晴好,身体最要紧,不妨沿坡踏春,引觞泛舟。彼此莞尔,怡怡然也。如此这般,大声嘻哈,一阵喧阗,击掌告别。

  五米开外,老者端坐电动轮椅,冷眼旁观,仿佛无意,似乎有心。此刻扶轮驱前,以“你就是许章润?”相问,不温不火,有张有驰。赶紧俯身,唯唯诺诺。老人家白发蜷曲,身板宽大,面色红润,可惜不良于行。盯着我三、五秒,或者六、七秒,然后,一字一顿,从牙缝里吐出:

  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如同扫地,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

  这是“伟大领袖语录”,当年人人会背,昼夜喇叭广播。但逢“批斗”,每场必嚎,而继以拳打脚踢,棍棒交加。犹记抄家之际,动手前必也高声诵唱同一咒语。灰尘们屁滚尿流,头破血流,乃至一命呜呼,瞬息阴阳两隔。既属“反动的东西”,人不人矣,则生杀操于他手,早已超出文明论域。尤有甚者,今日开口动手的,明天就可能角色反转,同为灰尘矣。故尔,此非“城邦之外无政治”,而是野蛮复归,人文颓败,绞肉机反噬,演绎的是一幅活脱脱人类返祖图景也。万年风雨进化,千年文明驯化,不敌一夜间野蛮性发作之退化,说明我们距离丛林不远,从来就不远。余生也晚,却不幸遭逢,亲历亲见,每每想起,辄脊背发凉,感喟几希。不过,确乎早已多年不曾听闻,好像忘了,今日突自轮椅老者口中字字咬出,恍如白日见到厉鬼。

  老者姓甚名谁,为何朝我口诵“领袖语录”,在下一概不知。而一襟愁绪,阳关三迭,万里觅精神,则一切似乎又顿时显豁,遂了然于心。话说愕然而惘然之际,憎恶与怜悯两头,他已驾车转向,悠然离去,依稀哼哼有声,乐陶陶也。

  章润这娃经事有限,阅世短浅,只觉得霎那间时光错乱,空间迷蒙,三界不分,人鬼无别矣。烟光残照,凭栏望极,共此关山月,惟寄千丝万缕。

  春来了,万物复苏。可在这个美丽校园,面对这个聒噪而无声的春天,我束手无策。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一日初稿,十一月二十八日改订于沪上旅次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