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国史 字号:
龚自珍的儿子,有没有给英法联军带路“火烧圆明园”?
2019-10-09 10:43:59
来源:腾讯·短史记 作者:言九林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惩戒针对的不是中国人民,他们是无辜的,惩戒完全是针对清朝皇帝的,他不可逃脱对罪行的直接责任。”

  问:请问编辑,龚自珍的儿子给英法联军带路火烧圆明园,这件事是真的吗?

  龚自珍之子龚橙,原名襄,字孝拱,号半伦。

  坊间的确有传言称,龚橙曾做“带路党”(包括带路前往、提议焚烧两说),于1860年引导英法联军焚掠了圆明园。

  这段公案,可以确认的事实有三:

  (1)据龚橙好友王韬《淞滨琐话》中的记载,龚通英文,当时受雇于英使馆参赞威妥玛,以“记室”身份于1860年7月初随英法联军北上进京。

  (2)据1862年龚橙致好友赵烈文的书信,当时他已因效力于英法联军而受到时人责备。至于“带路党”之说,要到民国初年,才见诸各种笔记、杂记、小说,广为流传。

  (3)联军知晓圆明园的存在,也了解具体位置,若欲焚掠圆明园,实无须龚橙带路。事实上,早在做出焚园决策之前10余天,联军已因追击清军、寻找水源而进抵圆明园,并作了小规模劫掠。

  至于龚橙是否曾向联军提议焚烧圆明园,目前尚难以定论。但有三份材料值得注意:

  (1)1862年,龚橙在给赵烈文的书信中,如此说道:

  “前岁之役,通礼不载,和约既成,名亦上达。外人或以责偾事者相责,此不知彰义门内事,不足道也。”

  “和约既成,名亦上达”一句,显见龚将自己视作促成“和约”的功臣;“外人或以责偾事者相责”一句,显见外界将龚视作坏事之人(偾事者,或即指圆明园之被焚事),龚以外人不知内情(不知彰义门内事)为由,拒绝接受这种批评。

  (2)可与龚橙此番自述互相对照者,是其同乡学人谭献于清末所撰《龚公襄传》,内有“以言讋长酋换约而退”(用言辞迫使敌酋答应签订和约退军)之语。

  谭献是龚橙的好友,此说或是直接得自龚橙。

  

图:谭献为亡友所撰《龚公襄传》

  (3)1910年,又有学者邓实披露:

  “孝拱尝引英兵烧圆明园,世人多以此短之;然孝拱自谓实奇计,盖以一园而易都城数十万人之生命,其保全为益多也。”(《龚定庵别集诗词定本序》)。

  按此说,龚橙为保全京城,确曾建议联军改烧圆明园,且“自谓奇计”,自认为有大功于国人。

  邓实生于1877年,不可能亲耳听龚橙讲述圆明园旧事(龚死于1870年代),文中的“孝拱自谓”,究竟闻自何人,已不可考。不过,邓实似亦不必自行捏造材料为龚橙辩白。

  据额尔金日记,其决定焚烧圆明园的理由如下:

  “从各个方面考量了这个问题,就我看来,几个方案之中最可取的就是焚烧圆明园,除非我能够放弃我的职责,忽略我们所遭受的罪行,不作实际的惩罚。而且我有理由认为,这个行动能在中国产生更大的影响,给清帝更大的伤害,在远处旁观的人对此是很难估量的。这是清帝最喜爱的住处,将之毁去,不仅仅动摇他的威严,也会刺痛他的感情。正是在这附近,他将我们不幸的同胞擒拿,让他们遭受了最严酷的虐待。……惩戒针对的不是中国人民,他们是无辜的,惩戒完全是针对清朝皇帝的,他不可逃脱对罪行的直接责任。

  为强调这种“惩戒”,额尔金还让人用中文写了一个声明,贴在附近建筑的墙壁之上,大意是:

  “任何一个人,不论地位如何崇高,背信弃义之后都不能逃脱惩罚。焚烧圆明园,只是要惩罚清朝皇帝违背自己的承诺,以及亵渎停战白旗的卑鄙行为。”

  作为焚烧圆明园的核心决策者,额尔金需要“从各个方面考量”,需要在“几个方案之中”抉择,需要中文声明……自然,咨询己方团队中熟悉清廷内部情形的中方雇员,也是肯定会做的功课。

  所以,龚确有很大可能被联军决策层咨询与圆明园有关的问题——威妥玛时任额尔金的翻译,龚橙则是威妥玛雇佣的“记室”。

  如果这种咨询存在,那么,好自我吹嘘的龚橙(朱维铮的评价),将自己当作促成“和约”的功臣;谭献提及的“以言讋长酋”使其答应换约退军;邓实提及的“孝拱自谓”改焚圆明园保全京城的“奇计”,前述各种史料,就都有了“事实的影子”,显得合情合理。

  不过,联军换约而归,自有其政治逻辑;联军烧圆明园而不烧紫禁城,也自有其政治逻辑。签约与否,烧与不烧,其实都非龚橙的言辞所能左右。

  注释

  ①《淞滨琐话》原文:“(龚橙)旅寄沪上,与粤人胡寄圃相识。时英使威妥玛膺参赞之任,司翻译事宜,方延访文墨之士,以供佐理。寄圃特以孝拱荐。试与语,大悦。庚申之役,英师船闯入天津。孝拱实同往焉。坐是为人所诟。”

  ②与赵烈文之书信,见:瞿兑之/整理,《龚孝拱遗札》,收录于:沈云龙/编,《近代中国史料丛刊续辑 210 中和月刊第6卷•第三•四期》,文海出版社,P10,下文对该遗札的引用,不再赘注。民国初年之笔记、小说对龚橙之事的演绎,可参见:王开玺,《龚孝拱引导英军焚掠圆明园考论》,《北京社会科学》2011年第4期。

  ③裴广强,《英法联军第一次火烧圆明园诸问题再考》,《北京社会科学》2014年第6期。

  ④《龚自珍己亥杂诗注》,中华书局,1990,P363。原文如下:“(龚橙)治诸生业久不遇,间以策干大帅,不能用,郁郁无所试,遂好奇服,流寓上海。欧罗巴人语言文字,耳目一过辄洞精。咸丰十年,英吉利入京师,或曰:挟龚先生为导。君方以言簪长酋换约而退,而人间遂相訾謷。”

  ⑤邓实,《龚定庵别集诗词定本序》。转引自:王开玺,《龚孝拱引导英军焚掠圆明园考论》,《北京社会科学》2011年第4期。

  ⑥《额尔金书信和日记选》,中西书局,2011,P219~220。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