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国史 字号:
谢泳:中国当代知识分子的历史局限
2019-05-05 09:55:39
来源:合传媒 作者:谢泳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红楼》时期,作为中国名校的学生,在这本杂志上,学生对自己同类的批判甚至超过了社会上一般对“右派”的批判,特别是这些学生所使用的批判方式,带有明显的人身侮辱。
——《红楼》杂志研究


  一、《红楼》始末

  理解一个时代知识精英的政治理想和文化品质,观察他们的大学生活是一个较有说服力的角度。不是说大学生活完全可以决定一个人的知识和精神生活,而是从中可以看出一个时代的精神生活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知识精英的知识结构和精神品质。

  本文选择 1957 年北京大学一本学生杂志作为研究对象,主要是想通过对这本杂志作者群体的研究,从而对他们的知识结构和精神历程作一个简单考察。另外,《红楼》杂志比较详细地刊载了当时北京大学“反右派运动”中涉及学生右派的主要信息,特别是其中的照片、漫画及相关会议的信息记录,具有较高的文献价值,是研究中国“反右运动史”的重要史料。

  关于《红楼》杂志的研究,目前我们能见到的主要研究成果是钱理群的《燕园的三个学生刊物》一文。但本文偏重于对《红楼》杂志中的作品评论,没有涉及杂志的完整存在情况及相关作者群体的研究。另外关于《红楼》杂志的存在情况,主要出现在当时参与这本杂志活动的北大学生的一些回忆中。但这些回忆比较零散,相互之间也有许多不一致之处,而且回忆时较少参考当时的原始文献,所以并不能给人以完整的印象。

  完整的《红楼》杂志,现在较难见到。国家图书馆和北京大学图书馆都查不到完整的《红楼》杂志。我从个人收藏的角度,对《红楼》杂志的了解情况是:

  这本杂志共出版了14期(包括5 期增刊),跨1957年和1958年两个年度,其中1957年出版正刊5期,分别是创刊至第6期(5、6期是合刊一册)。1957年在正刊《红楼》出版以外,还出版过4期《红楼》“反右派斗争特刊”,特刊单独编号。其中特刊第4期“编者的话”中说:“‘红楼’反右派斗争特刊编辑到第4号为止了”。

  “反右派斗争特刊”虽然刊头也标明“红楼”二字,但没有封面设计,页码也比原刊少,类似于那时常见的文件形式。“反右派斗争特刊”出版时,还专门附赠过一个书签,书签是一幅具有强烈时代感的漫画,一个学生用笔戳着惊恐万状的右派分子,漫画下面引述了高尔基的话:“敌人不投降,就消灭它!”

  1958年度,《红楼》共出版了正刊4期,特刊1期,这期特刊主题为“反对美英侵略者,支援阿拉伯人民斗争”,设计与1957年的特刊形式完全相同。

  《红楼》杂志正刊按原刊编序为“总10期”,但文献形式为9册,其中有一期合刊。特刊5期。正刊和特刊总计文献形式是14册。本文研究的《红楼》杂志包括正刊和特刊两种。

  《红楼》杂志1957年1月1日创刊。马嘶回忆说:“《红楼》是在北京大学团委会领导下由学生自办的一个不定期刊,大约两个月左右出版一期,16开本,开始时页码也不固定,然后才慢慢固定下来。刊物由学校的印刷厂印刷……《红楼》虽非正式公开发行的刊物,但也可以出售,因而刊物的印数并不算少”。

  从相关史料中,我们可以确定,《红楼》杂志是当时北京大学团委领导下的一本学生刊物。在《红楼》杂志停刊后创办的《北大青年》,是北京大学学生会1958年11月创办的半月刊, 1960年11月终刊。它在发刊词中提道:“《北大青年》就是根据这一客观形势的需要而创立的。它是党领导下的,群众性的,向青年进行共产主义教育的综合性刊物。过去,我校出版过《思想战线》和《红楼》,也是向青年进行思想教育的刊物。在它们的工作中,都取得了一定的成绩。现在,这两个刊物决定停办,以便集中力量把《北大青年》办好,使它真正能够成为建设先进的共产主义新北大,培养共产主义新人的有力工具,成为全校青年同志的良师益友”。从中可以判断出《红楼》的停刊时间。

  《红楼》杂志没有主编和编辑成员名单印刷在杂志上,但根据马嘶、谢冕、张元勋、张炯等人的回忆,结合杂志中的相关信息,大体可以得知下面这些人先后参与过《红楼》杂志的编辑工作

  1957年,副主编:康式昭。编辑:谢冕、张炯、任彦芳、李世凯、张元勋、林昭、杜文堂、王克武、江枫、李任。但反右开始后,《红楼》杂志以编辑名义发表过一份《给张元勋的公开信》,署名者:王克武、王金屏、江枫、任彦芳、李世凯、刘登翰、林昭、杜文堂、张炯、马守义、康式昭、谢冕。说明《红楼》编辑部的人员已发生了变化。

  张元勋回忆说,《红楼》杂志主编为乐黛云,副主编为康式昭、张钟。不过,这个记忆显然不准确,江枫回忆说:“事实上,乐黛云先生和《红楼》毫无关系。而《红楼》一开始时,是既没有主编,也没有一个‘编委会’,但有一位导师,那就是中文系的系主任杨晦教授。我不知道校党委是否曾为创办《红楼》作出决定,我只知道《红楼》处于校团委宣传部的领导之下,康式昭的直接参与就体现着这种领导,不过,他却没有任何正式领导头衔。直到反右开始后的某一天为止,连康式昭也只是编辑部成员之一”。

  结合相关史料判断,江枫的回忆是可信的。“反右派斗争特刊”第2号发表过一则《本刊编辑部开除张元勋李任》,其中提到“会议由红楼副主编康式昭同志主持”,可见当时实际负责人是康式昭。 如今《红楼》杂志编辑大部分都健在,以后不难搞清楚。

  反右运动结束后,《红楼》杂志改组, 1957年11月出版的《红楼》第5、6期合刊发表《本刊编辑部整顿组织检查工作》,其中说:

  “从反右斗争开始,编辑部陆续做了组织清理工作,本学期作了更大规模的组织调整,开除了全校著名的极右派分子张元勋、李任、林昭、王金屏及道德堕落分子江枫,并进行了改组,吸收了大批在反右派斗争中立场坚定、斗争积极、思想水平较高的同志参加工作。新的编辑部由康式昭、翟奎曾、赵曙光、刘登翰、王磊、彭力一、张炯、李世凯、元树德、张士聪、顾建国组成,康式昭同志任主编,翟奎曾、赵曙光任副主编”。

  1958年夏天,“红楼社成立”,《红楼》杂志组成了“红楼社”领导下的编辑委员会和创作组。由陈键任社长兼主编,赵曙光任副社长兼副主编。按苗为创作组组长,编委会由刘登翰、任彦芳、李世凯、陈键、按苗、赵曙光组成。

  《红楼》杂志是一本综合性的文艺性杂志,《红楼》编辑组成员主要是由当时北京大学中文系学生担任,这批学生虽然后来的命运各不相同,但其中主要成员后来成为中国现当代文学学科建设中的重要力量,他们早年的学术训练和精神品质对中国现当代文学的研究产生过重要影响。研究中国现当代文学史的变迁,对于这个群体的关注,有助于深刻认识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的总体发展水平。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