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 > 国史 > 字号:
一位浑身正气、被日军拔刀子杀害的老人
2020-04-27 10:41:23
来源:史料搬运工(微信公号) 作者:言九林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汪国镇牺牲于1938年7月。国民政府获知其事迹予以褒奖是在1941年7月。
  依据几份可靠史料,略介绍下一位当代作家的祖父。
 

  因为最近见到有些人不知为何在跳脚,说这位名叫汪国镇的老人“怒骂日酋”的故事不可信,说他牺牲前“喊的那一大堆口号都是瞎编的”。

  下面这张图片(图一),引自台湾“国史馆”线上开放的“史料文物查询系统”(余者不再重复说明),是一份由国民政府主席林森、行政院院长蒋中正、教育部部长陈立夫共同签署的褒奖令。文件的正文是:

  令行政院

  三十年七月五日勇陆字号第一零六九八号呈一件,为据教育部转报,江西省立南昌第二中学教员汪国镇于二十七年七月在籍被寇俘执,不屈殉难,请予褒扬一案,抄检原件,呈请鉴核准予题颁匾额由。

  呈件均悉。准予题颁义烈千秋匾额一方,仰即转发具领。匾额题字随发。附件存。此令。

国民政府主席 林森

行政院院长 蒋中正

教育部部长 陈立夫

  

图一,典藏号014-090501-1113

  汪国镇的生平及具体的牺牲情形,见于江西省教育厅1941年呈送给教育部的一份文件《汪国镇先生殉难事迹表》(图二)。

  事迹表共五小节,全文如下(原正文无标点,笔者做了补充):

  一、先生生平及其著作:

  先生姓汪名国镇,字君毅。赣之彭泽人也。为人刚直不阿,素为乡里所倚重。掌教省垣历有年,所为名教师三大巨头之一。春风特雨,格化弥多。生平著述甚富,已出版者,有《中国文学史》《文字学概论》《经学大纲》等,风行宇内,学者宗之。

  二、先生在家乡之工作:

  二十七年春,南昌二中迁往永泰。先生因家累不克往。车校长电召者屡,均婉谢之。息影家园,日惟与乡中父老讲解抗战形势及国家民族关系,无形宣传深入人心,影响至巨。五月间,安庆不守,有劝先生走避者,先生慨然曰:“天下滔滔,何处是安身之所?寇在数百里外即望风远遁,是怯举也。吾纵无以报国家,亦不甘怯懦若此。”坚不肯出。

  

图二,典藏号001-036180-00005-015

  三、先生之被执与骂贼:

  六月底,马当战事至为紧急。七月一日,敌即进据县城。先生家距城仅十里许,为敌军经过之通道。当日午三时,先生被执,押解至高桥联队部。敌酋知为读书人,即待之以优礼,享以咖啡香烟之类。先生严拒之,索纸大书“死”字。敌酋仍点头微笑,使通译官问话。先生厉声骂曰:“汝日本欲藉武力灭亡我国,实属梦想。四万万五千万人口之优秀民族,必誓以生命取(去)偿血债、捍卫祖国。倭奴何愚蠢乃尔!”正纵论间,适我国军十六师大举反攻,机枪四起。先生跃起笑指敌酋曰:“听此我国之枪声也,五分钟内尔等恐要作大陆之鬼矣!”

  四、先生之殉难:

  敌酋正惊恐万状间,闻先生言,怒不可遏,即以佩刀猛刺先生面部,左眼裂出,流血如注。先生犹奋呼“中华民族万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旋右腰复被一刀。先生颓然仆地。至是而一忠勇壮烈之先生,遂被万恶之敌人结果其辉煌之生命矣。是晚,国军大捷,城郊数十里均无敌踪。翌日晨,当地民众即舁先生遗体,草草埋葬。呜呼,青山碧血弔忠烈之英灵,取义成仁振纲常于万古。先生之壮志酬矣,先生之所(死)得其所也。呜呼哀(痛)哉!

  五、先生之身后:

  先生有五子。长子德佑,交通大学土木工程科毕业,现任职滇缅铁路高等工程师。二子庆佑,三子吉佑,肄业中央军校,均殷殷以复父仇为念。四五子俱幼。传家已得好儿郎,报仇雪恨不患无人。先生可以无憾矣。

  

1920年3月27日天津《益世报》刊载有彭国镇的诗作

  上文中的粗体是笔者所加,“()”及内中文字系原文所有。

  汪国镇牺牲于1938年7月。国民政府获知其事迹予以褒奖是在1941年7月。据江西省教育厅一同呈送给教育部的另一份文件,向教育厅汇报汪国镇骂敌殉难事迹的,是该省私立心远中学的校长熊育锡,和省立南昌第二中学的校长车驹,汪国镇正是省立南昌第二中学的前教员。时为1941年4、5月间。省教育厅接到汇报后,行文彭泽县,令该县县长袁野鹤前去调查事迹是否属实。袁野鹤的调查结果,就是上面这份《汪国镇先生殉难事迹表》。因调查是实地访问,该事迹表对汪国镇的学术成就与家庭成员,均有准确的叙述。

  

汪国镇《文字学概论》,1937年6月出版

  据袁野鹤的回复,汪国镇骂贼殉难的具体情状,来自一位叫做汪志和的见证者——“时有汪志和者,亦同被执于高桥部队。其殉难详情此君均一一目击。兹将查询所得,编具事迹表一份”。教育部部长陈立夫接到报告后,即行文国民政府呈请对汪国镇予以表彰,并将上述调查情形一并载在文件之中(见图三)。

  

图三,典藏号001-036180-00005-015

  1940年代,国民政府国史馆欲为编纂中华民国史做准备,开始撰写“国史拟传”,汪国镇的事迹也被纳入其中。1948年出版的《国史馆馆刊》第2期中,有《国史拟传:汪国镇传》,由历史学家吴宗慈编写,内容基本取材于袁野鹤所撰《汪国镇先生殉难事迹表》,但文辞更为简洁。

  

国史拟传:汪国镇传

  传记全文如下(原文标点俱为句号,笔者做了修改):

  汪国镇字君毅,彭泽人,省立南昌第二中学教员。二十年春二中迁校后方,国镇因家累暂滞故里。时军事方急,乃日集本乡民众讲述抗战形势,及民族关系,辞气伉厉,众咸感奋。五月安庆不守,有劝暂避者,国镇曰:“天下滔滔,宁有安身所。今寇在数百里外即远遁,何其懦也。”六月底,马当陷。七月一日,敌进据彭泽县城,国镇家居县城十里许,为敌北进通道。午后国镇遂被俘,解至敌高桥联队部。敌酋知为教员,优待之,享以饮食。国镇拒之,索纸笔大书死字。敌酋颔首微笑,令通译问话。国镇厉声叱曰:“汝日本欲藉武力灭吾国,实梦想。以吾四万万余人口之优秀民族,必誓以生命,索偿汝之血债!”正骂间,适国军反攻,枪声四起。国镇骤跃起,笑指敌酋曰:“汝听之,此中国之枪声也。五分钟后,汝等作大陆鬼矣!”敌酋怒,拔佩刀猛刺其面部,左眼裂,血如注。国镇奋呼“中华民国万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旋右腰复被一刀,即颓然仆地。事后,经教育厅呈省府转国府褒题“义烈千秋”匾额锡其家。

  这份国史拟传,未能将《汪国镇先生殉难事迹表》中的“传家已得好儿郎”一并载入,或是一个小小的遗憾。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