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 > 世界史 > 字号:
秦晖:天凉好读书(五)
2019-12-30 16:36:53
来源:秦川雁塔(微信公号) 作者:秦晖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左派主张就是废除常备军,把武器交给所有老百姓。19世纪的欧洲左派,对于自由,尤其是个人自由的热切的维护、弘扬、努力争取的程度,一点也不亚于我们今天所讲的自由主义者。
  兼听则明,偏听则暗


  我讲一点自己看书的体会。我觉得我们看书,当然都可能有我们自己的一些倾向性,比如说我可能被一些人认为是自由主义者,当然也有一些人说我是假自由主义者,甚至说我是“社会主义派到自由主义这边来卧底”的。其实,这些标签是无所谓的。

  我们很多人都有自己的价值立场,但是我觉得很重要的一个原则,就是“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如果我们有了某种价值立场,但是只在这种偏向下去进行阅读,那肯定是不够的,各方面的言论,各方面的思想资源我们一定要去了解,去理解他们为什么这样说。当然,理解并不一定是同意。

  但是,更重要的是这个理解是要有比较、有鉴别的,而这个比较鉴别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把握他们的问题意识。我刚才讲的,为什么当时欧洲的左派这样说,这里我要讲完全不是什么新左派,不折不扣的就是老左派,这里我还要插一句:

  其实,19世纪的欧洲左派,从马克思一直到普列汉诺夫和早期的列宁,和今天我们中国的一些自由派一样,有一个特点,就是他们对美国的评价都非常之高。对别的方面评价高也就罢了,比如说民主什么的也就罢了。最有意思一点,至今为止也还很少人提到,他们对美国的老百姓可以随便持枪这一点评价也很高。

  大家知道19世纪的欧洲左派历来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叫做废除常备军,让人民有权持枪。后来在“巴黎公社”事件中,马克思写的《法兰西内战》中有一句名言,大意是“以往的革命都是要夺过一个国家机器来镇压别人,无产阶级革命就是认为不能够夺过这个国家机器,而应该砸烂这个国家机器”等等。后来苏联人说:这里说的是要废除资产阶级专政,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废除资产阶级军队,建立无产阶级军队。

  其实,马克思、恩格斯的思想根本不是这样的,一直到列宁,在十月革命以前,他们的理解也不是这样的。其实也不光是马克思主义者,从法国大革命以来,欧洲左派,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并不是什么用人民的军队去取代剥削者的军队。他们没有谈到过人民的军队,人民的武装,他们谈的都是武装的人民。

  这个武装的人民,不是特许的人民,而是普遍的人民,讲得简单点,它的原型就是希腊罗马时代的公民兵制度。大家知道古代的希腊民主罗马共和就是这样的制度,公民权就是持枪权,没有常备的军队,碰到有外敌,国家就号召老百姓拿枪上。

  但是,到了中世纪以后,持枪就变成一种特权了,到了19世纪发展成大规模的常备军,当时的左派认为常备军肯定是镇压人民的,而左派主张就是废除常备军,把武器交给所有的老百姓。而这个做法,在当时所有欧洲国家中只有一个国家做到了,就是瑞士,瑞士到了今天还是这样的,瑞士是今天唯一的一个没有常备军的国家,所有的公民都有枪,假如外敌入侵,就让老百姓上阵。

  美国也有这个传统,大家知道,美国在独立宣言的时代,就是用殖民地人民的持枪权来对抗英国政府的。持枪权在美国,现在已经成了个意识形态,美国革命就是靠着这个。所以,“民兵”现在在美国是一个带有意识形态的东西。

  美国的洲际导弹叫做“民兵式导弹”,甚至美国的一个图书馆互借系统,都叫做“民兵系统”,这是个非常怪的现象。其实,美国那个馆际互借卡,上面就有个民兵的形象,那个卡就叫做“民兵卡”。拿着这个卡,不是让你去接受什么军事训练,而是有这张卡你可以在系统内任何一个图书馆借书。

  同样是西方,在欧洲的大部分国家都是不允许老百姓持枪的,但是在瑞士可以。瑞士是没有常备军的,美国有常备军,但是公民是可以持枪的。恩格斯在一篇著作中,对这个制度大为称赞。

  马恩认为美国这个国家不好的地方在于他不搞公有制,搞私有制,搞的资本主义那套经济。但是除了这个经济不好之外,马恩认为美国的政治架构其实是不错的,恩格斯说欧洲有官僚制,美国没有官僚制。而且他特别指出,“除了少量用于监视印第安人的士兵之外”,那里也没有常备军,这里当然讲的是1861年内战前的美国。美国人和瑞士人都是有枪的,他说这是捍卫民主的最佳方式。这是恩格斯的原话:“如果每个公民的家里有一杆步枪和50发子弹,哪个政府敢侵犯政治自由”,他就是这样说的!

  老实说,现在这种言论往往被认为是“极右”的言论,因为美国公民的持枪权,我现在也认为是一个毛病比较大的制度,我并不认为这个制度是一个好的制度。

  但是,不管好坏,这个制度当年是被很多欧洲人,尤其是欧洲的左派当做理想的,以至于十月革命以后,布尔什维克一上台就宣布废除军队,只保留赤卫队,所谓赤卫队就是民兵,是非正规武装,而且是不住在军营的。

  但是,后来俄国发生内战以后,在1918年1月,当时布尔什维克政府出台了一个《关于建立工农红军的第一号法令》,其中还有这样的提法,说我们现在要建立红军,这是一个暂时的规定,“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就会实行废除常备军,用普遍的人民武装来代替”。但是这个“不久的将来”,一不久就不久到现在,还不知道到什么时候,大概我们永远也不会看到这一天。

  这里,我讲的意思不是说废除常备军这个想法到底是不是有可行性。因为,我觉得废除常备军不一定可行,而且公民普遍持枪到底是不是一个社会正常拥有的公民自由这也是可以讨论的。美国现在争论就很大,欧洲国家除瑞士以外基本上是不赞成这样的,你也不能说他们就没有政治自由。

  但是,这里我要讲的是,我们从中可以看到19世纪的欧洲左派,对于自由,尤其是今天我们认为是右派所追求的那些“消极自由”,或者说是个人自由的热切的维护、弘扬、努力争取的程度,一点也不亚于我们今天所讲的自由主义者。

  为什么会这样呢?关键还是我前面说的问题背景,这里我就不多讲了。那么,我们看书一定要理解这个问题意识,有很多东西问题意识一变,它的意义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排行榜
三天
七天
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