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人物 字号:
丁东、邢小群:漩涡中的马立诚
2019-07-11 09:54:37
来源:丁东小群(微信公号) 作者:丁东、邢小群
我要评论 点击:
摘要
左派也不甘示弱,先后发表100多篇文章,给《交锋》扣了十顶大帽子。其中一封万言书的作者段若非,把马立诚告上法庭,说他侵犯知识产权,北京市第二中院公开审理,驳回了段若非的诉求。

 

  半个多月以前,马立诚打来电话,为一个朋友种牙的事,咨询我种牙的体会。当时小群就产生了给他画像的念头。接着我们到贵州旅游,走了十多天。回家稍事休整,小群拿起画笔,完成了这幅素描肖像。

  这半个月,对于我们来说,和其他的时间段区别不大。但对立诚兄来说,却发生了一件与他的追求密切相关的大事:6月末在大阪举行G20峰会期间,中日两国最高领导人会面,达成十点共识,两国关系全面回暖。立诚兄是中日关系新思维的首倡者。今后两国关系何去何从,似乎看到了明确的路标。

  立诚兄生于1946年,今年73岁,退休前是《人民日报》评论员。退休后做过凤凰卫视评论员,现在仍然经常发表独立见解,为中外舆论所关注。

  在职期间,他影响最大的著作是与凌志军合作的《交锋》。1990年代中期,该不该发展民营经济,国内发生了激烈的争论,先后出现了四份万言书。1998年出版的《交锋》直言不讳地评述了万言书的内容和背景,风靡全国,国外也十分关注,印数高达200万册。多数读者对此书击节称赞,已经退休的万里,在人民大会堂专门会见马立诚,当面称赞“《交锋》写得好”。书中批评的左派也不甘示弱,先后发表100多篇文章,给《交锋》扣了十顶大帽子。其中一封万言书的作者段若非,把马立诚告上法庭,说他侵犯知识产权,要他赔偿20万元。北京市第二中院公开审理,驳回了段若非的诉求。此后二十年,马立诚一直处于舆论漩涡的中心。

  马立诚从《人民日报》退休后,笔耕不辍,先后有《当代中国的八种社会思潮》等十余部著作问世。影响最大的,是2002年发表的长文《对日关系新思维》。如果说,现在中日关系进入了春暖花开的季节,17年前的两国关系则像冬天般寒冷。当时,两国官方中断了高层互访,中国民间对日本一片打杀之声,先后发生了多起打砸日系汽车,冲击出售日货商店的群体事件。在这样的背景下,马立诚在《战略与管理》杂志2002年第6期发表《对日关系新思维》。这篇文章从公众关注的赵薇事件说起,直接批评打着爱国旗号的非理性盲动。他讲出了中国主流媒体回避的几个事实:在日本,持反华右翼思潮的是少数人,促进两国友好的呼声是大局;当今日本是民主法治国家,军部为所欲为的情况已不存在;日本自1979年到2001年,向中国提供了26679亿多日元低息贷款,支持中国的基础建设,是改革开放以来向中国提供资金最多的国家。他提出,日本领导人来华先后道歉20多次,道歉问题已经解决。中国要有战胜国和大国气度,对日本不必过于苛刻。亚洲的枢纽是中国和日本,两国国民都应反思自己的民族主义,克服狭隘观念。在中国,讨论外交事务一向敏感。宣传领域更是宁左勿右。马立诚在当时公开发表这篇文章,不但需要远见卓识,更需要过人的勇气。文章问世后,果然如一石击水,引起了激烈的争论。虽然有时殷弘、冯昭奎、袁伟时等专家学者发文呼应对日新思维,有朱良等外事领域的元老写信表示支持,但反对的声音调门更高。喻权域甚至利用政协委员的身份,想把他打成汉奸。当时他在凤凰卫视担任评论员,几乎天天出镜。有些反对者不是堂堂正正地和他争辩,而是使出阴招,通过各种渠道打小报告,砸马立诚的饭碗。凤凰卫视迫于压力,只好让马立诚先不出镜,改任幕后文字工作。马立诚当时写成一部新著,主张在日本承认侵略中国并进行反省的基础上,超越历史问题向前看,促进两国和解,谋求共同发展。书名《超越道歉》,日本文艺春秋出版社出日文版时擅自改名为《日本不必向中国谢罪》,这个书名歪曲了马立诚的原意,给了攻击者以口实。马立诚只好又为澄清真相而努力。日本文艺春秋出版社按原名《超越道歉》重新出版,向他致歉。

  当今世界,中国和日本分别是世界第二和第三大经济体,经济互补性很强,促进两国和平友好,不但可以造福两国人民,而且有利于造福亚洲,造福世界。十七年来,马立诚以一介布衣的身份,坚持言说对日关系新思维,甘苦备尝,意义重大,令人感佩。

  我和立诚兄相识已经二十多年。1990年代,就常在一些公众场合聚首,有很多共同语言。他比我年长五岁,待人平等,从不摆老资格。

  他担任凤凰卫视评论员期间,策划新栏目名“口述历史”,邀我、吴思、韩钢和他一起担任顾问,策划了最初一批选题,受到观众的欢迎。

  有朋友约我主持编辑《中国方域》杂志,我马上安排发表了马立诚的大作《邓小平和胡耀邦的对日观》。

  何方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的创办者,是1980年中日友好关系的践行者和见证人,又是我们的忘年交。我们介绍马立诚与何方夫妇相识,互赠著作。马立诚发现彼此许多见解不谋而合,成为知音。

  马立诚还推荐我和日本学界、新闻界人士近距离交流,使我对日本有了更直观的认识。

  2015年夏天,我在《炎黄春秋》工作,当时杨继绳不得不辞去《炎黄春秋》总编辑,临走前推荐马立诚接任。由于种种复杂的原因,此议未能实现。我失去了一次和马立诚同事的机会,至今感到遗憾。

排行榜