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教育 字号:
不要和学生干部恋爱
2019-12-14 14:24:00
来源:中产生活观察(微信公号) 作者:张3丰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除了“病态”,牟林翰身上还体现着某种典型性。他对权力的理解,对成功的理解,都让他的人格中缺少善良以及对他人苦难的体认能力。牟林翰是“时代的化身”,这才是最让人忧虑的。

  北大女生包丽的自杀引发内地网友的广泛关注。《南方周末》的长篇特稿披露出包丽和男友牟林翰的充满屈辱感的感情,除了包丽的母亲,也有越来越多的同学出来指证,牟林翰对包丽的情感控制,可能是导致她轻生的主要原因。

  证据来自各种聊天记录。包丽身上有“我是牟林翰奴隶”的文身,而在交往中,包丽从最初“最美好的自己在未来”,慢慢变成对“不是处女”的自责。有聊天记录证明,包丽吃过多次避孕药,被拍裸照,也被牟林翰要求“做绝育手术”。

  很明显,如果这些事实成立,特别是被拍裸照和被要求绝育手术这样的细节被证实的话,这就超出了通常意义上的SM甚至PUA的范围,可能涉及到违法。就这个意义上,牟林翰有责任作出一些回应。公众要求警方和校方介入,进行更多、更深入的调查,也具有正当性。

  包丽出身于商人家庭,牟林翰的父亲据说是某金融机构山东分行的领导,两人都是内地精英家庭,又在最好的学校读书,进入学生会,这一切都让这一事件具备了不同寻常的意味。

  牟林翰本人是学生会干部,以精英自居。他指导包丽如何去竞选学生会干部,在面对竞争对手的时候要装得傻一点,面对“学生会主席”则要完全坦诚和服从。另一段聊天记录显示,一个男同学在微信中称呼牟为“大佬”。有网友搜索出牟林翰在一些会议上的发言,年纪轻轻的他,已经是满口官话、套话。

  这多少说明,牟林翰在面对其他同学和处理事情的时候,其实奉行的也是类似的原则:迷信权力和控制,看重实际利益。对上面服从,对“下面”则完全是压榨。很不幸,这可能是很多大学学生会普遍存在的现象。此前媒体报道过中山大学学生会干部任命引起的争议,“部长级”“副部长级”“常务副部长主持工作”,这些称呼背后的官僚主义达到仍人乍舌的地步。

  并不是说,学生会的官僚主义就一定能导致牟林翰这样的人出现,但是牟的做法,确实是把这种“控制学”运用到了自己的感情生活中。在他和包丽恋爱之前,两人本来都有恋情。牟林翰指导包丽怎么混学生会,是把她看成是自己的财产。包丽对牟有好感,既是基于他的外型(称他为北大刘浩然),也是他的权势(包括家境)。

  最终,牟林翰把包丽弄到手,从“自己人”,变成了自己的“财产”。他让包丽在身体上纹“我是牟林翰的奴隶”,就是通过贬低她人格的方式,施行彻底的控制。这也能够解释,为什么在交往开始的时候,他并不在意对方是否是处女(两人都有过性经历),反而在交往一段时间后,才强调这一点。

  这是对包丽控制的进一步深化,从控制她的现在,发展到控制她的历史(过去)。牟林翰渴望绝对的控制,已经到了病态的地步。这绝不是一句“我就是一个传统的山东男人”所能解释的,这压根就和“传统”没有任何关系,而是一种完全现代的的“控制论”。

  这是一起真正的悲剧。包丽的命运,让人惋惜。她的同学们开始在网上回忆她生前的点滴,为我们还原出一个单纯、善良的女大学生形象。但是,恰恰是她的“单纯”,才让她在被控制中越陷越深。或许从她想去混学生会开始,她的悲剧命运就已经注定了。

  有人认为,牟林翰已经有了了某种人格障碍,需要去看心理医生,这是很有道理的。但是,除了“病态”,牟林翰身上还体现着某种典型性。他对权力的理解,对成功的理解,都让他的人格中缺少善良以及对他人苦难的体认能力。牟林翰是“时代的化身”,这才是最让人忧虑的。

  注:此文是为“香港01”写的专栏。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