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教育 字号:
青春世界中的残酷
2019-12-21 09:17:28
来源:劳燕东飞(微信公号) 作者:奕澜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正如有网友所言,真正高级的PUA,都写在了商君书、韩非子与君主论里了,无非伟人用来治理万民,而渣男学了点皮毛,那只好对女人敲骨吸髓了。
青春世界中的残酷(一)

  一

  记忆中我的青春世界,有少许的寂寥与迷惘,有些微的躁动与不知所措,还有一丝江南特有的湿漉漉的缠绵。

  总地说来,却是和风细雨的,平淡而不乏暖意。

  曾经以为了不得的烦恼,过后看来其实不值一提,甚至不过是一些“为赋新辞强说愁”式的闲愁。

  这样的青春世界,想必并非我所独有。

  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与中期的中国社会,正处于从封闭走向开放的关键时点。整个社会,开放成为主旋律,下海从商的潮流风行。

  犹如正处于萌动期的青年,一个全面苏醒的社会,它的未来充满无限的可能。

  从上至下,破旧革新的勇气,对美好未来的向往,使得这一代人的青春世界,自有一股昂扬的精神蕴于其中。

  这多少端赖于社会发展方向的明确。对一个富裕、自由与幸福的社会的期待,支撑了那个时代的乐观气质。

  校园中开始出现一些躁动,象牙塔里的人们,有不少开始想象与向往外面世界的精彩。不过,无论是中学还是大学,校园整体上还是偏于安详宁和的。

  高考的压力没有那么巨大,职场的竞争也谈不上惨烈。更重要的是,彼时的社会,对个人成功的推崇还没那么肆无忌惮,不存在什么不成功便出局的教条。

  在埋首努力与无谓浪费光阴之间,我的青春便呼啸而过,完全来不及细细体味与品鉴。

  二

  在大学从教,不可避免地会接触一茬又一茬的年轻学子。当我从亲历者变成观察者,学生们的青春世界于我而言,明显有着一种代沟造成的疏离感。

  从八零后到九零后,再到零零后,这样的疏离感也日益地强烈。不得不说,学生们的青春世界,于我而言是陌生的。

  想象中的青春世界,处于花季年龄的少年与青年,自然与阳光、激情、神采飞扬相伴。生活的富足,见识的增长,有助于减少贫穷与封闭所带来的局促感。

  尤其是九零中期与零零后出生的一代,自小受到互联网的熏陶。他们必定更自信、更开放、更阳光,也更从容,是真正可能与世界实现接轨的一代。

  然而,这个冬季,一场电影,两起事件,都直指现实青春世界中的残酷。

  电影《少年的你》讲述的是中学校园中的欺凌现象。两起事件,则涉及大学校园男女生相恋中,以爱的名义进行强制与操控的问题。

  相比于电影,两起事件对我的冲击更大一些。因为一起发生在我工作多年的学院,另一起发生在我曾经就读的学院。

  认真想来,我此前对于现实青春世界的想象,不能说是完全有失偏颇,但的确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其中残酷的面向。凌辱、暴力与死亡,也是现实青春世界中的组成部分。

  无论是中学校园中的欺凌现象还是大学校园中两性关系的操控,都并非个案,而有着更为一般的意义。

  我并不觉得,自己当年所处的青春世界,就比当下的青春世界要美好;更不认为,回归当年的模式,代表着一种可行的解决方案。

  每一代人都有特定的社会环境与生活世界,想要回归从前就譬如刻舟求剑。

  更何况,我这一代人的青春世界里,多少还是有些封闭的气息。因而,也会相应残留一些后遗症:经历过相对贫穷的童年与少年时期,骨子里仍是有些自卑的,改不了局促不安与谨小慎微的气质。

  然而,当下青春世界中这份真实的残酷,终究与人们对青春的美好意象太过格格不入,而给人以强烈的刺痛感。

  直面这样的青春世界,身处成人世界的我们,是否有必要追问一句:本该阳光灿烂的青春世界,为什么竟会有如许的黑暗?

  三

  影片《少年的你》与近期发生在身边的两起事件,正好代表高考的此岸与彼岸:中学校园与大学校园。

  身处此岸的人们,期望借由高考之桥而成功奔向彼岸。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到达彼岸,避免在争抢的过程中被挤下去。

  在这个社会,高考向来被认为是改变命运的重要契机,被个人与家庭寄予远超现实的期望。对于高考,人们总是充满了“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之类的想象。

  影片讲述的故事,便发生在一个高考复读班。

  主人公陈念一心准备高考,期望通过高考来改变自己与家庭的命运。所以,她明知同班女生胡小蝶一直受到其他同学的欺凌,也并未挺身而出给予后者任何帮助或安慰。

  胡小蝶不堪欺凌,在孤立无援的绝望之下在校园里跳楼自杀。在陈念见到倒地死亡的胡小蝶时,第一反应是,用自己的衣服盖住了后者的尸体。

  之后,在这个班里,陈念成为被欺凌的一方,班里其他同学继续沉默相对。魏莱、罗婷与徐渺,以各种方式污辱与欺凌陈念,陈念真切地感受到当初胡小蝶的处境。

  陈念想过报警,但终究没有从学校或警方那里获得有效的帮助。胡小蝶的案件,也以不了了之的方式收场。

  在欺凌看来永无止境的时候,偶然相识的街头混混小北,依靠他的拳头,为陈念撑起一片保护的天空。因有小北的保护,魏莱等人不敢再欺凌陈念,欺凌的对象变成徐渺。

  魏莱担心之前欺凌陈念所录的视频传出而影响自己参加高考,遂找陈念私下求情。陈念在争执中推了魏莱一把,导致后者摔下台阶头部受撞击而死。

  小北得知后,帮陈念掩埋了魏莱的尸体。尸体被发现后,警方介入案件的调查。小北声称魏莱是自己所杀,陈念则否认魏莱之死与自己相关。

  在此期间,陈念参加了高考。高考成绩公布,陈念的分数可上国内一流的名校。办案警官郑易觉察到小北所供述事实存在蹊跷,极力劝说二人说出事实,承担各自应当承担的责任。

  最终,陈念说出魏莱之死的真相,失去就读大学的机会,而被判刑四年。

  生活在阴沟里的陈念,无疑是将高考当作改变自身与家庭命运的唯一机会。所以,在胡小蝶受到欺凌时,担心会影响自己的备考,她与班上其他同学一样沉默以对,没有伸出援手。

  她显然以为,只要考上理想中的最高学府,自己就可过上仰望星空的生活。

  一心想要走出阴沟的陈念,并不知道,她所渴望就读的位于彼岸的最高学府,也并非她想象得那般安宁与美好。在电影中,尽管受到同学的欺凌,但陈念至少还有小北的真心守护。这也是影片中的亮色部分。

  她或许未曾料到,大学校园中同样存在欺凌,只不过欺凌的主体变成原本被期待会守护自己的恋人。

  近期发生在我周围的两起事件,均涉及两性关系中的操控问题。

  清华的女生及时止损,以相当激烈的方式,从被操控的状态之中得以摆脱出来。北大的女生泥潭深陷,在一种极不正常的压榨关系中,逐渐在内心认同对方施加的凌辱,终究酿成让人扼腕的悲剧。

  中学校园中的欺凌,在于强势者使用暴力对弱势者施行不正当的支配,也就是剥削。大学校园里,欺凌依旧。

  差别或许仅在于:其一,手段实现了升级,赤裸裸的暴力相向,变成居心叵测的心理操控。其二,新的支配方式需要弱势者的主动配合,通过后者的自我奴役而实现。

  发生在两性关系中的欺凌,实质仍是赤裸裸的压榨与剥削。在某种意义上,压榨与剥削的程度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暴力相向中,弱势一方至少还表现出不服从,从而呈现的是一种对抗的格局。

  心理操控的场合,弱势一方则可能全面屈从,并进而自我奴役,连起码的对抗姿态也被消解了;并且,这样的压榨与剥削也更令人绝望,因为它们往往以爱的名义进行,让弱势一方“自愿”地戴上枷锁。

  四

  很多人可能会追问,一个在最高学府学习法律的年轻女性,为什么没有奋起反抗,连起码的权利意识都没有?

  我也承认,北大女生的悲剧,有一些偶然的因素在内,包括个性,包括家庭,包括不幸遭遇这样一位渣男。

  然而,一个原本认为“我最美好的东西是我的未来“的女生,在对方的连番洗脑之下,竟真地相信自己最美好的东西是作为处子之身的初夜,最终留下一句“遇到了熠熠闪光的你而我却是一块垃圾”的遗言,以谢罪的姿态决绝而去。

  倘若没有既有的文化与社会心理结构的有力配合,怎么可能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完成被洗脑的过程?

  与中学校园中的欺凌现象一样,将北大女生的悲剧,完全视为个体性的事件,无疑是缺乏社会学的想象力。

  在社会学家米尔斯看来,个体所遭遇的私人性困扰,其实不只是个人命运的问题,而是和全社会的结构性问题密不可分;因而,社会结构若不发生根本性的转变,个体的私人境遇就不可能得到改善。

  个体若想理解自己的体验,估测自己的命运,就必须将自己定位到所处的时代。无论是哪一代人、哪一个人,都生活在某个社会当中;他活出了一场人生,而这场人生又是在某个历史序列中演绎出来的。

  五

  无论是中学校园里的欺凌,还是大学校园两性关系中的操控,均呈现的是一种不正当的支配格局。而这样一种看起来有些扭曲的支配格局,本身就是既有社会结构的折射。

  其一,从双方的社会阶层关系来看,为恶者基本上在阶层结构中处于更高的位置,而受害者则相对处于较低的阶层。

  无论是影片中带头实施校园欺凌的魏莱,还是两起事件中的男生,其家庭所处的阶层地位,都明显较受害方的社会阶层地位要高。

  这其中不仅涉及中产阶层与草根阶层的对照,也涉及有权/钱阶层与无权/钱阶层的比较,还涉及城市阶层与农村阶层的对比。

  由此,为恶者与受害者作为支配与被支配的两方,在社会阶层中呈现典型的上下位关系。

  其二,从两性的社会结构关系来看,大学校园中的两起事件,操控者都是男性,可谓并不意外。

  两性关系之间,呈现的是一种主从关系的格局。这与男性之于女性在整体上处于支配地位有关。

  北大女生的事件中,渣男以“我就是一个传统的山东男人”为由,肆意施行性别关系上的压榨与剥削。

  渣男之渣,以及受害女生对凌辱的认同,显然有着深厚的文化与社会心理基础。这个社会对女性的性贞洁,本来就有着近乎神经质的关注与偏好。

  在两性关系方面,存在诸多流行的说法。

  比如,再婚的男性被比喻为二手房,而再婚的女性被说成是二手车。先前的婚姻,对于男女双方各具不同的升值与贬值的意义。

  再如,婚内出轨的问题,若是男方出轨,被认为是屋顶倒塌,而屋顶可以重修;若是女方出轨,就是地基被毁,再无恢复的可能。

  这些流行的说法背后,呈现的不正是对女性的性贞洁的强调吗?

  不止如此,女性在这个社会正日益地被物质化、被矮化与从属化。各式女德班的兴起,折射的正是这样一种冷酷的事实。

  即便抛开令人作呕的女德班不论,阿里P8程序员所列的征婚条件,对有车有房与税后170万年薪的强调,以及对女方提出的各式要求,何尝将女性当作平等的主体来对待?

  要说这是一个雇佣广告,或是买卖关系中买方发出的要约邀请,怕是也完全可以成立。

  全社会都在不厌其烦地告诫,女性无论如何都需要依靠一个男人,否则人生就不完整,甚至就是人生的失败者。女性最重要的价值体现在家庭上,体现在教养孩子上。

  言下之意是,女性要么从属于丈夫,要么从属于孩子。总之,就是不可以,也不应该有自己独立的人生。

  这个社会既然推行这样的两性关系,渣男肆无忌惮地进行压榨式的心理操控,北大女生轻而易举地被洗脑成功,又有什么可奇怪的呢?

  反过来埋怨这位女生没有奋起反抗,没有起码的权利意识,只会转移矛盾的焦点。

  其三,从所使用的支配手段来看,无论是暴力还是各式的操控手段,也都具有相应的社会性。

  影片中的暴力相向,如此地直接与不加掩饰,难免让人以为是校园欺凌所特有。

  反观这个社会,正常的社会场景中,这样的暴力又何尝少见呢?只不过,成人世界惯会耍弄阴谋,懂得借用合法的暴力,无需施暴者亲自动手。

  鸿茅药酒案中,企业借用公权力实施跨省抓捕,不就属于这样的场景吗?类似的事件,远不只鸿茅一家。

  联想的柳传志当年以职务侵占为名将孙宏斌送进监狱,即便孙事后因缘际会成为房地产界的大佬,这样的滥用暴力,在让人心生惧意之余,也不免有损柳的光辉形象。

  可以说,国内企业在借用合法的暴力,对自己的员工实行打击报复方面,惯会是各显神通。

  前有联想,后有腾讯与华为,均曾以职务侵占与侵犯商业秘密等为名,将不驯服或是离职欲另谋高就的员工,送入公权力的绞肉机。

  至于心理操控方面,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更是司空见惯。抛开两性关系不说,在亲子关系上,父母对子女的情感绑架到处可见;不然,何至于出现“父母皆祸害”的说法。

  职场中领导对员工,也经常耍弄操控之术。正是在操控之下,员工一方自觉自愿地采取996或007的工作模式,以此向领导证明自己有被压榨的价值。

  政治领域也是同样。在个人与国家的关系上,个人被认为只有绑在国家的战车上,或者成为组织的螺丝钉,才有存在的意义。鼓吹个人成为无脑的零部件,倡导不惜代价的个人奉献精神,用的不也是这套操控的手法吗?

  所以,正如有网友所言,真正高级的PUA,都写在了商君书、韩非子与君主论里了,无非伟人用来治理万民,而渣男学了点皮毛,那只好对女人敲骨吸髓了。

2019年12月20日于清华园

青春世界中的残酷(二)

  一

  影片《少年的你》呈现的中学校园的暴力欺凌,以及近期大学校园发生的两起情感操控事件,都并非孤立的个案。感喟与惋惜一番之后,若无其事地继续我们原有的生活,无法避免类似悲剧的再现。

  让人凛然而惊的是,无论是在影片里,还是两起事件中,被欺凌的学生都表现出对成人世界的不信任。他们或是曾经寄希望于成人世界而未获预期中的支援,或是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向成人世界求助。在至暗时刻,仍然选择独自面对,用自己的方式去解决所陷入的困境。

  校园欺凌现象之让人痛心,是因为它们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生。在其中,受欺凌的学生,本来可以有多个求助的对象与环节:一是老师与其他同学;二是家人与亲友;三是学校的相关组织;四是以警方为代表的公权力。

  但凡其中某个环节发挥一些积极的作用,都不至于酿成无可挽回的悲剧。然而,悲哀的是,整个机制都陷于失灵状态,只能看着受困的学生一步一步地滑入深渊。

  老师与其他同学就在身边,但是都忙于追求自己的成功,对欺凌事件视若无睹,没有表达起码的关切。家人与亲友本来是最可依靠的支柱,但正常家庭关系与亲子关系的缺失,导致真正有效的沟通的匮乏。

  学校相关组织,在事件发生之后,考虑的不是如何切实保障学生的权益,而是基于维稳的思维,一心想着将事件压下来。一直不理解校方对公共事件的应对态度。抽象的声誉难道比学生的切身权益更为重要吗?更何况,学校的声誉哪有这么容易受损?有些事件原本学校没有多少责任,恰恰是由于处置不当才变成公共事件,从而影响学校的声誉。

  至于公权力机构,无论在影片还是现实的事件中,都是在事后才介入。鉴于警力紧张基本都用于维稳,无力顾及此类小案件,也是能够理解。可以设想,即便当事的受害方事前曾向警方求助,结局也不可能有什么变化。让人无奈的是,为什么当公权力被用作刀把子时就出奇地高效,而当个人想求助来保护自己时往往运转不灵呢?

  这也是我研习法律多年后的困惑。在这个社会,当法律被用来保障个人权利时,总是特别地虚弱,经常发现找不到可适用的法条。相反,当人们想以法律来惩治个人时,总是无比地强大;在现行法律中,必定能够找到一款适合对付你的。其他规定也是如此,制度性的力量,更多地是被用于打击与伤害别人。

  二

  我不知道,影片中的胡小蝶与那位北大的女生,在自杀之前的那一瞬间,会怎么看待成人的世界,想必是绝望与心灰意冷的吧。但凡对世间有一丝留恋,曾经感受到一些暖意,都不至于以这样决绝的方式选择离开。

  看完电影之后好久,我都一直在想,对选择跳楼的胡小蝶来说,倘若周边的人此前能表达些许的关切,是否就不至于走上自杀之路。

  身处成人世界,我们眼睁睁地看着恶在自己的身边发生,或是视若无睹,或是无暇顾及。我们自己与恶的距离,又能有多远呢?

  影片中的高考复读班,每个学生都埋头忙于高考,而对周边同学受到的欺凌沉默以对。他们的内心并非没有善良,但为什么就没有人站出来,对为恶者给予应有的谴责,或者至少向受害者表达一点道义上的支持?

  细想之下,复读班中那些沉默而怯懦的旁观学生,不正是我们自己的形象吗?在我们自己的世界里,不也是为了个人的成功不顾一切吗?当周遭的人受到不公对待时,我们何尝挺身而出,不同样选择的是明哲保身吗?

  身处成人世界的我们,在谴责其中为恶的一方,感喟青春世界中的残酷的同时,是不是也该追问与反思一下,为什么事件中受害的一方,对成人世界缺乏应有的信任?

  或许,一切的根源只在于,成人的生活世界中,推行的也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不仅支配的实质并无不同,支配的路数也是如出一辙,只不过,是由暴力的支配变为权力与金钱的支配而已。旁观者的自私、冷漠与怯懦也是一样,每个人都忙于改变自己的命运而顾不上其他。

  当外交部发言人以祥林嫂这样一位饱受凌辱与剥削的女性形象,来挖苦与讽刺外国的政要时,我们何曾看到一丝对受害弱者该有的同情?声称祥林嫂唠叨的是无害的废话,这样的外交发言,不仅缺乏基本的文学素养,也丧失起码的善良。表面上的义正辞严,掩饰不了内在空洞与扭曲的价值观。

  影片与两起事件的触目惊心,正是因为它们直指成人世界的问题。刺穿温情的面纱,它们以相当激烈的方式,使成人世界的丑陋显露得一览无余。青春世界中难以想象的残酷,不过是成人世界的初级版。

  三

  在一个权力与金钱的支配极为盛行的社会,成功学的大行其道,自然也变得可以理解。甚至于贩卖成功学本身,都可能成为有利可图的热门业务。

  一心期望通过高考来改变自己命运的学生,与拼尽全力追求个人职业成功的我们,并无本质的区别。二者均可归入个人成功学的范畴。

  这种成功学的要旨在于,努力成为人上人,借此而改变个人的命运。按其逻辑,如果未能获得成功,人生就没有什么意义。所谓有准备就在准备成功,没有准备就是在准备失败,便是这种成功学的注脚。当俞敏洪宣称,收入不到人家的一半,就已经失败一半时,他想表达的也是这个意思。

  所谓改变个人的命运,不过就是想要改变被支配的地位,转而成为强势的支配方。只有实现个人的成功,顺利地成为人上人,才能获得免受欺凌的特权,摆脱大部分的合法伤害;甚至有可能进一步凭借制度性力量,反过去对他人施行相应的支配。

  所以,这个社会的精英人物,所关心的一切,也主要是如何改变自身与家庭的命运,以获得免受合法伤害的特权。至于他人的命运如何,社会是否洪水滔天,哪有时间与心情去管顾。谈什么担当与勇气,明哲保身最为重要。

  可以想象,如果一个社会中最为优秀的群体,也只想着“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只想着最大程度地从中攫取个人的好处,而不是努力改善既有社会结构中的问题,这样的社会的确是前景黯淡。人们普遍的自私、冷漠与怯懦,也自是在所难免。

  我突然有些理解,为什么国外的一些精英大学,不那么愿意招录中国的优秀学生。如果优秀的全部意义,就在于取得众人艳羡的个人成功,而不是让所在的社会与世界变得更美好。这种层次的优秀,意义就相当有限,且本身也有违精英大学的培养理念。

  问题在于,即便你我拼尽全力,也未见得能获得预期之中的成功,落败的概率要大得多。一则,成功取决于诸多的因素,具有相当的偶然性。二则,由于成功是与他人相比较而言,取决于与平均水平的距离。无论如何努力,永远只有极少数人才可能实现远超平均水平的成功。三则,即便偶然实现成功,也无法确保一劳永逸,从成功的巅峰摔下也是常态。

  不止如此,这样的成功学,既改变不了社会结构中存在的压榨与剥削问题,也无法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的命运。

  就像影片中的陈念那样,以为见到了光亮,眼看就要爬出黑暗,最终还是又被踢回洞穴。怕影响高考而曾对胡小蝶冷漠以对的陈念,终究还是没能顺利通过高考之桥。这也是我们每一个只专心于追求个人成功的人,所可能遭遇的命运。

  影片给陈念安排了不错的结局:在一个培训中心教英语,并有小北的守护与陪伴。现实中的我们,一旦在努力攀爬的过程中被踢回洞穴,大概不会有这么好的结局,而只能直面更为惨淡的人生。

  四

  按时下盛行的成功学逻辑,想要摆脱受凌辱的处境,便是竭尽全力而成为人上人。这样的成功学,就是所谓的狼性文化。就其本质而言,不仅趋于保守而且相当残酷。

  首先,它假定现有的社会结构合理而正当,故对此并不持批判态度,将弱势者的不利地位归结为愚笨或不够努力。

  其次,它认为对弱势者实施支配是理所当然的,故习惯于从社会达尔文主义的角度来看待弱势者,对后者缺乏基本的同理心。

  因此,在狼性文化主导的社会里,竞争就显得异常地残酷,且基本上停留于为生存而竞争的层次。这种竞争的残酷程度,接近于霍布斯所说的每个人对每个人的战争。为了扩大自己在生存竞争中的空间,个人即便在内心仍残存善良,也不妨碍其在行动上积极或消极地配合恶行。

  也正是由于习惯于在生存层面的竞争,生活在这个社会的人们,很难理解别人为自由而战的意义。毕竟,所处的层次不一样,无法理解也正常。

  自由本来就不是用来吃的,更不是为吃的所做的准备。非要在饲料的层次上来理解争自由的意义,对牛弹琴式的误解在所难免。始终处于生存竞争层次的人,自然会认为只有饲料才值得争抢。

  可想而知,在这种环境下生长的年轻人,也不免沾染狼性文化的习气。有毒的社会文化土壤,没有长出一棵棵的毒树,才是咄咄怪事。

  说到底,毒树之毒,根源在于这个社会。充斥凌辱、暴力与死亡的青春世界,深受时下盛行的成功学的腐蚀,本身就是成人世界的牺牲品。在此种意义上,甚至是校园中的施恶者,也可能是这种成功学的受害人。

  影片中以施恶者出现的魏莱,其本人在亲子关系中,便处于受支配的地位。只因前次高考失利,其父已一年没与她说话。魏莱对陈念等人的欺凌,或许可以理解为是重建支配地位的努力。她没有力量对抗自己的父亲,为遂行支配,转而使用暴力来对付更为弱势的同学。

  这不是要为施恶者的恶行进行开脱。任何时候,在挖掘恶行的社会根源的同时,都不应忘记个人在其中承担的责任。即便是有毒的土壤,也并非所有的人都是如此。个人在有限的空间内,永远都能够做出相对合理的选择。当我们被迫向无辜的人开枪时,至少可以选择将枪口抬高一公分。

  影片中的魏莱,已然为自己的行为付出惨重的代价。发生在我身边的两起事件,相应的施恶者,也理应依据程度的不同而承担各自的责任。北大那位渣男之渣令人发指,无疑应当付出更大的代价。

  若是将此人当作重点培养的对象,任由其今后进入官场或是金融系统,实在是细思极恐的事。如果媒体所批露的材料属实,从刑法的角度来说,他有成立教唆自杀或是过失致人死亡罪的余地。

  五

  借用病理学的概念,青春世界中的残酷充其量只是病兆,是疾病发作后的症状。病因或者说是疾病的根源,主要不在那里,不在学生的身上。

  想要直面青春世界中的残酷,理应在成人世界寻找相应的社会根源。从对症下药的角度来说,需要服药的无疑是成人世界。这意味着,任何只针对学生的短平快的解决方案,都不可能真正解决校园中的欺凌问题。

  身处成人世界的我们,需要设法为春春世界卸去一些压力,而不是大肆贩卖成功、贩卖焦虑,将社会压力变本加厉地传递过去。

  我们需要以平等与尊重为基础,反思与重建正常的两性关系、亲子关系与师生关系,重建青春世界对于成人世界的信任。重建信任的目的是,不让年轻一代认为,只有依靠自己的拳头,依靠丛林法则的运用,才能使自己或是想要保护的人免受伤害。

  在遭遇风波与困难的时候,我们理应挡在他们的前面,而不是选择退却。道理很简单,校园中的很多问题,本来就是成人世界造成的。更何况,相比于稚嫩的他们,我们更有能力承受风雨。至为根本的是,推动改善其中的结构性问题,使得现有的社会变得更好一些,本来就是成人世界义不容辞的责任。

  不要让希望在年轻一代身上之类的寄语,成为我们推卸自身责任的藉口。这个社会的前途与愿景,不仅在年轻人身上,也在我们自己身上。身处成人世界的我们,处在社会大舞台的中央,理应有自己的担当,做出我们应有的努力。

  我希望,当我们年老体衰而离开舞台中央时,留给他们的,是一个较以前更好的社会,而不是一个烂摊子。想要中国社会顺利地走出历史的三峡,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特定的使命。想要让年轻一代成为负责任的公民,我们自己首先应当成为那样的人。

  如果成人世界充斥的是滥用暴力与各式的心理操控,充斥的是奴性十足的唯唯喏喏与戾气十足的情绪宣泄,这个社会怎么可能培养出独立思考与敢于质疑的年轻人?如果我们本身就受人惑而不自知,怎么可能要求他们不受人惑?如果我们自己的人格就不健全,又如何能让他们养成健全的人格?

  要改变青春世界中的残酷,是一个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无法毕其功于一役。就当下而言,至少应当对盛行的成功学做必要的反思。

  不要再大肆鼓吹不成功便出局之类的教条,并将追求这样的成功置于学校与家庭教育的中心位置。也不要再将成为人上人的老旧话语,当作什么了不得的人生哲学,传给更为年轻的一代。

  人生的意义,主要不在于生存层面上对饲料的争抢。不要用自己井底之蛙式的狭隘,去限制年轻一代的格局与视野,让他们最终也只能停留于生存层面的竞争,重复我们所谓的成功人生。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自然也可以赋予自己的人生以不同的意义。有什么资格来设定统一的标准,随意评判别人的人生呢?

  说到底,即便是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也只是充盈人生的手段而已。所以,不要用权力与金钱的标准,来衡量一个人是否Loser。没有获得远超平均水平的权力、财富或其他成就,未必就不拥有成功的人生。

  就像自然界的花儿一样,不同的颜色,不同的花形,不同的姿态,都各具其美,使这个世界变得丰富多彩。它们的存在本身就是意义,是对世界丰富性与多样性的有力表达。

  人也是同样,应当承认人生的多样性,并尊重个体的独特性。不同的人生有不同的意义。站在路边为英雄鼓掌的人,他们所过的人生,也并不因此就不如英雄的人生,即便后者为鲜花与掌声所包围。

  对于个体而言,人生的意义在于,在自由选择之下活出真正的自我,为这个世界贡献自己的多样性与独特性,而不是重复别人的人生。不然,白白来这世间走一遭是干什么呢?

  正如米尔斯所言,无论哪一个人,就算他是由社会塑造的,被其历史洪流挟裹推搡而行,单凭他活着的这桩事实,他就为这个社会的形貌、为这个社会的历史进程出了一份力,无论这份力是多么地微不足道。

2019年12月21日于清华园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