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 > 世界史 > 字号:
西方死刑废除简史:必要之恶,还是残忍之举?
2019-07-20 13:03:00
来源:知更社区(微信公号) 作者:斯蒂芬·平克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废除死刑的潮流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席卷西方世界,但是事实上,废除死刑的实际时间开始得更早。比如,荷兰在1982年宣布正式废除死刑,但实际上自1860年起就再没有执行过死刑。
  鸟学者说:这两天,美国的章莹颖遇害案和中国的张扣扣复仇杀人案引发了大量的公众讨论。章案的杀人犯被判终生监禁,逃过一死;而张扣扣则已被执行死刑。站在法律与人情的角度,不同观点各执一词;同时,也产生了另一轮死刑存废问题的讨论。鸟学者今天把这篇西方死刑的废除简史分享给大家,文章详细阐述了死刑的历史与当代西方文明对极刑的否定性认知。文末的结论你是否赞同?还是觉得也有失偏颇?不妨借机好好思考一下。


  (本文整理自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哈佛大学心理学系教授斯蒂芬·平克代表作《人性中的善良天使:暴力为什么会减少》)

  历史上的死刑与酷刑

  人类历史上,大部分国家都毫无顾忌地使用极刑。无论是在《圣经》中,还是在中世纪以及近代,小偷小摸之类的过失和违规都可以被判处死刑,比如鸡奸、闲言碎语、偷菜、在安息日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与父母顶嘴,甚至批评皇家的花园都是死刑罪。在亨利八世统治的最后几年,伦敦每个星期有十几起死刑处决。1822年,英国有记录的死刑罪名达222项,包括偷猎、造假币、抢劫养兔场和伐树。每宗案件的庭审时间平均为8.5分钟,可以肯定有很多无辜的人被送上了绞架。有人估计,从耶稣时代起到20世纪,1.9亿人因轻罪被判处死刑。

苏格拉底之死(达维特画作)

  古代、中世纪和近代的人认为残忍惩罚有充分的合理性。惩罚某人的全部意义在于让他感受巨大的痛苦, 以至于他和其他人不再会被诱惑去参与违禁活动。据此, 惩罚越严酷, 越能达到惩罚的目的。而且, 一个没有有效执法和司法制度的国家必须让轻微的惩罚发挥作用。它必须让惩罚残忍到令人无法忘怀, 以至于任何目击者都因恐惧而臣服, 并向其他人描述, 让更多的人感到恐惧。

  但是, 残忍惩罚的实际作用只是其吸引力的一个方面。甚至在惩罚与法制毫不相关的时候, 还有旁观者在欣赏残忍。比如, 折磨动物曾经是人们无伤大雅的娱乐。在16 世纪的巴黎, 一大流行娱乐是烧猫。人们将猫用绳子吊在舞台上, 然后慢慢放低, 一直放入火中。历史学家诺曼·戴维斯(Norman Davies) 说:“观众, 包括国王和王后, 一起尖声狂笑, 看着动物在痛苦中号叫, 烧着, 烤熟, 最后变成焦炭。”

  西方态度的转折

  在西方, 18 世纪是制度性残忍的转折点。英国的改良派和各种委员会开始对国家监狱的“残忍、野蛮和敲诈勒索” 进行抨击。公众的良知被有关酷刑处决的图片报道刺痛了。根据对1726 年凯瑟琳·海斯被行刑的描述,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火焰刚刚烧到她,她试着用手推开柴火, 但只是把柴束推散开了。行刑者只好拉紧套在她脖子上的绳索, 想把她勒死, 但是火焰烧到行刑者的手,他被灼伤了, 所以只好松开了绳子。人们将更多的木柴扔进火里。三四个小时之后, 她终于变成了灰烬。”

  伏尔泰也针对法国当时的残酷刑罚说, 外国人以优雅的文学和美丽的女演员来评判法国, 却没有注意到法兰西是一个尊奉“残暴旧俗”的冷酷民族。

  

处决玛丽亚·安东尼特(Marie Antoinette),1793年10月16日

  其他著名作家和学者也开始反对虐待性的惩罚。其中,最有影响的一位是米兰的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切萨雷·贝卡里亚, 他在1764 年出版的《论犯罪与刑罚》(On Crime and Punishments) 在知识分子中产生了巨大的反响,很多大思想家都深受影响, 包括伏尔泰、狄德罗、杰斐逊和约翰·亚当斯。贝卡里亚从第一原则出发, 即正义体系的目的是实现“ 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因此,使用刑罚的唯一正当性在于威慑人们不去对其他人造成更大的伤害。推而论之, 刑罚应该与犯罪造成的伤害相称,不是要平衡神秘的宇宙正义,而是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如果两个罪行对社会造成不同程度的伤害, 而我们对它们施加同样的处罚,那么,人们就会毫无顾忌地尽可能为了占取更大的便宜而犯下更大的罪行。”

  

《论犯罪与刑罚》第六版中的插图

  贝卡里亚对刑事司法进行了冷静的分析。他明确表示,对威慑犯罪而言,刑事处罚的确定性和及时性远比其严厉性更重要;刑事审判应该公开,并以事实为依据;死刑不是威慑的必要手段, 也不应属于应该授予国家的权力之例。

  不是所有人都赞赏贝卡里亚的观点。他的著述被列入教廷的《禁书目录》,法国法学家和宗教学者穆雅尔·德·沃格朗( Muyart de Vouglans) 对贝卡里亚进行了激烈的反驳。穆雅尔嘲笑贝卡里亚柔软的心灵, 指责贝卡里亚草率地挑战经过时间检验的现有体制, 并认为只有严厉的刑罚才能抵抗人天性中的堕落, 其根源是人类的原罪。

  但是, 时代接受了贝卡里亚的思想。在几十年之内, 所有的主要西方国家都开始废止惩罚性酷刑,特别是死刑。

  西方废除死刑历程

  长期以来被当作大众狂欢的公开绞刑,于1783年在英国被废止。1834年,绞架悬尸示众被废止。1861年,英国原有的222项死罪被减少到4项。在整个19世纪,许多欧洲国家都在减少死刑罪条款,只留下谋杀和叛国两项死罪。逐渐地,几乎所有的西方国家都彻底废除了死刑。下图显示,在现存的53个欧洲国家中,除了俄罗斯和白罗斯,所有国家都废除了对普通犯罪的死刑。(少数几个国家仅对叛国罪和严重军事罪行保留死刑罪的条文。)废除死刑的潮流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席卷西方世界,但是事实上,废除死刑的实际时间开始得更早。比如,荷兰在1982年宣布正式废除死刑,但实际上自1860年起就再没有执行过死刑。一般来说,一个国家最后一次执行死刑和正式宣布废除死刑之间平均有50年的时间间隔。

  

  今天,人们普遍认为死刑是对人权的侵犯。2007年,联合国大会以105票对54票(29票弃权)通过一项无约束力的暂停死刑决议,同样的决议提案在1994年和1999年都没有被通过。美国是反对这一决议的国家之一。在西方民主世界,无论是在死刑问题上,还是在各种形式的暴力问题上,美国都是一个局外人。(或者应该说“是一些局外人”,美国有17个州——大部分是北方州,已经在本州废除了死刑,其中有4个州在过去的两年废除了死刑,而有18个州已经有45年没有执行过死刑了。)即使美国的死刑臭名昭著,也大多只是象征性的。下图显示,自殖民地时代以来,美国的死刑率在总人口中的比重大幅下降,在17世纪和18世纪下降得最快,而那也正是其他形式的制度性暴力在西方迅速减少的时期。

  

  在过去的20年里,这种几乎看不见的增长反映了严厉打击犯罪的政策,这些政策是对20世纪60年代、70年代和80年代杀人潮的反应。但是在今天的美国,“死刑判决”简直就是小说里的情节,因为强制性的司法复核几乎将死刑的执行无限期推迟,全国只有零点几个百分点的谋杀犯真被处死。最近死刑执行数量呈下降趋势,上一个高峰年是1999年。从那以后,年均死刑执行数量几乎减少了一半。

  在美国死刑判决数量减少的同时,死刑罪的种类也在减少。过去,人们为了小偷小摸、鸡奸、兽奸、人兽性交、通奸、巫术、放火、隐瞒出生、盗窃、奴隶反叛、造假币、盗马都可能被处死。下图给出了自殖民时代以来对非凶杀罪执行死刑的比重。近几十年来,除了谋杀罪,唯一可能被判处死刑的罪只有“阴谋策划谋杀罪”。2007年,美国最高法院裁定,任何针对个人的罪行,在“没有生命损失”的情况下,均不得被判处死刑。(虽然对一些危害国家的罪行,例如间谍、叛国和恐怖主义,仍然可使用死刑判决。)

  

  死刑的行刑方式也在发生变化。美国不仅早已废除虐待性的死刑执行,比如火刑,而且尝试了一系列“人道”的死刑方法,但问题是,越是能有效地确保瞬间死亡(比如将几颗子弹射进大脑),在旁观者看来就越是恐怖,人们都不愿意在脑子里留下杀死一个活生生的人的记忆。因此有形的绳索和子弹让位给无形的毒气和电击,后来又被全身麻醉后注射致死的准医疗程序取代。即使是这种手段,还是被人批评说对垂死的囚犯来说压力太大。

  没有死刑,暴力犯罪更多了吗?

  我们可以想象,在18世纪提出废除死刑思想的人看起来有多么鲁莽草率。你可能认为,没有了对恐怖极刑的惧怕,有些人会毫不犹豫地为利益或者复仇行凶杀人。而我们今天看见的事实是,废除死刑并没有打断数世纪以来凶杀暴力下降的趋势,而且当代西欧国家均已不再执行死刑,它们也是世界上凶杀率最低的国家。制度性暴力曾经被认为是维持社会运转不可或缺的手段之一,但它被废除之后,社会仍然运转良好。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