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 > 教育 > 字号:
钟美美的隐忍和缪可馨的决绝
2020-06-15 18:42:33
来源:张江名媛(微信公号) 作者:张江名媛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缪可馨在看到老师那个大大叉字的时候一定也会像我一样困惑吧?她会想,如果我是一个传递负能量的人,我是一个对这个世界没有爱的人,为什么我微信名字是”酱酱爱次糖”……
  这两周,有两个孩子的名字牵动了无数国人的心。

  一个叫钟美美,黑龙江鹤岗的一个初二学生,因为被当地教育部门批评表演太不正能量而下架了所有模仿老师的视频。

  另一个叫缪可馨,江苏常州的一个五年级学生,因为被老师批评作文太不正能量而跳楼身亡。

  把钟美美和缪可馨这样的孩子放在任何一个发达国家都是天才。钟美美天生就是个一秒戏精附体的演员,缪可馨天生是个一眼就看透世态凉薄的作家。但是两个天才都败倒在了正能量的淫威下。

  钟美美用一种嬉笑怒骂的方式解构了这种淫威,他在删掉了模仿老师的视频之后,开始表演志愿者,他频繁接受采访,说他也认为过度模仿老师有些不妥这样的正能量。但缪可馨选择了纵身一跃,跟这个无耻下流凉薄至极的世界说再见。

  一个选择了隐忍,一个选择了决绝,在我眼中,他们都是最美的天使,都是我很羡慕的人。

  我现在既没有隐忍的豁达,也没有决绝的勇气,只能在这尘世苟且偷生。昨天我写了缪可馨的文章,标题本来想的是吃人的“正能量”,但是又担心正能量这三个字会触雷,又改成了吃人的“点赞”。

  我真是佩服我自我阉割的本领,仿佛已经深入骨髓,都不需要谁发号施令,就本能地知道什么词有风险什么词没有风险。我真为我感到羞耻,我真为我们这些明明活着却已经死了的成年人感到羞耻。

  缪可馨在那篇作文中其实有一句更恨的话,但是我发现没有一个自媒体引用过那句话,不知道是因为害怕所以选择了视而不见还是真的没有看见。我承认我是看过那句话的,因为那个大大的叉字那么明显,但是看完那段话,我又有点退缩了。

  

 

  你看我连把这段话打成文字的勇气都没有。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孬了?我什么时候棱角已经被磨得这么平了?

  这或许是一次又一次的挫败之后养成的习惯。我相信假如缪可馨没有跳楼,假如那个老师继续在她的作文上打个叉再加个“传递正能量”的评语,她一定很快就会缴械投降的,下次再写《三打白骨精读后感》的时候,她很可能会写下这样的话:

  这个故事让我们看到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未必会缺席。

  我回想我的前半生,难道是今天才变得这么世故这么圆滑这么行尸走肉的吗?我小时候是不是也曾经像缪可馨那样像钟美美那样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呢?还是我小的时候世界还不像今天这么肮脏?

  我小时候是个很内向的人,在孩子圈里属于那个经常被欺负被霸凌的对象,在大人圈里也属于常常被拿来当负面典型的人。我记得大人们在一块的时候经常说我太内向太老实,不知道以后进入社会之后怎么办?在大人看来,一个老实的孩子一个内向的孩子肯定是没法在这个社会混下去的,是肯定要吃苦头的。

  所以有一段时间我特别特别自卑,我想改变,我想像别人家的孩子那样能说会道、那样看到生人一点都不认生、看到亲戚就叔叔阿姨地叫个没完没了,但是我努力了几次发现我做不到,我没法假装很外向也没法假装对谁都热情。

  后来我都有点讨厌自己了,怎么一直在想要变成别人,却不愿意成为你自己,你成为你自己有那么丢脸吗?我想缪可馨在看到老师那个大大叉字的时候一定也会像我一样困惑吧?我写的这么有想象力怎么就是传递负能量了呢?如果我是一个传递负能量的人,我是一个对这个世界没有爱的人,为什么我微信名字是”酱酱爱次糖”,我的微信签名是“永远当一个小朋友,世界第一可爱”呢?

  

 

  我活了这么大岁数了,还在这纠结拧巴,还没明白过来,你又怎么能指望一个五年级的孩子能明白呢?

  那个大大的叉字像是一个刽子手把刀架在了一个路人甲的脖子上,还没审判就宣判了他的死刑并且立刻执行,又像一个强奸犯掐住了一个孩子的咽喉。美国黑人在被警察的膝盖跪在脖子上的时候大声呼救,妈妈妈妈,我无法呼吸。缪可馨看到那个大大的叉字的时候应该也是这种感觉吧。

  但是没有人听到她的呼救。她只有纵深一跃,才得以将这个世界的残酷,才得以将大人们丑陋的嘴脸昭告天下。

  虽然心有不忍,但我尊重缪可馨的那个选择,她虽然死了,但她依然活着,而我呢,我们呢?虽然活着,但感觉却已经死了。

  我更希望我们每个还活着的人、还对这个世界有哪怕一丝残念的人,都能学习下钟美美,都能像他一样豁达乐观,都能像他一样在被批评后依然笑看云起时。

  要么你就像个战士一样去战斗,要么你就像个贤者一样看破红尘。

  还有那些家长们,不要整天把板子打在老师学校身上。假如说扼杀孩子天性的真的是学校是老师,你们是不是那个沉默的帮凶呢?天天拼死拼活去供学区房的是谁?天天给孩子报这个培训班那个培训班的又是谁?

  教育即便已经死了,难道你们就没有补救的余地了吗?你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让孩子成为五好学生、四有青年,唯一能做的就是鼓励孩子做他喜欢做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当有人告诉你的孩子你以后要传递正能量的时候也不必生气,生活就是一场残酷的马拉松,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有能力的赶紧送孩子出去,没能力的也让孩子苦练英文看到更大的世界,总之不要拉着孩子陪葬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