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世界史 字号:
李婷:鼠疫、人口与社会
2019-11-13 16:41:19
来源:严肃的人口学八卦 作者:李婷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历史上有记载的世界性鼠疫大流行有三次,第一次发生在公元6世纪,第二次发生在14世纪,第三次则发生在19与20世纪之交。如果要论对历史的重大影响,那么非14世纪的第二次鼠疫大流行莫属。
  (作者:李婷,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副教授)


  对于人口这个动态系统来说,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内,由于生育水平相对稳定,主导这个系统变化的核心因素就是死亡过程。而在19世纪末流行病转变发生之前,死亡过程又是主要受到战争、饥荒和瘟疫(传染病)的影响。因此,在20世纪以前,整个世界的人口增长都极其缓慢,还常常带有剧烈的波动。鼠疫就是曾经对人口系统造成非常大破坏力的传染病之一。

  黑死病的影响

  如果说大家对鼠疫还比较陌生的话,那么提起黑死病有点历史知识的人都会有印象。因为发病身亡后皮肤呈现黑肿的症状,鼠疫在搞不清楚病症来源的年代又被称为黑死病。

  历史上有记载的世界性鼠疫大流行一共有三次,第一次发生在公元6世纪,第二次发生在14世纪,第三次则发生在19与20世纪之交。如果要论对历史的进程有重大影响,那么非14世纪的第二次鼠疫大流行莫属。这场爆发在1346年席卷整个欧洲的瘟疫,在随后的一两百年时间内使得西欧人口减少了一半。

  黑死病的破坏性影响自不用多说,它对西方世界造成的混乱程度、心理恐怖和经济损失甚至可以超过两次世界大战,但是从今天的视角来看,这场瘟疫也不全是负面的作用,它甚至帮助欧洲打破了黑暗中世纪的藩篱,迎来文艺复兴和社会大变革的曙光。

  一方面,黑死病对人口的伤害是不分阶层和地位的,这在客观上打破了中世纪欧洲严格的等级划分,产生了结构性的真空,为社会资源的重新分配创造了契机。大量的劳动力的损失使得欧洲各地都出现了无主之地,而拥有土地的贵族发现已经没有足够的人手来为他们耕种粮食。当时的欧洲还处在封建农奴制度时期,农民作为封建贵族的依附和私产被牢牢的束缚在贵族们的土地上。而当劳动力出现真空的时候,存活的农民们发现自己的人力价格升高了,因而议价能力也提升了,他们可以选择逃跑,为给予条件更丰厚的贵族工作。这使得持续了整个中世纪的封建农奴制度迅速崩溃瓦解。

  农民身份变得自由也有利于他们逐渐积累起属于自己的财产。当拥有土地的富农越来越多时,这就成为了近代农业革命和资本主义农业兴起的源头。反倒是黑死病疫情比较轻微的东欧,在社会变革上落后了,也错过了这次升级的关键时间窗口。欧洲的历史在这里开始分了叉。

  另一方面,欧洲中世纪社会从上到下都严格地被宗教束缚着。黑死病不仅杀死普通人,也同样造成神职人员的死亡。这使得民众在一定程度上动摇了对宗教的虔诚信仰,人们不再受制于神权的桎梏,便自然诱发了宗教改革并开启了文艺复兴运动。由此可见,虽然黑死病是一场灾难,但它却为社会留下了许多丰厚的遗产。

  瘟疫的传播

  说完了黑死病的影响,让我们再到瘟疫的源头,看一下这个无意中推动历史发展的传染病到底是怎样开始传播的,这个过程其实也离不开最基本的人口学现象:人的迁移与流动。据考证,鼠疫杆菌最早期的疫源地位于喜马拉雅山麓。这种病菌主要由土拨鼠、旱獭等啮齿类动物携带传播。

  那么从遥远的喜马拉雅山,这个疾病是怎么传播到欧洲的呢?一些学者猜想着这可能与蒙古骑兵从13到14世纪在整个欧亚大陆的扩张有关。1253年一只蒙古军队远征云南和缅甸,可能在这个过程中将病菌带回了蒙古大草原,并随着蒙古大军以及横跨欧亚大陆的商队向欧洲传播。

  欧洲的黑死病最早开始于克里米亚半岛上的卡法。1346年蒙古人对这个城市开始了进攻,然后从这里开始出现了两个版本的演绎:

  版本1

  蒙古人在攻打这个坚固城市的时候,军队内部爆发了死亡率极高的鼠疫。他们经过内部讨论认为如此大量的死亡是出于上帝的报复,遂决定进入他们围攻的城市,请求成为基督徒。当蒙古人的幸存者进入城市之后,发现那里活着的人更少。于是他们觉得仍然应该保持自己的宗教。自此蒙古人皈依基督教的努力被中断了。

  版本2

  蒙古军在攻打卡法的战斗中久攻不下,于是他们选择将死于黑死病的病人的尸体投入到城中,通过“细菌”战攻破这个城市。

  无论是哪个版本,卡法的热那亚商人最终通过航路把黑死病传播到了整个欧洲大陆。

  

图:黑死病在欧洲各地的爆发时间与传播路线

  也许还会有人问,黑死病那个时候有没有随着蒙古人被带到中国?据记载1353年后中国进入了历史的灾难期。鼠疫成为刺激汉人反抗蒙古统治的一个重要因素,据传朱元璋的父母均死于鼠疫。直到1368年明朝的建立,中国的人口几乎减了一半。除了战争本身,鼠疫肯定也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

  人口过程中的死亡与流动在这个时期的历史中被紧密地关联在了一起,并重新塑造了整个世界。当我们再回顾这些历史的时候,也不得不庆幸今天卫生医药事业的发展为人口与社会带来的保障。

  参考文献

  [1] 米南德,因祸得福:黑死病与欧洲社会等级制度的转变. 2019。https://baike.baidu.com/tashuo/browse/content?id=2e7f4fcdd6a76b101416eff9&lemmaId=31919&fromLemmaModule=pcBottom

  [2] 梅天穆.《世界历史上的蒙古征服》.民主与建设出版社。

  [3] 威廉·麦克尼尔.《瘟疫与人》.中信出版社。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