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 > 国史 > 字号:
让方方跪在秦桧旁边的钱诗贵,请补点儿历史常识吧!
2020-04-24 16:09:03
来源:秦兽(微信公号) 作者:肉做的铁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当时的形式,议和是南宋唯一的出路;岳飞是有少量军功的军阀,被冤杀了;高宗是杀岳飞的第一责任人,不是秦桧;秦桧议和对国家和人民有功。

  钱诗贵:记言之奸贼 载笔之凶人

  南京的书法家钱诗贵和他的雕塑家朋友在头条宣称:他们提出的在秦桧旁边塑一座方方跪像的建议刚发出来,仅南京读者就有150万的阅读量,七千多跟帖,钱先生宣称为了对得起广大网友的厚爱,他得完成这项任务,如下。

  

 

  钱先生真是屎壳郎打哈欠——好大的口气!

  谁给你的权力这么做?首先,无论方方是否有罪,都是法院的事儿,跟你钱诗贵无关,其次,即使有罪法院也绝无可能作出塑跪像这种荒唐的判决。

  如果钱诗贵让方方跪下的图谋得逞,我们将开启一个未经法律审判便认定犯罪,并残忍羞辱的黑暗时代。

  国家有国家的法度,法律有法律的尊严,不是钱诗贵这种以人格换饭票的渣渣能理解的——最该被塑跪像的是那些不让医生戴口罩、硬要营造“此地甚是安全”的虚假景象的酷吏、污吏。

  但你看,钱先生门儿清,得了雷雷的真传——专捡老太太下手,来彰显自己的勇武和耿耿忠心。

  钱诗贵是世界名人艺术家协会会员、南京中山书画院名誉院长、亚洲文化艺术家联合会秘书长、亚洲艺术画报主编、资深媒体人……我不知道他担任的这些职务是萝卜章子协会级别的,还是真的担任着亚洲乃至世界范围内的文化交流工作?如果是货真价实的职务,我强烈建议主管部门取消这个蠢货的所有职务——他丢自己的脸没关系,丢行业乃至国家的脸,兹事体大。

  作为文化艺术界的名人,得多少具备点儿历史文化常识,从钱诗贵对秦桧的认识来看,他显然是不了解秦桧的……

  由于对历史的无知,钱诗贵自以为将方方比作秦桧是自己的“得意之作”,殊不知正彰显了他的不学无术。

  我将用合法、权威、扎实的资料解读一点儿关于秦桧的事情。

  先说几句废话:小时候深恨秦桧,如今已经能客观看待秦桧和岳飞——少年的爱恨情仇就是那么容易被带动起来,跟是非无关,跟真实的历史无关,跟不成熟的心态和满腔热血有关,但我终究要成长,不能一直是巨婴。

  我:善恶必书——不掩恶,不虚美

  我的观点,也是拾前人牙慧总结的:

  1、当时的形式,议和是南宋唯一的出路;2、岳飞是有少量军功的军阀,被冤杀了;3、高宗是杀岳飞的第一责任人,不是秦桧;4、秦桧议和对国家和人民有功。

  我们得承认一个常识:双方交战,如果其中一方对另一方有碾压性的优势,那么议和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

  金和南宋从1127年建炎南渡开始,一直到1141年绍兴十一年议和为止,长达15年的征战里,双方都未能彻底征服对手,多数时间里金朝占据优势,在议和前几年的交战中南宋在个别局部战役上略占上风,但要想恢复北方全境甚至像岳飞说的那样“直捣黄龙”,是极不现实的——从今天的开封到金人的腹地黄龙(吉林农安县附近)高速公路也要1700多公里,而当时岳家军真正能参加北伐的,根据史料推算不会超过三、四万人(中国宋史研究会理事,虞云国先生在《细说宋朝》里用了一个“几万人”的概述),就这几万人,还是分散在河南中西部、陕西、两河局部,战线太长,而且张俊、韩世忠和刘锜都已经或正在后撤,仅凭岳飞一支军队孤军深入,从开封打到吉林?

  国与国之间的战争,最终还是综合国力的比拼,单单取决于某个将领的说法是不客观的。

  宋高宗赵构不是庸主,对局势看得很透,试想一下,如果南宋打金朝如砍瓜切菜,他何必非要把半壁江山和无数金银财宝极尽屈辱地跪献给金朝?

  从没有任何一个君主是天生的投降派,尤其在那个家天下的年代,天下就是自己家的,岂有拱手相让之理?

  “军阀”不是贬义词,军阀是中央政府走向衰落的产物,和利益有关,和道德无关。

  自建炎南渡开始,南宋就一直被金军、流寇和农民起义所困扰,为了打击、镇压这些势力,孱弱的中央政权不得不默许武将把溃兵、农民和俘虏整编入伍。

  南宋初武将坐大史有公论,国家军队私人化的性质日趋增强,武将们以扩充军费的名义经商、征收地方税务,严重“侵夺国家财利”,而武将的骄横也让赵构如坐针毡——苗刘兵变、淮西兵变都是震惊朝野的大事,苗傅和刘正彦更是逼着赵构退位,淮西兵变则导致四万军队投降伪齐政权……这些都是直接导致后期武将被削兵夺权的直接而重要的原因。

  而武将们的军功,也主要来自征讨流寇和农民起义,对金作战并不积极,且胜少败多,文官集团对此极为不满,多次上书要求整饬军权,集中军队对金作战。

  怎样收兵权需要一个极为重要的理由,这个理由只能是议和,而事实上,也确实打不过金朝,但武将则坚决主战——只有主战,才能将兵权牢握在自己手中,如下图。

吕思勉·民国版《白话本国史》

 

吕思勉·社科出版社《中国史》

  打又打不过,议和武将又不肯,那就只剩夺权乃至杀人这一条路了。

  岳飞之死限于篇幅不展开了,简单列几点:执意北伐、多次冲撞高宗、两次消极怠军、不及时增援淮西等。

  总结:对南宋来说,作战无法取得决定性胜利,不如议和安心发展生产和经济,以图日后,既要议和,削夺武将兵权则必不可少,也是南宋中央政府和武将集团必须打开的一个死结,打开这个死结,以削夺诸将兵权为开始,以岳飞之死为完成标志。

  秦桧不是金朝送回来议和的奸细——金朝俘虏了北宋的两个皇帝、灭亡了北宋,一直占据军事上的主动,怎么会主动讲和?

  秦桧不在北面享受荣华富贵而是跑回风雨飘摇的南宋……他能看清楚武将割据给国家带来的害处和金宋两国谁也不能消灭谁的现实……而他力排众议、顶着卖国罪名坚持议和……能解除韩世忠、岳飞的兵权……

上图:《宋史》记载了秦桧不是金朝放回来的

  绍兴议和让双方人民都获得了休养生息,南宋也最终完成了社会经济大发展的历史进程。

  而两宋的经济发展,则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高峰。

  历史上的秦桧、历史学家眼中的秦桧、人民群众眼中的秦桧当然是不一样的,我们学历史的目的如果不是为了借鉴、不是为了总结、不是为了记取教训,那么我们为什么学它?

  岳飞品德高尚、忠愤激烈,是众人眼中英雄,但也确实存在谎报战功、增援不力等现象;秦桧玩弄权术、打击异己,是众人眼中奸贼,但也确实为国为民营造了和平与繁荣,岳飞和秦桧,到底谁对改善当时大多数人的生活功劳更大?历史有本账,但今天的人们可能依然翻着一本别人胡乱塞给他的糊涂账。

  自古以来就有的“政治正确”,不知道抹黑了多少人,又粉饰了多少大奸大恶?

  我们说回方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太太要在国外出版一本日记,吓得爱国者们屁滚尿流,以各种罪名加以攻击,并扣上汉奸卖国贼的政治大帽子,让我说,这大约也是新世纪全体中国人的耻辱了——对那些瞒报谎报的官吏你们不敢放一个屁,却拿住一个体弱多病的老妇猛烈开火,鸡贼如那些爱国者,钱诗贵之流,你们不过是以奴颜婢膝换取XX牙缝里的食物残渣,以舔屁眼儿为安身立命之本。

  你们不知道秦桧的真实情况,也看不清自己的真实面目,你们在历史弄丢了自己,又在现实中捡回一个丑陋的躯壳——拿着历史上的有功之臣当奸贼,指着现实生活中的谔谔之士喊打喊杀——历史一直在重演啊。

  我们总是说:一句真话的力量顶得上整个世界,可是真的有人说真话了,我们又把他打翻在地,指着他的鼻子痛骂他破坏了整个世界。

  这个世界会变好吗?会,一定会的,即使有人打我、骂我,指着我的鼻子骂我是汉奸,我还是相信终究会有人相信我说的是实话,我也依然相信这世界会变好——不然我靠什么活着?

  部分参考资料:

  1、吕思勉《白话中国史》

  2、李永圻、张耕华/编撰:《吕思勉先生年谱长编》,上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P458-465.

  3、石瑛,禁止吕思勉著白话本国史于未删正以前在本市销售案,1935年3月5日。《南京市政府公报》1935年第151期,P50-72.

  4、胡喜云、胡喜瑞,《谁言良辰轻唤回——民国出版史诉讼案中的吕思勉》,《书屋》2015年第6期。

  5、赵捷民,《西南联大的师生们》,《文史精华》总第18期。

  6、胡适,《南宋初年的军费》,1925年1月3日,《现代评论》第1卷第4期。

  7、孙江、黄东兰,《岳飞叙述、公共记忆与国族认同》,收录于《岳飞研究》第5辑,中华书局,2004.

  8、虞云国《细说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